• 第一百四十章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8本章字数:3185字

        胡乱那知道这些,就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现在的确是不清楚,这些人来的目的,要杀他还是会像他之前预想的那样……现在都是一个未知数。

        那个女人又走上前了一步,几乎与胡乱面对面的贴着了,性感异常的看着他说道:“我们过来,是想要确认你口中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胡乱和她相继的看了一眼那边的黄鹤,胡乱的嘴角泛出了一抹微笑,小声的在她的耳畔耳语了几句,这时候黄鹤忽然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马上用手招呼着在他们近前的那个杀手开枪,这个杀手也不含糊,虽然对方是王老的人。

        但自己消肿于黄鹤,老板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的,于是便想要发动扳机,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忽然抬起腿来一个高抬腿,踢到了那个人的膝盖,一下子让他跪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喊痛,另一只脚的膝盖也同样中招,一下子跪地不起。

        然后这女人将他手上的枪给踢到了空中,自己一伸手便接了过来,按了一下安全栓将枪匣下了下来。这个时候,由于她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周边的人一下子就警备了下来,他们纷纷拿着枪对准了那个女人。

        但是那个女人却毫不在意,淡淡地向他们环视了一圈,把枪丢到了一边去,又转过头来看着胡乱。胡乱吞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女人下手实在是太狠毒了,既然一下子就把人家的两只腿一只手给废了。

        “是吗?”她用重复的口吻又问了一遍胡乱,就像是之前的事从来没有发生一样。

        胡乱这个时候,竟有点儿羞涩了起来,要知道他在长这么大除了幼儿园的时候懂得害羞以外,平常在女人的面前都是没脸没皮的,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被这个女人看的有点儿满面通红。

        就说道:“事情……就是这样,要怎么样你们看着办。”

        女人这个时候倒是明白了事件的始末,低下头来跟这个王老说了几句。这个时候,黄鹤是终于按耐不住了,看他们这么和请悦色了样子,看来他们是真想要来救这个胡乱啊,这他是不会答应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失败的行迹不是一下子就暴露出去了吗,这他是绝对不干的,赶紧跟旁边的人使了几个眼色,让他们上去挑事,这几个人都是一些小混混,对于这种要耍无赖的伎俩也是心领神会,几个人纷纷点了一下头后,就向女人那边走了过去。

        指着那个刚才打倒他们人的那个旗袍女子就骂道:“你他妈有病吗,向我们的人下手,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着,几个人的枪已经指了上去,可是还没有等他们走上去,忽然间,那个大个子的男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嘭嘭”两声,一拳一个,将边上的两个人击飞到了两米开外的地方,又伸手抓住了那两个叫骂的小混混,直把他们给揪起来,就像是毫无重量的破衣服一样,被他随手一扔,倒在了人群当中。

        这个时候,黄鹤头上的青筋忽然暴起,再没有办法继续隐瞒了,双手向胡乱那边招呼道:“杀!”一时之间,枪械的上膛声应接不暇。但是有些人还是有点儿忌讳这个夹在中间的老头,就说道:“是不是等把王老先推开,我们在开枪啊?”

        黄鹤愤愤不平的走上去给了这个出头鸟一巴掌说道:“就你他妈事多!”

        这个时候,轮椅上的王老忽然慢慢地站了出来,老步蹒跚地走到了黄鹤的面前说道:“小黄啊,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这句话顿时让黄鹤手足无策,他原本觉得王老这一次带人来肯定就是要把胡乱给救走的,那么自己的目的也会暴露的。

        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连这个老不死的一起杀掉,以免后患,但是没有想到。他现在居然会这么慈眉悦目的跟他说话。这个时候,王专一继续说道:“我这次过来找他,只是问他几个问题而已,也不过是一点儿小事,等我们办完事了,就走啦。”

        “你不用着急。”

        说着又拍了拍黄鹤的肩膀。黄鹤听他这么说仿佛吃了一剂定心丸一样,但是他现在还是不确定王老问他的到底是什么事,就说道:“您这么大驾光临,是要问这个年轻人什么事呢?”

        王专一笑而不语,在连续拍黄鹤的肩头的时候,他的皮肉上忽然传来了一下刺痛,但是他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这种干粗活的老家伙皮肤粗糙也是应该的,那像自己全部都是靠着脑子吃饭的。

        这时候,对面的那个女人却用平静但是高昂的声音说道:“王老办事不用你管。”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顿时把黄鹤弄得哑口无言,一下子就没了声音,接着王老就从他的身边,继续向星娱的门口走去。但是这个时候,黄鹤还是不依不饶的在王老的背后追问道:“王老,你等一等,你刚才要跟我说的话还没说完呢,你为什么要来找他?”

        就当黄鹤还在求索追问的时候,王老只是老迈地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别着急,别着急……”

        不知道怎么的,在后面穷追不舍的黄鹤,脚步变得愈来愈慢,本来心急想要追上王老的他,这时步调却突然变得慢了下来,而且脸色开始慢慢地变得通红,最后脖子上的青筋爆起,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不能呼吸一样。

        一下子就倒在地上开始挣扎了,周围的人看他挣扎没一会儿,就在地上不动了。旁边的人都纷纷上去查看情况,王专一这时慢慢地转过了头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黄鹤说道:“都跟你说了,别着急,黄泉的路很近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向胡乱那边走去。

        “黄鹤死了?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这个老头给谋死了?不会吧。”胡乱的心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既然看到在众目睽睽之下,黄鹤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就这么轻易的的……

        这简直是他不敢想象的,难怪这个老头只带了两个人来,原来他要是想把这个人除掉的话,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这实在是太恐怖了,看的胡乱一阵头皮发麻。

        就这样称霸滨海的一代大佬就此落幕。胡乱看了一眼他中指上的那枚戒指,觉得有点儿不寒而栗,笑里藏刀,真是杀人于无形……

        胡乱不禁为这个人的狠毒给震惊了。但是他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王专一会突然下死手把他给杀了,莫非是他接受了自己的协议不成。就在黄鹤倒下的那一瞬间,黄鹤带来的那些人瞬间就乱了套。

        群龙无首之下,他们便开始纷纷地各自为政,有的人迅速地就撤离了这里,但是有的一些对黄鹤忠心的手下,便用枪指着了王老一伙人。可是这些人其中也不乏识时务者的家伙,一看他们把枪对准了王老。

        马上调转枪头过来,倒戈把枪对着了他们说道:“你们不要乱来,王老是什么地位的人,也是你们这群小虾小将能碰的,都快退下,否则的话,别怪老子手上的枪无情了。”

        一阵叫嚣之后,有的人也立马明白过来了时势,都纷纷倒戈转向了王老这边,形势马上就一片倒了,就算是有的对黄鹤种性格的人,看到现在的局势变成这样,也只好闷闷的投降到了人多的那一边。

        但是这种人只是极少的。多数的还是那些黄鹤以钱财买通关系的家伙。所以这些人就像是墙头草一样,只要时局一变他们就马上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胡乱也极为震惊局势的瞬息万变,不过他现在还不清楚王老到底要将他们怎么样处置,这一点才是他最关心的。这个家伙看起来要比黄鹤狠毒的多了,他之前虽然看到黄鹤虽然想下手,但是多少还是念及一点儿主仆之情。

        可是这个家伙,完全把黄鹤当做一个用破了的衣衫一样,想要抛弃就随便的抛弃,说不定自己利用他解决了一个对手,却迎来了一个手段更为毒辣的对手也未尝可知。怪不得胡开山会评价他为“狡诈”的渔夫,这一点确实是无可否辨的。

        这时,只见王专一迳庭的向胡乱走了过来,面对局势的一面倒,他似乎是并不奇怪,反而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根本没有管身后的变化,他身边的一男一女还是像是两尊雕像一样矗立在他的左右两侧,以防有意外发生。

        王老渐渐地走到了胡乱的近前,咳嗽了两声,他现在发出来的每一个声音,都让胡乱感觉肝胆皴裂,这个老家伙的手段令他现在还没有平复过来。胡乱深吸了一口气,专注的想要看他接下来的反应。

        只见,王老笑着看着他说道:“你好啊,好啊。”说着,他的手就向胡乱拍了下来,胡乱心想这一下完了,这老头要故技重施,不过他好歹也是一个修习过深奥武艺的人,像这么缓慢的动作,就算是闭着眼睛都可以躲过去。

        但是这一次好像不同,胡乱的灵魂仿佛被他深邃的眼神给震慑住了似的,那双幽暗的瞳仁里仿佛埋藏着无数的冤魂,在一瞬之间,从眼神的通道当中,袭涌而出,缠绕着胡乱,将他定立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