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告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8本章字数:3089字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徒手把一根路杆给撅折了的,他们看的都是目瞪口呆,只听胡乱继续说道:“就是这个下场。”

        “滚吧。”

        被震慑住的这群人鸦雀无声,听到胡乱的“滚吧”,如释重负的四散而去,虽然书哦他们其中还是有不服气的,但是让他们在跟胡乱作对,却是打死也不敢了,不说别的,就这一拳头都是惊为天人。

        这个人的实力和势力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还是避这位爷儿远远的比较好。

        黄鹤叫来的几百人瞬间鸟兽散,不一会儿便不见踪影了,胡乱现在才松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来跟魏强打了个电话说道:“谢谢你啊。”魏强在电话那头听的有点儿纳闷地问道:“谢谢什么?”

        胡乱皱了皱眉,有点儿奇怪,难道这个魏强不居功啊,但是不对啊,虽然说他这个人很够情义,但是在他能够办的事上,是绝对不会假惺惺的谦虚的,甚至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可能把事情给吹嘘一顿。

        胡乱分析他很有可能是在跟自己装傻,就说道:“你的人刚才来的很及时,正好救了我一命。”

        魏强听到这句话彻底愣了,他说道:“胡乱……你不会我误会了吧,我是叫了人没错,但是这个提议马上被军机处的人给驳回了……我根本没有调动人啊,你看我接电话接的那么快,其实我刚想给你打电话到期啊的……实在对不起啊……”

        胡乱这就有点儿不明所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来的那些人不是魏强叫来的吗,那怎么会在转瞬之间就把那群人给瞄准了,这么专业的武器,肯定是军队的无疑。

        莫非是罗广林,可是不会啊,以他小子的性格,绝对不会这么悄无声息的,要是他来的话,肯定会搞出一个大动静,说不定听到亚欧人想要动他,把塔克都开来也可能呢。

        反正要是他的话,肯定会把排场搞的要多大就有多大,然后在和他吹一番牛逼,说自己怎么怎么的,他就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像幽灵一样,在事情完结之后就事了弗衣去。

        所以说,这个人肯定不会是罗广林,那会是谁呢,胡乱还是有点儿怀疑魏强在装傻就说道:“你不是在逗我吧?”

        魏强说道:“怎么可能,我是真的急的一头的汗,我刚打了几个电话,都让我爸的军机处给截住了,说不可能让我带人过来,所以我才焦急的,话说回来,刚刚去救你的那些人是谁啊……”

        胡乱听他这么说,头皮一下子就发麻了,难道他的身份暴露了不成?有人知道他在滨海这里了?特地过来解救他的吗?不过他的身份不是已经被王瑜这小子给注销了吗,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查到他的。

        除了罗广林和他父亲胡开山以外。难道是胡开山叫的人,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他父亲支持他脱离家族的阴影,自己一个人独自的出去闯,但是爱子之心,人皆有之,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儿子在危险当中。

        而且他爸爸胡开山这几年的口风一向是非常的稀疏平常,就连他走了一年两年后,却没有一点儿思念之意。这却是有点儿意外的。每次当他说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就算是很近,胡开山也不会要求和他见一面。

        所以这也是他疑心的一点,很有可能,在自己离家的那一刻,胡开山就偷偷地派了一群人在自己的身后守护着自己,跟踪着他的足迹,这群幽灵,说不定就隐藏在他日常的生活当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现在还不是完全自由的。不过也多亏了那群幽灵,自己今天才可能没有意外,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不是胡开山的布局呢……

        那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一时之间让胡乱进入了娇着状态,他干脆不想了,上楼先跟王瑜协商一番再说,于是便重新地走入了星娱的大门……

        在楼上的林初雪听到枪声还未响起,心中的弦像是绷紧了一样,一直不得放松,生怕楼底下的胡乱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现在一直没有动静,她倒是希望能够知道掉什么了……于是便扭过头靠窗去看。

        慕容小小看到林初雪有了举动,自己也不甘示弱的过去查看,望楼下一看,一具尸体横在路旁,顿时把这两个女孩的魂都吓飞了。林初雪肝胆俱裂的转过头来,哭喊道:“胡乱死了……胡乱死了……”

        连慕容小小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抱着自己的膝盖瑟瑟发抖,脑袋里一个劲的想着:“他死了……他们要进来了。”在她的脑海李,这一劫是怎么样也躲不过了,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

        虽然之前总是想着要是他们冲上来了,她要怎么了解自己的生命,才不会受侵犯。但是现在,她一时之间就被吓傻了。陆双看她们两个女人此时已经这么惊恐,是不是胡乱真的出事了,她也赶忙的望窗户前探头过去。

        但是看到星娱楼下,连一个人都没有,就只有一具尸体倒在路中央,看这款款胖胖的体型,似乎不像是胡乱,那他怎么会死了呢。陆双心中也是狐疑不断,不过她也她们也一点共同的疑惑就是,那些人会不会现在就冲进来了?

        就调过头去看向王瑜,她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但是看之前他与胡乱的神情,似乎是在两人策划着什么事情,胡乱这个人一向都是任意妄为的,一般都只会任由自己来做主,其他人都插不了手,这一次他和他却是两个人,一起商量的应对的计划。

        那么他应该多少对现在的局势知道一点儿情况才对,于是便向他问道:“胡乱他怎么了?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王瑜撇了撇嘴,似乎并不想要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随便反手一指,指出门外说道:“问他。”

        也就是手指指向门口的那么一瞬间,胡乱便推门而入了,这时,除了慕容小小以外,其他的人都向门口看去,只见胡乱安然无恙的迈着大步走了进来,并没有像她们所想的那样,葬身在黄鹤的手上。

        可是在推门进入的那一刹那,慕容小小却好像是魔怔了一样,捂着自己的耳朵说道:“啊啊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胡乱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妞是被吓傻了。于是便走了过去,在他走进去第一步的时候,林初雪就扑了上来,一下子保住了他,呜呜呜的哭咽了起来,连忙问道:“你刚才有没有事?身上受伤了吗?”

        说着,她就用手在胡乱的身上乱摸了起来,生怕自己的手指会摸到一个枪眼。林初雪现在可谓是心疼至极,但是又苦于不能为胡乱做什么,事实上,她这样去拥抱胡乱,也不过是聊慰自己的心灵而已。

        胡乱看到林初雪慌张的样子,知道她很害怕,于是就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好了啦,不用怕了,没有事了。”林初雪却不听,反而抱着他的手越来越紧,说道:“我不要你离开我了好不好?”

        胡乱笑着摸着她的头,渐渐让她的情绪稳定了下来,继而与她携手走到了慕容小小的旁边,拍了拍她的背,这慕容小小此时还是惊魂未定,把自己的头都埋到了膝盖里面了,根本看不清现在的状况,在胡乱的手触碰到他的一瞬间。

        他就像是一只炸毛的猫一样,敏感的跳到了一边,缩在角落里说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胡乱看这个小妮子真是吓坏了,便说道:“是我,小小,胡乱!”

        这几句话出口,仿佛给这小妮子慕容小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她总算是回过神来了,但是胸膛里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她已经再受不了任何的惊讶了,慢慢地泪眼朦胧的回过头去:“胡乱?”

        当她的视野中,胡乱的脸庞映入了她的眼帘之时,就好像是黑暗之中突然照进了一线光明,又好像是绝崖之际突然生出一只柏枝一样。她一下子就像是一只小动物一样,撞入了胡乱的怀中,大哭不止。

        这可能是他有史以来,受过的最大的一次惊吓,要不是这一次进门的是胡乱,她可能真的就准备撞玻璃直接跳下去了,其实她的心中求生的欲望还是很强的,所以在看到胡乱,才会在心中起这么大的依赖感。

        胡乱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好啦,没事了。快起来吧。”

        林初雪看到这幅场面,不免生气,但是她现在还庆幸在死里逃生的喜悦之中,还有和胡乱冲锋,所以就没有再推开慕容小小,毕竟她也知道,那种失去安全感的滋味有多么的难受,所以她不会再让胡乱离开她的视野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胡乱现在还是不清楚之后所要面对的,疑惑时说这一次的事件就会这么简单的罢休吗?于是他向魏强问道:“之后呢,之后我们该这么办?”

        “你是想问王老为什么不杀你?”王瑜一语中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