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妖孽九王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1本章字数:2028字

    太子听完这话不由的眸色一暗:自己拒绝了她的表白,她立刻将此事撇的一干二净。到时候即便那人前来兴师问罪,她至少清白还在,随便找个由头就能搪塞过去。

    人人都道洛云溪是蠢笨无能的草包废柴,但是今日一见,她却比谁都聪明些。

    见太子突然没了声音,洛云溪有分寸的将手劲又加大了一些……

    闵玉绮被勒的痛苦的出声,成功的将太子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太子将目光投向闵玉绮,她憋得面色青紫,看上去随时都要昏厥。待她微弱的点头,太子这才开口:“我应你便是。”

    呼,终于松口了!

    太子的话音未落,洛云溪的手就松开了。

    刚刚受了伤失血过多,能够挟持住闵玉绮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这会儿她只觉得一阵眩晕,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抽光了力气,摇摇晃晃地就朝着一边歪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这个废柴草包无比厌恶的太子,竟然心念一动,下意识地伸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原本以为这女人一身的伤口,味道会很难闻。谁知道,靠近了才嗅到:她的血液里仿佛都含着一丝清淡的梅花香气,竟叫人莫名的觉得舒服。而且她手臂上露出来的肌肤雪白细腻,就像是最上等的丝绸,叫人爱不释手。

    一稳住身体,洛云溪就立刻从太子的怀中退了出来。那样子,就好似自己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急不可耐。

    温香软玉突然离怀,就连太子都未曾察觉到自己这一瞬间的怔忡。他不自觉的摩挲着指尖,似在回味那上佳的细腻触感……

    原本还在大喘气的闵玉绮看到这一幕,心中的嫉妒之火瞬间变成了燎原之势。

    她突然爬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的朝洛云溪撞了过去——

    “洛云溪,你这个贱人,去死吧!”

    洛云溪还没站稳便觉得腰间一阵剧痛,单薄的身子直接横飞了出去。

    对面是坚硬无比层峦叠嶂的假山,她原本身上就有伤,再这么一撞,必死无疑。

    眼看着就要落地,洛云溪干脆放弃了挣扎:

    她还是低估了这个朝代的白莲花,希望她这一撞能够直接穿越回去才好!

    “嘭!”

    重物落地。

    但是想象中的巨疼没有如约而至,洛云溪反倒是觉得身下被垫了一层厚重的棉絮。

    虽然摔的挺重,但是却不算很疼。

    怎么回事?

    洛云溪迷迷糊糊的睁开眸子,赫然瞧见一双勾着金丝宝相花纹的黑色长靴近在咫尺。

    她还没来得及抬头,便听到身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衣料摩挲的声音;

    “参见九王爷,王爷千岁千千岁。”

    九王爷?

    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的一闪而过,洛云溪想抓却没有抓住。

    她缓缓的抬头看去……

    夏日艳阳锦绣,那明媚的阳光透过婆娑树影落在男人身上,仿佛为他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一袭深紫色的滚金长袍,上面有四爪金蟒在祥云里面翻滚。那精壮结实的腰肢以白玉腰封缠住,身上是华贵镂空镶金云秀锦袍。

    再往上,能够看到暖阳的光辉洒在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眉浓如画,目似点漆,唇红齿白,妖冶夺魄。

    只是,那弧度绝美的唇,微微一笑,却是叫人毛骨悚然。

    这个人气势太强,而且太过妖异莫测。特别是那双眼睛,如同被千年冰泉浸泡过的黑瞿石,明亮妖冶,却又深若寒潭,仿佛随时都能将人吸进去。

    在他身后,有许多人跪地参拜,个个深深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仅仅是一眼,洛云溪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

    刚才,是他帮了自己?

    洛云溪犹如死里逃生,正想爬起来道一声谢,却见那九王爷狭长的凤眸一挑,纹金的黑靴一抬,不偏不倚的踩住了她一袭大红的嫁衣。

    洛云溪起身不得,跌坐在地上,一脸愤懑的抬眸。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九王爷那邪佞的目光就睨了过来,“北周进贡的云锦做出来的嫁衣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话音未落,他那冰冷的目光又转到了洛云溪的脸上,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可惜这张脸太丑,浪费了一件好衣裳。”

    我还没说你妖里妖气又毒舌呢!竟然说我丑?

    洛云溪被气的嘴巴都歪了,但又碍于他的气势不敢发作,只得扔下一句“好女不跟男斗”就去拉扯自己的裙摆。偏偏那只脚就跟千斤坠似得,纹丝不动。

    洛云溪一咬牙,“刺啦”一声,直接将九王爷踩着的那块衣料给扯开了。

    她就这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身子虽单薄瘦小,腰杆却挺得笔直,一身傲骨不凡。

    洛云溪一步一步往门外走,那位九王爷幽深的目光始终淡淡的望着前方,眸子动也没动。

    直到她抬腿准备迈出门槛的时候,那位冷漠妖冶的九王爷终于懒洋洋的开口了:“脏了爷的鞋,谁准你走的?”

    洛云溪脚下的步子一滞,顿时一股怒意涌了上来。

    这个洛云溪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怎么一穿越过来,找上门的尽是天大的麻烦。

    她一个旋身,唇畔挂着嘲讽的冷笑:“那九王爷说说看,你想怎么样?”

    九王爷缓缓的转过身来,周身散发着叫人生寒的冷意。那修剪精致的手指隔空点了点,“你用哪只手碰的,就砍那只手。或者,左右手,你随便选一个?”

    洛云溪差点就气笑了,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这么说来,若不是刚才有人推的我,我也不会弄脏了您的鞋。九王爷是打算先剁她左手,还是右手?”

    闵玉琦一听此话,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沙哑的声音里有对这个绝色王爷极度的恐惧:“洛云溪,你是不是疯了!”

    “嗤!”九王爷突然嗤笑出声。凤眸微扬,红唇点绛,叫这满院芳华都失了颜色,“你胃口还真不小。”

    洛云溪嘴角扯出冷笑:“若王爷不敢,自然也没法让云溪乖乖交出这双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