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2本章字数:2043字

    收起心中的疑惑,洛云溪缓缓的松开手,“你中毒了。”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隔壁的喘息声突然就急促了起来。紧接着,一个黯哑的声音跟着响起:“中……毒?”

    洛云溪愣了愣:因为受伤,那男子的声音变得黯哑粗糙,但仍然掩盖不住那空灵清润的感觉。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有着连一个女人都为之脸红的绝美声音。

    若是他真的在这里被毒死了,这个世界上又要少一个灵魂歌姬啊!

    洛云溪暗暗在心里吐槽了一番,素手一晃,上面多出了几颗解毒丸。

    她小心的递了过去,“这是解毒丸,你每天服下一颗。不过这个毒性太强,已经侵入你的五脏六腑,所以这些解毒丸只能暂时压制毒性。等我出去之后……”

    说道这里,洛云溪突然没了声音。她苦笑着,“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出去,但是如果我出去了,你可以来找我,我会想办法替你解毒的。”

    洛云溪的话说完,隔壁的人似乎又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好半响之后,那边的声音才缓慢而艰难的响起:“你……为什么、要救我?”

    洛云溪犹豫了一下,干脆起身抱膝背靠着墙壁。

    她歪着脑袋,“可能是出于大夫的本能吧,作为一名大夫,更加明白生命的脆弱和宝贵。如果你无法理解的话,你……你就当做我不想让世界上失去一个这么好听的声音吧!”

    片刻的安静之后,在这静谧的牢房里面,洛云溪听到了吞咽的声音。

    “……若是我出去了,我该怎么找你?”因为服下了解毒丸,男子的声音也变得清晰平稳了一些。如洛云溪所料,这声音纯净空灵,又充满了魅力。

    “这样吧,若是我们都能平安离开这里,你记得到……”

    “嘭!”

    洛云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地牢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那厚重的铁门上锈迹斑斑,在这牢房里面显得格外刺耳。

    被人打断了说话,洛云溪连忙站了起来。只见闵亲王铁青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几个彪形壮汉。

    “去,把烙火烧起来。”闵亲王一进来,周身就带着森然杀意。

    那双眼睛瞪的铜铃大小,要是目光能够杀人,洛云溪起码死了上百回了。

    待牢房外面昏黄的灯光被点燃,洛云溪也被带了出来。

    这不是一间普通的石板屋,而是一间刑具室。

    里面有熊熊燃烧的烈火,还有被烧的通红的烙铁;墙壁之上,带着倒刺长鞭、夹棍应有尽有……

    “把她给我吊起来!”

    闵亲王一声令下,洛云溪就被那几个彪形大汉吊在了木架之上。

    她双脚只有脚尖能够落地,整个身体的重量几乎都悬在手腕的绳子上,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很快就红肿了起来。

    她吃疼的望着闵亲王,红唇咬的紧紧的,却不愿意再跟他多费口舌。

    “洛云溪,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今日,我要是常常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闵亲王眼睛一瞪,手中的长鞭照着洛云溪的身上就抽了过去。

    “啪!”

    只听见一声脆响,长鞭不偏不倚的抽在洛云溪的身上。手臂上的衣服瞬间被染上了血印,不用看也知道衣服下面必然是皮开肉绽。

    “唔!”洛云溪咬紧牙关,疼的小脸惨白,豆大的汗珠就这么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

    “你不是很能说吗?巧舌如簧,把玉堂骗的团团转,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怕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是不是?”闵亲王紧了紧手中的长鞭,脸色铁青一片。

    洛云溪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嘴角竟是扯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闵亲王粗眉一竖,“笑什么?”

    洛云溪终于淡淡的抬眸,“我在笑你……愚昧无知,原本可以救下你的女儿,如今却搭上了你儿子一条命!”

    “你——你还在这里妖言惑众,我打死你!”闵亲王暴怒的大吼出声,右手一扬,眼看着另一鞭又要抽到洛云溪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未至,焦灼的女声已经率先传了进来:“王爷,王爷,不能打,不能打啊!”

    闵亲王的鞭子才到半空,竟然被狂奔而来的闵王妃一把给拦住了。

    他扑了个空,一脸震怒的望着她,“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疯了?还是被这个妖女迷了心窍?”

    闵王妃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连摇头,“不、不是,王爷,绮儿、绮儿她醒了!”

    “什么?”

    闵王妃的话如同一记炸雷直接将闵亲王炸懵了。他不敢置信的瞪圆双目,一把将她攥了起来:“你、你说谁醒了?”

    “绮儿,我们的女儿没死,她真的醒了!”闵王妃喜极而泣,大声喊道。

    “绮儿!”闵亲王把她一推,几乎是跌跌撞撞地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闵王妃欣喜擦了一把眼泪,正准备跟上去,突然就看到了被吊起来的洛云溪。

    一时间她面带愧疚,凌厉的瞪着身边的那几个彪形大汉,“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九王妃放下来送到客房去上药啊!”

    心头憋着的那口气一松,洛云溪双脚刚刚沾地,整个人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可怎么办?”

    这位可是当朝的九王妃,他们几个小厮哪里敢将她抱出去?若是传出去,九王爷非得砍了他们的脑袋当球踢不可。

    “把她放到椅子上,我们抬椅子便是了。”

    主意一定,几个壮汉便前后抬着椅子的四条腿,将洛云溪从地牢里面抬了出去。

    而离开那个石板屋的必经之路,就是刚才关洛云溪的房间。

    当他们几个人路过的时候,有意识的停了一下,狐疑的目光朝着男子所在的牢房里面瞅了几眼。

    在角落的阴影里面,一个白色的身影蜷缩着,纹丝未动。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没动静了,应该是死了吧?”

    “先不管他,等王爷记起来再说。”

    “也是!”

    身后的步子越来越远,直到地牢的铁门处传来了落锁的声音,那个白色的身影才缓缓的动了动,最后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