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美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2本章字数:2007字

    一袭深紫色的镶金朝服,祥云从衣襟连绵翻滚,一直延伸到衣摆。四爪金蟒在祥云中穿梭,威严端庄,也象征着此人尊贵无双的身份。

    九王爷淡淡的抬眸,斜睨了闵玉堂一眼。

    戚风恭敬的站在一侧,面无表情。

    若此刻洛云溪还在场的话,定然会发现:这位闵世子算得上是样貌俊朗,气质超群了。

    但是在这位气质无双,邪肆莫测的九王爷面前,只需一个眼神,就会被秒成战五渣。

    仅仅是被九王爷扫了一眼,闵玉堂就觉得头皮微微有些发麻。他干脆撩起衣摆从马车里走了下来:“玉堂见过九王爷。”

    九王爷长睫微垂,凤眸里面闪烁着捉摸不定:“难怪今日闵亲王和世子都未去上朝,本王当是有什么国家大事要忙。原来,竟是忙着送本王的王妃回府?”

    这冰冷的调子,给人一种几近窒息的压力。

    闵玉堂按捺住心中逐渐爬起来的恐惧,“举手之劳。”

    “本王的王妃,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举手之劳了?”九王爷声线一沉,那双邪佞的凤眸里面骤然卷起了狂风暴雨。

    那极具压迫性的目光落在闵玉堂的身上,就仿佛是毒蛇,缓缓的爬动。闵玉堂脑袋又低了一些,没有说话。

    倒是九王爷凤眸闪了闪,原本写在脸上的不悦风云变幻,最后化作红唇边上的一抹弧度:“戚风,你说,不听话的女人比较适合哪一种死法?”

    戚风微微颔首,声音平稳到不带任何感情:“既是之前受了伤,那就吓死吧。”

    “这倒是新鲜。”九王爷凤眸微眯,笑的意味不明。

    “九王爷!”闵玉堂突然一惊,猛的抬头,“九王妃是被我强行掳到闵亲王府的,还请王爷不要为难她!”

    九王爷凤眸一眯,扫了他一眼,随即仰首放肆的笑了起来。

    倏地,笑声落,那妖冶邪魅的脸上已然是浮起了杀意,“本王的王妃,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替她说话了?还是说……闵世子是情之所至,不能自已?”

    说道最后,他的声线依然是冷若冰霜。

    “王爷,我——”闵玉堂猛的抬头,才惊觉凤惊羽刚才不过是在诈自己罢了。但自己情急之下所说的话,反而有可能将洛云溪推入更加为难的地步……

    该死!他怎么忘了凤惊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在洛云溪之前,他就有三房姬妾。

    第一个,因为多嘴问了他一句,便叫割了舌头;

    第二个,因为多看了他两眼,便叫挖去了眼珠;

    第三个,不知为何,被他活生生的掏去了心脏……

    闵玉堂刚要追进去,却是眼前一晃,戚风的软剑已经出鞘,不偏不倚的对准他的脖颈。那冷漠如死水的眼神正在传递着信息:只要他再上前一步,便会被刺穿喉咙。

    闵玉堂僵着身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惊羽的身影消失在九王府的大门口。

    当九王爷走到自己院子门口的时候,洛云溪早已经换好衣裙在门口候着了。

    抬眸扫了她一眼,却见那张脸用丝巾遮去了一半。露在外面的,是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那微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一看就是刚才手忙脚乱的后遗症。

    九王爷只是冷漠的睨了她一眼,“为何将脸遮起来?”

    这不是废话吗?谁乐意自己满脸毒斑被人当怪物似得看?

    洛云溪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恭谨的开口:“云溪怕吓到太妃娘娘,这个理由王爷满意么?”

    她的话还未落音,突然觉得腰间一痛,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一栽。下一瞬,一只大手就紧紧的扣住了她的后颈。

    原本还有些距离的面庞突然在面前放大,叫洛云溪周身的血液几乎要凝固。

    她从未与哪个男人靠的如此之近,心如擂鼓,她想要后退,可后面那只大手却是不让。

    淡淡的梅花香在呼吸间萦绕,她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眉眼,近看,越发的精致无双。

    洛云溪突然有一瞬间的怔忡:这个男人,是在是太美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女人眼底痴迷,原本还打算好好戏弄她一番的九王爷眼中突然浮起一抹厌恶。

    “看够了么?”那轻柔如风的话语划过耳际,所到之处如毒蛇缓缓爬过,叫她毛骨悚然。

    洛云溪猛的回过神,俏脸上不受控制的染上一抹红霞。

    “收起你这蠢样。”擒住她后颈的大手突然一松,像扔垃圾似的将她丢到了一旁。

    “……”洛云溪暗暗咬牙:这个男人是不是有毛病啊?刚才明明是他自己突然靠过来的好吗?这会儿又突然大发雷霆,精神分裂吗?

    心中万千腹诽,她还是稳了稳身子,“王爷,辰时已到,该去给太妃请安了。”

    九王爷颇有几分惊讶的扫了洛云溪一眼,明明气的拳头都攥起来了,可脸上依旧从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短短一天的时间,从闵亲王府全身而退,甚至还被闵玉堂一路护送回来。

    看来这个女人,比之前几个的段数都要高一些呢!

    妖冶的凤眸在戚风身上顿了顿:

    查!

    戚风会意,颔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九王爷冷漠的转身朝着门外走了过去,虽一身风流,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寒意。

    洛云溪连忙迈开步子跟了上去,她如今刚刚从狼窝里面爬出来,可不能再落了别人的口舌。

    与此同时,在九王府的拈花阁里却是早已经闹翻了天。

    “咣当!”

    一声脆响,宁太妃广袖一扫,直接将桌面的杯盏全部扫落在地。

    “真是、真是气死我了!”她摔累了,重重的坐在软椅之上,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顺气。

    “姑母,您别气坏了身子。”一道甜腻软糯的声音柔柔的响了起来,一杯热茶也跟着递到了宁太妃的嘴边。

    宁太妃抬眸,一个妙龄少女亭亭玉立,身姿聘婷。那张鹅蛋小脸不过巴掌大,明眸皓齿,婉约大方。

    那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南方女子特有的温婉和端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