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爷根本近不得女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2本章字数:2012字

    甚至,连正眼都不敢看他,生怕多看一眼就会丢了小命。

    可这一次,领头的舞姬才刚刚褪去薄纱,还没开始扭动,凤惊羽居然开口了:“你,过来。”

    那歌姬先是吓得半死,战战兢兢走过去之后,还没站稳居然被凤惊羽一把拉进了怀里。

    “啊!”

    一声千娇百媚的惊呼,胸前的白嫩也随着动作呼之欲出。

    靠在凤惊羽的怀中,歌姬总算是近距离的看清楚了他的脸。

    这张脸,简直就是天神之作。即便是这么近,也找不出半点瑕疵。

    就算他穿着一袭暗红色,也丝毫不减他那阳刚英挺的男子气概,这样的男人,如果能够跟他春宵一度,这辈子也没算白活了。

    想到这里,那歌姬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娇媚的给他倒酒,凤惊羽竟也没有拒绝。

    “爷……”歌姬动了动身子,不经意将胸前的肚兜又下拉了一些。

    一双手蛇一般的缠上了凤惊羽的腰际,粉嫩的红唇借机朝着凤惊羽薄唇上亲了过去——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四唇相贴,凤惊羽胸口突然猛地一震,仿佛四肢百骸有一万根针同时朝着心脏处扎了过来。

    即便是在战场上受伤无数也未曾皱眉的他,脸色骤然惨白,豆大的冷汗瞬间滑落。

    “滚!”

    广袖一挥,带着强劲的内力。

    原本还窝在他怀里的歌姬被这股内力震的直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闷响,她重重的撞到圆柱上,喷出一口血来,坠落在地。

    “啊!啊!”

    一时间,其他正在舞动的歌姬也是吓得魂飞魄散,惊呼不断。

    “咣当”一声,在戚风推门的那一瞬,樊先生也腿脚利索的窜了进来。

    戚风飞快的处理完现场,而樊先生则是一个箭步窜到凤惊羽的面前,“爷,你没事吧?”

    爷根本近不得女色,今天居然还叫了歌姬,怎么能不出事?

    凤惊羽一手握着胸口处,那张俊朗无双的脸上阴沉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

    美艳绝伦的桃花眼里面,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甚至还有一丝疑惑:“为什么洛云溪就可以?别人却不行?”

    可一意识到这一点,凤惊羽心中的疑虑却更重了。

    洛云溪嫁给自己之后,性情大变,居然连脸上的毒斑都突然消除了。

    甚至,自己还能碰她……

    凤惊羽仿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到底是谁把洛云溪送到自己身边来的?

    目的又是什么?

    “戚风,将盯着洛云溪的人收回来。”凤惊羽缓缓的呼吸吐纳,心脏处的尖锐疼痛终于消散了。

    凤眸轻轻睁开,有些涣散的目光渐渐聚拢,再次恢复了当初的冷酷嗜血。

    那薄唇边上,泛起了一抹叫人胆战心惊的笑痕:“洛云溪么,有意思。”

    戚风冷静的点头:九王妃,这回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阿嚏!”

    九王府的惊羽阁里,洛云溪猛的打了一个喷嚏。

    她懊恼的揉了揉鼻子,“谁在骂我啊!”

    她从八仙桌边上站了起来,抬眸朝着窗外看了看。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凤惊羽怎么还没回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洛云溪眼睛一亮,连忙起身,一把将大门给拉开,“凤惊羽,你终于回来啦?”

    来人愣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那双杏眼里面由惊艳转成了嫉妒,最后幻化成满眼的讥讽。

    香草手里端着药盅,不咸不淡的说道,“王妃看错了,奴婢是香草不是王爷。”

    说完这话,她转身绕过洛云溪,将药盅放下:“这是太妃娘娘叫奴婢送过来的补药,王妃赶紧趁热喝了吧。”

    洛云溪收敛了刚才些许尴尬,没事人似得走到桌边,仰首就将补药喝了个干净。

    在放下药盅的时候,她明显注意到香草眼睛一亮。

    “既然王妃喝完了,那奴婢就先告辞了!”说完这话,香草就跟屁股后面着火似得溜了,甚至连剩下来的药盅都忘记端走了。

    等香草的身影彻底消失,洛云溪从系统里面拿出了一颗解毒丸吞了下去。

    她眯了眯清眸,转身坐到桌子边上,指尖轻轻拂过药盅……

    不多时,那双清眸里面的颜色逐渐冷了下来:呵,这些人还真是不死不休啊!

    这天天给自己送补药,掐指算一算,今天这是第七副药了,火候也该差不多了吧?

    将这药盅连着残渣直接收入了系统,洛云溪眼神冰冷:既然如此,那明日自己就陪她们好好玩玩便是了。

    心中盘算着,洛云溪心情再次平复了下来。

    撑着下巴,她望着不停妖冶的烛台火苗,眼巴巴的掐算着时间:“这都什么时辰了,凤惊羽怎么还不回来?”

    今个儿在惊羽阁里面转了转,她发现在凤惊羽寝宫隔壁有一处别致优雅的小筑。

    那小筑有两层,还带着小庭院,清幽安静,也鲜少有人进出。

    洛云溪觉得那个地方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啊!

    她若是住进了那里,到时候炼药啊什么的,实在是方便的不行。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眼皮子却是越来越重,直到最后她实在撑不住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直到脑海深处突然响起了一阵警报声——

    “滴滴滴,毒素提示!”

    洛云溪几乎是被惊醒的,她条件反射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屋子里的蜡烛已经烧尽了,整个房间都是乌黑一片。

    身为医生,她敏锐的嗅到了屋里弥散着的淡淡的腥味儿。

    是血!

    意识到这一点,洛云溪猛的站了起来。

    可她还没站稳,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冰冷的大手,直接扼住了她的脖子。

    “有刺客,人去那边了,赶紧追!”

    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叫声。不过,却没有人朝着凤惊羽的寝宫这边来。

    “你、你是什么人?”惊惧之下,洛云溪下意识的把身后的人当成了侍卫追捕的刺客。

    嗅着那血腥味儿,她的声调都有些不稳。

    不过身后那人在听出她的声音之后,正打算用力捏断她脖子的手松了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