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交给我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2本章字数:2006字

    可下一秒,另外一只手却是在她细致的腰间点了点,然后一把握住。

    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腰这么细,他用点力,不知道会不会折断呢?

    洛云溪又气又怕,恨不得一掌劈死身后这个登徒子。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大手又开始缓缓的上挪——

    眼看着就要触到胸前的柔软,洛云溪一时间连害怕都忘记了。

    她硬着脖子,声调都差点撕裂,“呵,这位公子可真是好兴致啊!”

    果然,话音落下,那只狼爪顿住了。

    身后的人似乎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洛云溪小心的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你都中毒了,再过半个时辰不解毒就要没命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占别人妻子的便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难道你兴致不好吗?”

    她的话果真起了作用,因为下一瞬,身后的人就开腔了:

    “你怎么知道我中毒了?”

    话音落下,洛云溪差点没气的嘴巴都歪了。

    这个声音她认得!

    她猛的转过身去,借着有些微弱的月光,果然看到了凤惊羽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但是此刻,她怎么觉得这张脸那么的欠揍呢?

    她恨不得脱下鞋子在他脸上狠狠的抽几下:这个混蛋又占她便宜,是不是下午那会儿占上瘾了?

    凤惊羽脸上的表情相比洛云溪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确是在回府的时候遇刺了,可是因为知道刺客是谁派来的,所以他不得不挨了这一箭。

    可是他没料到的是,箭上竟然被淬了毒。

    而且,还是半个时辰就足以要人命的剧毒。

    半个时辰,就算是去药王谷请人,也来不及了。

    一开始,他进屋的时候,发现洛云溪的确以为她是刺客,想动手杀她。

    可是她开口以后,他就灭了杀念。

    但是,她是怎么知道自己中毒了的?

    洛云溪被问的一愣。

    她才不会傻到告诉这个大魔王自己有一套万能的医疗系统呢!

    于是她轻轻揉了揉细致的鼻子,“我早说过我是大夫,是你自己不信的。我这些年足不出户,就是跟世外高人学习医术去了,爱信不信。”

    凤惊羽沉沉的看了她一眼,这一眼看的洛云溪心惊肉跳。

    幸好没点蜡烛,不然在凤惊羽这种眼神之下,她肯定要穿帮的。

    所幸,凤惊羽将目光挪开了。修长的指尖轻轻一弹,蜡烛又亮了起来。

    洛云溪暗暗松了一口气,可一抬眼看到凤惊羽腹部的伤口时,脸上的表情又僵住了:“天呐,你中箭了。”

    凤惊羽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那表情就好像在看一个白痴。

    他又不瞎,他当然知道自己中箭了。

    刚才他第一时间封住了几大穴道,所以现在血流的不是特别厉害。

    他正打算开口让洛云溪去打盆干净的水,就发现她转身一溜烟儿的就跑的没影了。

    凤惊羽:“……”

    皱了皱眉,片刻的不虞之后,他就恢复了情绪。

    往日受伤的次数不在少数,自己处理也应付的过来。

    只是这次中毒了,可能会有些麻烦罢了。

    于是凤惊羽开始脱衣服,打算自己运功将毒逼出来。

    褪去外衫,当白色的亵衣落地的时候,门口传来“咣当”一声脆响。

    他蹙眉抬头,就瞧见洛云溪手里的贴盆已经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水将她身上都打湿了。

    她的那张俏脸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泛红。

    凤惊羽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重新去打盆水过来。”

    “噢……好的。”

    洛云溪捡起脸盆飞快的跑了出去。

    她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就算凤惊羽身材超好,有八块腹肌,自己也不用花痴到水盆都端不住吧?

    但是……那个人鱼线真的很刺激啊!

    等洛云溪再次回来的时候,凤惊羽已经开始运功了。

    她慢慢走近,发现有黑血从他腹部流出来。

    可是,却又一道黑雾缓缓的从他腹部正在往上探。她抬头,在凤惊羽的眉心中也看到了一缕正在游动的黑雾。

    不好!

    “住手!”洛云溪一把拉住凤惊羽的手,打断了他运功的气息。

    下一秒,原本已经伸到胸口的黑雾又飞快的沉了下去,凤惊羽闷哼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冰冷的眸子里面带着恼怒,可再次开口,那搵怒的声音里全是疲累:“洛云溪,不要挑战本王的耐性。”

    洛云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一把抓住凤惊羽的双手,坚定不移的望着他。

    “九王爷,你听我说。你中的不是一般的毒,不能运功,这样只会加速毒发。刚刚你运功了,现在解毒时间只剩下一炷香。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交给我,好不好?”

    洛云溪不知道,她最后的“好不好”这三个字已经带着一丝软糯的恳求。

    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闪烁着真诚和坚定,就像是……就像是寒冷冬日里的暖阳,叫人无法拒绝。

    当初在大学里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导师就说过:她洛云溪就是天生的医者。不光有医术,她还有一颗如同太阳一般火热的心。

    所以,向来就是冷若冰霜的凤惊羽竟然鬼使神差的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洛云溪心里一喜,他没有拒绝,那就是答应了。

    刚刚跑出去打水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要用的工具消毒过后拿出来了。

    “现在时间不够,我没办法帮你麻醉……就是上麻药。所以可能会有些疼,你忍忍,很快就好。”

    洛云溪习惯性的用大夫的口吻说话。

    凤惊羽却是轻蔑的冷哼了一声,“这位大夫,你废话太多了。”

    “……”洛云溪嘴角抽了抽。

    要不是面前这个人是她以后的靠山,她真的保不齐会在这里假公济私,直接弄死他!

    洛云溪不再搭理他,低头开始动刀子。

    毒箭已经被凤惊羽自己拔掉了,现在她要剔除腐肉,然后放毒血。

    可问题来了,凤惊羽现在是清醒的。自己没办法用医疗器具替他放毒血,不然被他看见了,自己三张嘴也说不清。

    所以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