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你就不怕我毒死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2本章字数:2020字

    她低头,含住了凤惊羽的伤口,直接用嘴将毒液给吸了出来!

    “……”凤惊羽似乎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

    她,竟然用嘴帮自己吸出毒液?

    “啐!”吐出一口毒液之后,洛云溪再次低下了头。

    那坚毅的侧脸上没有丝毫的犹豫。

    凤惊羽突然就有些恍惚了: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去皇陵不小心被毒蛇咬了,母妃也是这样毫不犹豫的跪下来替自己吸毒的……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竟然做到了如此地步。

    凤惊羽的眼底有一瞬间的疑惑,不过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甚至较之前更加冷了几分。

    将伤口的毒液清理的差不多之后,洛云溪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凤惊羽一眼,开始拿到给他剔除腐肉。

    一刀下去,凤惊羽那个家伙竟然跟没事人似得,哼都没哼一声。

    几刀下去,头顶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要不是看到他睁着眼,洛云溪还真以为他疼的晕过去了。

    直到最后一块腐肉也被清除干净,洛云溪才擦了一把汗,一边给他上药一边问,“王爷,你不疼吗?”

    他应该是疼的吧?

    因为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而且洛云溪能感觉到他后背都被汗湿了。

    凤惊羽没有看她,“疼又怎样,不疼又怎样?”

    洛云溪突然觉得这个九王爷性子太诡异了,“疼就应该喊出来啊,为什么要忍着?”

    凤惊羽脸上依旧是冷若冰霜,“喊出来就会不疼吗?”

    “……”

    一句话,成功的把洛云溪堵得哑口无言。

    靠,自己是教他发泄方式呢!嘴这么欠,难怪长这么大,才被逼着娶了洛云溪那个丑姑娘!

    估计整个京都乃至东陵都没有人会喜欢他了吧!

    洛云溪翻了一个白眼,开始给他包扎。

    可是,当白纱缠绕到他身后的时候,她震惊了。

    因为这个样貌无双的战神王爷,脸上虽然没有一丝瑕疵,但是背后却是伤痕累累。

    有些是刀伤,有些是箭伤,还有些不知名的细微伤口……

    触目惊心!

    洛云溪颔首,望着他那冷漠的侧脸,突然心中酸涩:难道这就是他刚才说“喊出来就会不疼”的原因吗?

    那些伤口有些是新伤,有些是旧伤,有些旧伤看上去已经有十几年了。

    十几年,那个时候他才几岁吧?

    洛云溪突然就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凤惊羽皱眉,“手脚这么慢的大夫,我还是头一回见。”

    洛云溪连忙回神,沉默着替他包扎了伤口。然后沉默的回头写下一些中药方子,送到了他面前。

    她知道,药方他自己没过目,自己熬了他也不会喝。

    “伤口上的毒已经清了。但是你刚才运功,有些毒素已经散布在体内,要用药物才能清除,这个是药方。”

    凤惊羽接过药方,看也没看就收了起来。

    洛云溪有些好奇,这个防备心这么重的男人居然看都不看自己开的药方?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毒死他吗?

    心里怎么想的,嘴里就怎么说了,“王爷,你都不看方子的吗?你就不怕我毒死你?”

    凤惊羽正眼也没瞧她,“我死了,作为王妃,你要殉葬。”

    “……”洛云溪仿佛听到了自己吐血三升的声音。

    刚才对他还有一丝丝的怜悯,这个时候瞬间烟消云散。

    这个家伙嘴这么欠,小时候活该挨打!

    “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凤惊羽穿上了中衣,犹如一个王者坐在软榻边上。

    那目光带着冷意,即便没有站起来,那气势也最够压制住一切。

    洛云溪正在收拾东西,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嗯,什么?”

    凤惊羽目光阴沉的望着她,“你用嘴给我吸毒,还替我疗伤,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要!”

    “你……”洛云溪顿时气得嘴巴差点歪了。

    这个人心眼就这么小么?

    虽然当初洛云溪逃婚的确是给他带来了奇耻大辱,但是这几日她受的委屈也不少好吧?

    她怎么就没怀疑那个药盅里面的毒是他下的呢?

    她才是真正活在水深火热里面的人好不好?

    盛怒之后,洛云溪反而平静了下来。她冷眼望着凤惊羽,“如果我说我是一个大夫,救人只是我的本能。这个,你可能不会信。”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既然我们两个相看两相厌,不如这样,从今日起,我搬到隔壁的小筑里面去。这样也不会碍着九王爷的眼了!你就当做,我是为了这个才救你的吧!”

    “……”一听这话,凤惊羽脸上的阴郁之意更重了。

    在这个该死的女人眼底,自己的命就值一个小筑?

    强忍着想要一掌捏死她的冲动,凤惊羽收回了目光,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来,“正合我意。”

    “嘭!”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寝室的大门就被洛云溪一脚给踹上了。

    她气哼哼的朝着外面走,一边恼火的咒骂着:“哼!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刚才真是瞎了眼了才救你,我应该在那儿看着你中毒身亡才对!”

    “可恶,可恶,该死的凤惊羽,我踹死你踹死你踹死你!”

    “我插你眼睛,挖你鼻子,踢你小小羽,啊啊啊,气死我了!”

    洛云溪自打回来之后,就把后院的矮树丛当成凤惊羽一顿暴虐。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她也没觉得累。

    “爷,王妃这气估计一时半会儿消不了了。这个药单要不要我去药王谷过一过?”

    戚风突然有些担心,王妃会不会在王爷的药里面下毒,毒死他。

    凤惊羽一脸的冷若冰霜。

    他站在寝宫二楼的凭栏边上,这个位置恰好能够将边上小筑里面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她不敢。”

    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凤惊羽便面无表情的转身进了屋。

    看到主子进屋,戚风也不敢多做停留,回屋待命。

    “给我查清楚,这次的此刻到底是不是他派来的。”凤惊羽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已然是一片铁青了。

    那周身散发出来的戾气朝着四周迸射,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叫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