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你竟敢打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3本章字数:2047字

    闵玉绮不知洛云溪正在给自己下套子,忍不住蹙起了眉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洛云溪双手抱胸,斜睨了她一眼,“闵二小姐在景阳城里面横冲直撞,刚才放任自己手下的奴才肆意妄为,差点酿出人命,这么恶毒的心性以后应该会越来越难看。闵小姐可不是要小心么?”

    “洛云溪,你找死!”闵玉绮被气的狠了,扬手一巴掌就要往洛云溪的脸上扇过去。

    不过洛云溪非但没有躲,反而一脸挑衅的将脸凑了上去。一双漂亮的眸子笑的弯弯的,“来啊,闵二小姐要是不怕你的手再断一次,大可以打我就是了。”

    “你……”闵玉绮的动作一僵,气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不过她眼珠子一转,抬脚就朝着洛云溪身上踹了过去。

    想到自己双手的遭遇,闵玉绮将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了洛云溪的身上。这一脚也是带着十足的怨恨,用了十成的力道。

    洛云溪还算是反应比较快的,下意识就想往旁边躲。

    而这个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冲了过来,一双小手就这么用力的揽住了她的腰肢。

    洛云溪还没回过神来,整个身子就觉得一轻,人就这么随着那股力道转到了一侧。

    “嘭!”

    闵玉绮这一脚没有踹空,不过却没有踹到洛云溪身上。

    因为原本战战兢兢躲在她身后的小乞丐突然冲了上来,替洛云溪给挡了这一脚。

    这一脚不偏不倚,揣在他腰窝子上。

    洛云溪只听到一声闷哼,小乞丐就这么抱着她摔到在了地上,整个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干瘦的小脸一片惨白,瘦小的身体痛苦的蜷缩成了一团。

    “闵玉绮,你欺人太甚!”

    洛云溪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可这会儿还来不及跟闵玉绮算账,她跪在地上,就去掐小乞丐的人中。

    可不管她怎么弄,小乞丐就是不醒。

    她凝神呼吸,在脑海里面发出指令。掌心的只能医疗系统也跟着启动,以极快的速度在小乞丐的身体里扫描了一遍。

    得到系统“因为长期饥饿导致的虚弱休克”的分析之后,洛云溪皱起了眉头。

    她抬眼看向戚风,“戚风,帮我带他回府。”

    戚风犹豫了一瞬,不过在看到洛云溪那坚定不移的眼神之后,也妥协了。

    就在他将小乞丐抱进马车的时候,闵玉绮更是气的七窍生烟,这个洛云溪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闵玉绮刚才那一脚没踹到洛云溪更是心有不甘,她快步冲上去挡在洛云溪的面前,“洛云溪,你伤了我的奴才,摔坏我的马车,想这么轻易离开,门都没有!”

    洛云溪的耐心被这个泼妇一点点的磨干净了,她冷着声音斜睨着闵玉绮,“那闵二小姐说说看,你要怎么样?”

    整个过程中,闵玉绮都盯着洛云溪那张俏脸无暇的脸。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去掉了毒斑的洛云溪,竟然可以这么好看,好看到她身为一个女人都心生嫉妒。

    如果这张脸叫太子看到了……

    “我想怎么样?”闵玉绮轻声重复着她的话,突然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下一瞬,她抬起广袖就朝着洛云溪脸上抽了过去。

    在外人看来,以为她是想要打洛云溪的脸,可只有站在洛云溪的位置才能看到闵玉绮指缝间藏着的尖锐发簪。

    这个泼妇想划花她的脸!

    洛云溪在部队待久了,反应也比一般人快。对付凤惊羽、戚风这样的高手不行,但是对付一个断过手的闵玉绮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见洛云溪一个利落的闪躲,右手一把掐住了闵玉绮的手腕,用力一压。

    “啊啊啊!”闵玉绮的手还未完全长合,这一捏更是疼的杀猪一般的嚎叫了起来。

    洛云溪没有松手,左手使了十成的力道,咬紧牙关朝着闵玉绮脸上用力的抽了过去。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骤然响起。

    闵玉绮只觉得尖锐的疼痛从脸颊传到大脑。她细嫩的脸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红肿起来,五指印清晰可见。

    “你、你竟敢、竟敢打我!”闵玉绮不敢置信的望着洛云溪,连捂脸的动作都忘记了。

    洛云溪一脚踩在她掉落的金簪上,嘴角扯出残忍的笑意:“我可以替你把双手接上,就有办法让你的双手再断一次,你信不信?”

    在眼前的,明明是一张稚嫩明媚的脸,可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压得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洛、洛……”闵玉绮的确是被镇住了,甚至自此之后好几个晚上都睡的不安稳,就连梦里也是洛云溪这鬼魅罗刹般的脸。

    洛云溪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戚风亦是禁不住心头一惊:王妃现在的气势,简直跟自家王爷有的一拼。

    那残忍的笑容,还有邪肆的张狂,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得……

    “啪啪啪!”

    就在众人都被洛云溪那极其强大的气势镇住的时候,从围观人群的后面,却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巴掌声。

    紧接着,一道冷硬且充斥着搵怒的男声跟着响了起来:

    “本宫今日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众人纷纷回头,在看到那一抹明黄之后,更是惊得纷纷跪倒在地,山呼“太子千岁千千岁!”

    没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太子——凤天翼。

    凤天翼轻轻一跃,从马背上稳稳的落地。

    他威严冷酷,阔步朝着道路中央而来。跪在两侧的平民百姓就像是蝼蚁一般,匍匐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当了九王妃之后,果然气派就不一样了,连本宫的未婚妻也敢当街掌掴了?”

    太子并没有看到事情的经过,却一开口就站在了闵玉绮那边。

    闵玉绮这还是头一次亲耳听到太子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那喜悦之情瞬间蜂拥而至。

    她连忙朝着跑到太子身边,眨巴了两下眸子就有水雾浮上来,“太子,您可要替我做主啊。洛云溪不但伤了我的奴才,还毁了我的马车。若不是我命大,您这会儿就见不到玉绮了。玉绮不过是想讨个公道,可洛云溪却跟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