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陷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3本章字数:2009字

    “王妃,乖乖呢,是一只纯白的小京巴,那是太妃娘娘最喜欢的宠物。若是它有什么三长两短,太肥娘娘会非常不高兴的。所以……要是有什么得罪了的地方,还望王妃多多担待!”

    带着讥讽的说完这些话,香草转身目光凌厉的瞪了那些壮汉一眼,“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动手?”

    那些壮汉见她搬出宁太妃来,手里的动作也不敢再慢。

    离洛云溪最近的壮汉是领头的,他一扭头冲着身后的人喊,“没听到香草姐怎么说的吗?还不动手!”

    话音未落,他一棍子又扫了下来。

    草药顿时洒落一地,那装草药的簸箕也腾空而起,竟朝着洛云溪面门上砸了过去。

    洛云溪这会儿气的脸都白了。

    不过好歹她也在中情局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虽然不会武术,但是反应还算快的。

    眼看着那簸箕砸过来,她侧身一让。

    那东西没伤到她,却将她裙摆给划出了一道口子。

    倒是那壮汉,在接到香草的眼神之后,连忙放下手里的棍子朝着洛云溪这边扑了过来。

    “啊,王妃您没事吧?奴才没有伤到你吧?”

    他整个人就这么扑倒在了洛云溪的脚边。

    那样子在旁人的眼底看似非常惶恐,可只有洛云溪才没有错过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算计。

    这个家伙想干什么?

    她正准备往后退,那壮汉却是一把抱住了她的小腿。

    “你做什么,放手!”洛云溪俏脸一白,拼命的想要把腿抽出来。

    但是,她一介女流,力气哪里比得上这些经年做苦力的男人?

    那男人一双铁腕扣在她腿上,不管洛云溪怎么踢怎么踹,他就是不松手。

    “王妃对不起,奴才真的不是故意的。让奴才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那壮汉一边大声的说着这话,双手一个用力,就将洛云溪右脚上的绣花鞋给扒了下来。

    “王妃,让奴才看看吧!”

    洛云溪的挣扎越发剧烈,这回就连袜套也落到了壮汉的手里,脚踝上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就如同上好的璞玉。

    看到男人眼底有几分淫邪的目光,突然之间,洛云溪就意识到了香草的意图是什么了。

    在东陵这个男权至上的社会,不管是未婚女子,还是已婚女子的贞洁都是看的很重的。

    被别人男人看了身体,甚至还发生了肌肤的触碰,这个女子就没有什么贞洁可言了。

    眼看着自己的袜套就要被摘下来,这个时候,小筑的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有些焦急的脚步声。

    “你们刚才有人看到乖乖往这边来了?”

    是宁太妃的声音!

    洛云溪的心突然猛的一沉,一张俏脸顿时煞白一片。

    这个香草实在是太恶毒了。

    尽管只有几天的相处,可洛云溪也差不多能摸清楚宁太妃是个什么性子的人。

    她有个极其优秀的儿子,因为这个儿子,她获得了无上的荣光,心气也越发的高了起来。

    再加上宁太妃她从最开始就对自己这个便宜的儿媳妇不满意,所以只要她洛云溪犯了一丁点儿的错误,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这一次,若是叫她撞见自己跟九王府的下人拉拉扯扯……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者是不是被人陷害,宁太妃都只会觉得颜面无光。

    到时候那个下人顶天挨一顿打完事,但是她身为九王妃却不检点,那一状告到皇上那里去,却极有可能是要掉脑袋的事啊!

    “要是乖乖出了什么事情,告诉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吃不了兜着走!”

    宁太妃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随时就要穿过这扇窄门透进来。

    香草一双手紧紧的攥在胸前,兴奋的心跳如擂鼓:太好了,宁太妃马上就要过来了。只要她看到这一幕,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眨眼的功夫,洛云溪的脑袋里面已经千回百转。

    “太妃娘娘这边请。”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小筑前院的矮门顺势被人给推开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与香草要好的丫鬟芍药。

    她恭敬乖巧的替宁太妃开门引路,那声音也较平日里拔高了几分,像是在暗示着里面的人什么。

    那细细碎碎的脚步声越发的近了,那壮汉仿佛得到了暗示,故意大喊一声,“王妃,您这是做什么?”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顺势站了起来,双臂一张就朝着洛云溪身上扑了过去……

    壮汉名唤李权,本是前院的护院。上次九王府进了刺客,被发配到后院当个苦力。

    当初香草找到他说这事的时候,他是千百个不乐意的。后来给足了银子,他才勉勉强强的点了头。

    可刚才,一瞧见洛云溪那柔软的身段,还有娇俏的摸样,一时间也心猿意马了起来。

    听说这九王妃虽然变漂亮了,但是大婚当日犯下大错,惹的九王爷勃然大怒。

    所以,她在九王府也没有什么地位。

    这一次,香草不但给了他银子,还给了他一亲香泽的机会,他一时间被迷晕了头,满脑子都想着:这样的大美人,就算是抱一次,啥也不干,这辈子都算是值了。

    洛云溪刚刚被抱住了腿,这会又见那李权作势就要扑过来,明显的就是早有图谋。

    无奈他力气太大,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香草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约莫着这事儿已经水到渠成。

    她连忙阖上侧边小窄门,将洛云溪和李权留在内院里面。

    自己则是快步往门外走了几步,一咬牙狠狠的在脸上抽了一巴掌。

    “啪!”一声脆响之后,脸上五个指痕十分明显。

    香草疼的是龇牙咧嘴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她强忍着脸上的刺疼,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冷笑,快步往外走了去。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宁太妃领着一帮子的丫鬟婆子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门口。

    而陪在她身边那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不是旁人,正是赫敏。

    她正一脸恭谨的跟在宁太妃的身后,脸上是感同身受的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