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0、性格诡异莫测的王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3本章字数:2027字

    靠!

    这个凤惊羽太下流了吧!

    什么叫做给我安排一个丫鬟?

    分明就是在我身边安插一个他的眼线好不啦?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于是乎,咱们能屈能伸的洛大神医就这么忍气吞声的接受了。

    “不客气。”凤惊羽心装作看不到洛云溪那一脸颓废的表情,心安理得的接受她虚假的谢意:“身为九王妃,连一个能使唤的丫鬟都没有,丢的是九王府的人。”

    “那苏墨的事情……”

    洛云溪故意无视大魔王的挑衅,瞪着一双星星眼望着他。

    一双漂亮的星眸里面,满满的都是期待。

    凤惊羽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我有个条件!”

    “还有条件啊你?”洛云溪登时就炸毛了。

    凤惊羽轻蔑的扫了她了一眼,“刚才那个是福利,不是条件。”

    洛云溪:“……”

    脸皮厚的人她见过不少,但是像凤惊羽这么厚的,还是头一个。

    压下心头的不满,她耐着性子开口:“什么条件?”

    “明天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你去了就知道了。”

    洛云溪不悦的翻着白眼:“那我怎么知道你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难道下地狱我还得乖乖的陪着你啊?”

    她的话才刚刚落下,突然感觉到周身袭来一阵极低的气压。

    她错愕的抬头,却见凤惊羽刚刚有些回暖的脸色又暗了下去:“你好像忘记我说过的话了。”

    “什么话……”洛云溪条件反射的开口,却在撞上凤惊羽冰冷的眸子时,脑袋里突然响起了一段话:

    “今日你入了我这地狱,就休想再出去,就算是死,也不行!”

    登时,她的身体就像是被掷入极寒冰窖,冻的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这是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凤惊羽开口跟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他行事诡异,性格莫测。

    早已经将自己当成他私有物品的人,怎么可能还会顾忌自己的生死?

    即便是再怎么不愿意,可自己却还是拒绝不了,不是么?

    缓缓的收敛了心神,洛云溪尽量让自己的不安不要外露:“没错,王爷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您想要我去哪,我哪里敢拒绝。”

    看到怀中的小狐狸从炸毛瞬间变得安静,凤惊羽皱了皱眉头。

    女人的心思他不懂,也不想费心思去猜。

    “王爷,您要是没有吩咐了,我先去客房那边看看苏墨的情况。”

    这一次,洛云溪没有挣扎,只是乖巧温顺的开口请求。

    似乎不太习惯她安静的样子,凤惊羽干脆就松开了手,看着洛云溪飞快的起身,站在距离自己一米开外的地方。

    “王爷,我先告辞了。”洛云溪第一次对他见了礼。

    而这个举动,更是让凤惊羽那双俊眉瞬间就蹙成了一团。

    心中,突然就烦闷了起来。

    所以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十分不悦:“你当真要留下苏墨?”

    又是这个问题!

    洛云溪抬起头,那张俏脸上前所未有的的坚持:“没错。”

    “记住,今日是你要将他留下,他日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都由你一人负担。”凤惊羽冷冷的开口。

    洛云溪突然就生气了:“因为他有一双紫瞳,所以处处都要被你们诅咒和伤害吗?在他出生的时候,他也是有爹疼娘爱的。”

    说完这话,她怒气冲冲的转身就往回走。

    她快步走到了门口,眼看着手就要触到房门的时候,身后又穿来了凤惊羽的声音:

    “那么,除了苏墨之外,你再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了?”

    洛云溪的动作一滞,不由的在心中吐槽:拜托,姑奶奶已经快要被你给气死了,求放过!

    不过这个时候,她脑袋里面却突然灵光一闪。

    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她回过头去,“王爷,下午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凤惊羽看着她,一双眼睛里面波澜不惊。

    他真的知道了。

    洛云溪无奈的笑了笑,“难道王爷觉得我会跟你告状吗?”

    凤惊羽眸光轻轻一闪。

    就连站在他身侧的戚风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难道不是吗?

    在九王府,有人敢煽动下人,对九王妃做出不轨的举动,想抹黑她的名声,甚至想要毒死她。

    虽然后面一一被她化解,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竟然提都不跟自己的丈夫提一句?

    如果是这样,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那就是——她压根就没把王爷当成她相公。

    凤惊羽聪明如斯,戚风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清楚的跟明镜儿似得。

    所以此刻,一张俊脸更是漆黑如墨。

    洛云溪才管不了那么多呢,她耸肩,无辜的说道:“虽然不知道是谁想要害我,但是谁让她们正好撞到我的碗里,跟我玩下毒这一招。那我就只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咯,我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可是谁要想害我,那我必定是虽远必诛。”

    这原本应该是荡气回肠的一段话,从洛云溪嘴里说出来却是笑嘻嘻的风轻云淡,可又意外的令人信服。

    她顿了顿,意识到凤惊羽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看了:

    “所以,这些我能够解决的小事,就不劳烦王爷出手了。要是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哪里还有资格当这个九王妃啊,戚风,你说是不是?”

    看到洛云溪笑吟吟的望着自己,戚风顿时头皮一炸。

    他连忙低下脑袋,所有视线全部集中在自己的脚尖上,不敢看洛云溪:“王妃说的对。”

    不过眼尖的戚风并没有错过,在王妃说出“九王妃”这是三个字之后王爷的脸色突然就缓和了一点。

    当凤惊羽和戚风从小筑里走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七八个丫鬟和小厮在整理了。

    那些散落一地的药材分门别类的被码在一起,十分认真。

    原本是想给她下绊子,没想到却让她得了太妃的面子。

    这个洛云溪,到底是改说她狡诈呢还是机智呢?

    【惊羽阁】

    是夜,起了些风,将书房里面的烛光吹的轻轻摇曳。

    淡淡的龙涎香气在空气中弥散开去,戚风颔首望着半卧在软榻上的凤惊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