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3、王爷,你来多久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3本章字数:2013字

    “简直可笑!”

    听到这里,洛云溪忍不住拍案而起。

    无耻的人她见得多了,但是如此颠倒是非,恬不知耻的由头也能编出来,还真是无耻透顶了!

    “这番供词看上去头头是道,但凡是个聪明人就知道是漏洞百出。”洛云溪冷冷的笑,“这些人,死到临头了,还不忘记将脏水往我身上泼,真是有够无耻的!”

    希望凤惊羽不会蠢成这样,要是他也信了这些,一定会认为自己水性杨花的。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男人三妻四妻是风流,女人即便是被人骚扰,也会被定义为不知检点。

    总有一些男人替自己狡辩:苍蝇不叮没缝的蛋,要不是你自己不检点,为什么那些男人不骚扰别人,就偏骚扰你呢?

    对于这种谬论,洛云溪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可一牵扯到凤惊羽,她就莫名的有些惴惴不安。

    那个大魔王性格诡异,而且心眼极小,要是这些风言风语落到他耳里,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一想到这里,洛云溪就不免烦躁了起来。

    这个时候,突然一小株干燥的桃花出现在眼前,晶莹剔透的,煞是好看。

    洛云溪诧异的抬头,就看到苏墨笑吟吟的望着她。

    “送给我的吗?”

    苏墨点点头,然后指了指她蹙起的眉心,摇摇头:示意她不要生气。

    这个时候,露珠似乎也反应过来了。

    她连忙半蹲在洛云溪的面前,圆圆的下巴磕在大理石桌面边缘,眼睛眨巴眨巴的:“王妃,是不是露珠刚才的话让你生气了?”

    看到两个这么可爱的小人儿在自己面前卖萌撒娇,洛云溪心都要化了好伐?

    这个时候哪里还记得那些晦气的事情?

    “噗!”

    洛云溪笑着将小桃花接过来,然后笑眯眯的别在自己发间。

    然后站起身,故意转起了圈圈:“怎么样,好不好看?”

    三个人围在一起笑呵呵的,完全没有意识到小筑的矮门已然被人推开,一个暗紫色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早早的站在了门口。

    那双深入寒潭的眸子里,映着洛云溪的笑靥如花。

    那鹅黄色的衣裙翩跹如花,更衬得她面若挑花,美不胜收。

    “你们快说,世上最美的女人是谁!”

    玩大了的洛云溪拉起裙摆,做出高傲的姿态,质问面前的露珠和苏墨。

    露珠用力点头,笑的两个酒窝十分明显:“当然是我们的……”

    不过露珠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从门口处就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

    “世上最美的女人是谁我不知道,世上脸皮最厚的女人我倒是清楚。”

    这熟悉的声线叫洛云溪的身体一硬,差点没把腰给闪了:

    靠,凤惊羽这个家伙真的是自己的克星吧?

    每次都只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出现!

    洛云溪老脸一红,没好气的瞪了苏墨和正在偷笑的露珠一眼,一边尴尬的整理自己的衣裙,“咳咳,那个,王爷您怎么来了?”

    凤惊羽如同一个高傲的帝王从洛云溪身侧略过,径直走向前厅,甚至连正眼都没瞧她。

    “……”

    我呸,拽个毛线啊!

    洛云溪在心底狠狠吐槽,可表面上还是乖巧的跟在凤惊羽身后,一并朝着前厅那边走了过去。

    苏墨许是对凤惊羽还有恐惧,所以第一时间逃到后院去了。

    而露珠则是快步跟了上去,站在门口乖巧的不行。

    凤惊羽广袖一拂,直接坐在主位的软榻之上。

    一股王者霸气浑然天成,叫这屋里所有的摆设瞬间黯然失色。

    他抬眸,淡淡的扫了露珠一眼,然后看向洛云溪:“这个丫鬟用的还顺手?”

    洛云溪犹豫了一下。

    此刻,她心底正在犹豫,到底要说“顺手”还是“不顺手”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洛云溪仿佛听到耳畔低低的抽泣声。

    她登时抬头,朝着门口那边看了过去。

    只见露珠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口,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里面水气氤氲。

    那样子,像极了一直即将要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洛云溪可以保证,只要自己说一句“并不顺手”,露珠就能立马哭晕在地。

    望着那即将溢出眼眶的泪珠,洛云溪觉得自己刚才冒出“要赶她走”的念头,都是一种犯罪。

    “那个,当然!露珠很可爱,很机灵,我很喜欢!”

    洛云溪无奈的开口。

    这边凤惊羽还没给出回应,门口的露珠就高兴的一蹦三尺高:“王妃也很漂亮很温柔体贴,露珠更喜欢您!”

    凤惊羽:“……”

    洛云溪:“……”

    这傻孩子,难道听不出来自己只是客套话吗?

    “既然用着顺手,那就留着吧。”凤惊羽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这句话,更是叫露珠笑的见牙不见眼,“谢谢王爷,露珠保证好好照顾王妃。”

    说完这话,她就恭恭敬敬地转身离开了。

    走之前,她还十分识相的替他们小两口将门给关上了。

    洛云溪满头黑线:这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很容易叫人想歪好不好?

    “王爷……”洛云溪犹豫着开了口。

    凤惊羽抬眸扫了她一眼,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你……来了多久了?”洛云溪要确定凤惊羽有没有听到露珠说的那些话。

    要是他听到了,自己又要多很多麻烦了。

    凤惊羽缓缓的垂下眸子,幽深的眼眸里面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不过,紧紧是一瞬间之后,又深不见底。

    他端起手侧的茶杯,轻轻拂去面上的茶叶:“刚来。”

    短短的两个字却像是特赦令,瞬间叫洛云溪卸下了全身的包袱,整个人顿时就轻松了起来。

    她一改先前垂头丧气的样子,欢快的走到凤惊羽身侧:“这样啊,太好了。”

    凤惊羽淡淡的收回眸子,“你准备准备,待会儿就出发。”

    洛云溪一双清眸亮晶晶的,“不用准备了,随时可以出发。”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洛云溪已经跟凤惊羽坐在马车里面了。

    驾马车的是戚风,他面无表情,周身的气压比任何时候都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