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8、怕我出事,你要陪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4本章字数:2009字

    压下心头涌起来的崇拜,洛云溪还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句:“王爷,您真厉害!”

    结果,凤惊羽那个家伙非但不谦虚,反而冷冷的扔了一句,“这件事,整个东陵恐怕就只有你不知道了吧?”

    “……噗!”洛云溪仿佛听到了自己吐血三声的声音。

    这个家伙,那张嘴真是有够欠!

    “水马上就会涨起来,赶紧进去。”凤惊羽正眼也没看洛云溪,径直朝着山洞里面走了过去。

    “嘁!”

    洛云溪跟在他身后,没好气的做着鬼脸。

    这个山洞里面有道门,水涨起来之后,会触发开关将门关上,所以水进不来。

    “王爷,你要见得人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秘!”

    望着黑布隆冬,似乎没有尽头的山洞,洛云溪的好奇心又爆发了。

    当初自己实习的时候,也有跟着考古队爬过古墓,走过山洞。

    现在,她跟在凤惊羽的身后,竟然有了一点回到过去的感觉。

    凤惊羽走在前面,冷声开口:“我也想知道。”

    “……”洛云溪沉吟了一瞬,“你是在找那日的刺客?”

    凤惊羽没有说话。

    因为此刻,他的心情也愈发的沉重了起来。

    此刻能够伤到他,是因为他误会了,以为这一波刺客又是跟以前一样来例行公事的。

    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并非如此。

    说不定这个鬼崖的恐怖故事极有可能就是他们散布出来的。

    因为他们摸透了潮汐起落的规律,将这里定为他们的根据地。

    他们筹谋了这么多年,背后肯定有秘密。

    而且,刚才洛云溪也有说过:瘴气里面被下了无色无味的百蛇草的毒,所以他的暗影才会在下了鬼崖之后有去无回!

    如此一来,一切就都说得清楚了。

    就在凤惊羽沉吟的时候,进口的巨大石门也被关了起来。

    “轰隆!”

    潮汐起伏的声音隐约传了进来,让这黑洞洞的地方又凭添了一丝恐怖之感。

    与此同时,在山洞的前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远远近近的了传了过来。

    那声音有些清脆,像是许多硬物碰撞的声音。

    就像是,有很多很多蝎子成群结队时候发出的声音……

    蝎子?

    洛云溪只觉得心头一惊,下意识的朝着凤惊羽那边看了过去。

    恰好这个时候,凤惊羽的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很显然,他们两个想到一起去了。

    “王爷!”

    洛云溪下意识的向前两步,攥住了凤惊羽的衣袂。

    借着火折子微弱的光线,凤惊羽能够看到洛云溪俏脸上泄露出来的紧张。

    “有我在。”

    第一次,冷漠似凤惊羽竟然柔声开口宽慰旁人了。

    听着他醇厚性感的声线,洛云溪的心不知道为何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她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嗯,我相信你。”

    这句话很轻,但是凤惊羽就是从里面读出了莫名的信任。

    这种纯粹的依赖,叫他有些不适应的皱了皱眉头。

    “咯吱咯吱……”

    那些细碎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紧密。

    洛云溪攥住凤惊羽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一些。

    可是,她抬眸看到的情景却还是让她瞳孔骤然一缩。

    从前方的洞口处,成千上万的半拳头大小的黑色硬壳爬虫蜂拥而至。

    它们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爬过来,如同黑色的浪潮,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全部留下黏腻湿滑的粘液。

    硬壳之下,一对触角不时往外初探着。

    洛云溪突然觉得全身发凉。

    她有种预感,若是他们站在原地不动,蜂拥而来的千足虫一定能分分钟将他们吞噬的只剩下白骨。

    “啊!”

    眼看着那些虫子就要冲到面前,洛云溪突然觉得腰间一紧。

    再抬头的时候,自己的后脑勺已经被按在了怀中,什么都看不到了。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还有硬物碰撞之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然后再就是硬物落地,类似大雨落地的声音——

    是凤惊羽在跟那些虫子斗争!

    洛云溪艰难的想要抬头,可脖子却被用力的按住,她只能是紧贴在凤惊羽宽阔的胸膛之上,整个人随着他的动作翻飞起伏。

    整个过程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当洛云溪感觉到后颈一松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随着凤惊羽的动作飞身跃出了狭长而黑暗甬道,跌落在地上。

    洛云溪才刚刚站稳,抬头就看到凤惊羽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对面,“王爷?”

    她惊呼一声,正要上前的时候,突然发现凤惊羽凤眸狠厉,大手一抖,软剑轻响,便朝着自己脑门劈了下来。

    洛云溪心头一跳,眼看着那软剑就要刺中自己的眉心。

    却在最后一瞬间突然弹开,紧接着最后几十只硬壳虫在剑锋之下,“噼里啪啦”碎成粉末。

    而它们体内也迸射出鲜红色的血来,落了一地,十分骇人!

    “凤惊羽,你没事吧?”

    惊魂未定的洛云溪第一件事就是上前询问凤惊羽的伤情。

    他现在满身是血,深紫色的衣衫已经被染成了黑色,看上去格外的惊悚。

    凤惊羽有十分严重的洁癖,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带着洛云溪,那些虫子根本近不得他的身。

    凤惊羽扫了洛云溪一眼,声音淡然:“怎么,怕我出事,你也要在这里陪葬?”

    “……”

    洛云溪正要检查的动作僵在半空。

    她嘴角抽了抽,手放了下来,“呵呵,看你这个时候还能损人,一定是没受伤咯。”

    翻了个白眼,洛云溪在心底对凤惊羽竖起了中指。

    “能查出来这是什么虫子吗?”

    凤惊羽忽略了洛云溪脸上的鄙视,淡淡的发问。

    洛云溪皱眉,低头看到满地的狼藉,还有四周迸射的鲜血,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

    不过更让她震撼的是:

    刚才那些虫子,不说了,起码好几万只。

    凤惊羽竟然能够只身闯出来,相比那些虫子,这个家伙才是变态吧!

    一边在心底吐槽,洛云溪还是蹲了下来。

    体内的万能医疗系统能够辨识毒种和病症,但是物种这些东西,还是要靠自己的肉眼去辨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