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0、蛊心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4本章字数:2010字

    洛云溪再抬头的时候,发现凤惊羽以泰山压顶的方式将自己全部笼罩了起来。

    修长有力的右臂穿过耳边,撑在墙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

    但是为毛一点温馨浪漫的气息都没有,反而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洛云溪被凤惊羽强大的气势压迫的几乎要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目光有些闪躲,“王爷,你都叫我洛云溪了,我还能是谁?”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凤惊羽的右臂弯了一些,脑袋更低了。

    一张一翕的性感双唇眼看着就要碰到洛云溪的脸。

    那即便是满身鲜血也还带着龙涎香的气息喷在她脸上,让她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

    “我……”

    洛云溪的话还没说,下颌就被人捏住。

    凤惊羽强迫她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她再也无法逃避。

    但是,凤惊羽的气势,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得住的。

    那幽深的眸子,就好像万年平静的深潭。

    只要看一眼,三魂七魄就会全部被吸食进去。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凤惊羽轻声诱哄着。

    这种声音带着一丝内力,还带着一丝蛊惑,让洛云溪的眸子忍不住开始变得迷茫了起来。

    “我……我是——”

    洛云溪才刚刚说完两个字,身后的巨石大门突然“轰隆”一声巨响。

    洛云溪被震得瞬间回神。

    她一扭头,看到巨石大门被打开。

    门外,戚风领着数十名暗影站在门口。

    “戚风,你来了,太好了!”

    洛云溪欢呼着冲了出去。

    这个时候,那些虫子也拼了命的往外面冲。

    那些暗影如同鬼魅一般冲了进去,挡在凤惊羽的身后,开始攻击那些虫子。

    而凤惊羽在定定的看了洛云溪一眼之后,缓缓的走了出来。

    身上的锦衣一震,掉落在地上。

    戚风立刻将重新准备好的衣服披在他身上。

    凤惊羽凉凉的开口,“王妃看到你来了,似乎很开心。”

    戚风动作一顿,差点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他在悬崖边上简直就要急疯了。

    好不容易看到王爷和王妃安然无恙,可这才刚见面,怎么他就觉得他躺着也中枪了?

    而一边的洛云溪装作听不懂凤惊羽的话,一直躲在一边拍着胸口。

    “怎么回事?心跳怎么这么厉害?”

    她皱眉,按着胸口,感觉十分不对劲。

    刚才凤惊羽跟他说话的时候,节奏很缓慢,有一种故意诱导的感觉。

    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会跟着他的节奏——

    脑袋恢复了清醒之后,大脑里面的万能医疗系统也跟着启动。

    洛云溪将刚才的场景重新回想了一遍,系统果然分析了出来:蛊心术,能够魅惑人心,叫人丧失心智。

    这种蛊心术有些类似现代催眠的手段,但是因为加了内力的辅助,所以会更加的让人无法抗拒。

    想到这里,洛云溪背后突然冒出一身冷汗。

    她扭头看向凤惊羽,紧紧的攥住了拳头:这个男人,似乎比想象的还要危险!

    这个男人的防备心很重这件事,洛云溪一直就知道。

    但是,他能够在那些危难的时候,还能切换到那种状态,这才是让洛云溪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严重的偏执症啊?

    一定是小时候受了太多的刺激了!

    有了洛云溪的药,再加上那些武功高强的暗影,那些虫子根本没办法冲出来。

    凤惊羽换好衣服之后,转身回头看了一眼山洞,然后吩咐戚风:

    “派人守着这个山洞,一只虫子都不准放出去。”

    “是!”戚风恭谨的颔首抱拳。

    凤惊羽扫了一眼洛云溪,揽着她飞身跃上了悬崖。

    这一次,他的动作依旧帅气潇洒。

    那张侧脸依旧美艳无双,但是洛云溪却少了几分之前的紧张和悸动。

    她冷静的告诉自己:

    现在她自己截住在九王府罢了。

    她根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她只是一缕来自异界的幽魂罢了。

    说不准,哪一天发生奇迹,她又穿越回去了呢?

    重新回到马车,这一次,车厢里面的气氛较之前显得越发的清冷了几分。

    凤惊羽依旧坐在原处,手持卷轴,安静的看着书。

    而这一次,洛云溪却没有跟来的时候那样补眠,反而是靠在车厢的角落,双目呆滞,凝视着一个角落,一直在发呆。

    少女身上散发出来那种淡漠的气息,在马车行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凤惊羽注意到了。

    他眸光微闪,落在角落的洛云溪身上。

    她双目失焦,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

    难道是刚才受惊过度了?

    凤惊羽轻轻放下手中的卷轴,这个动作也没能唤醒还在神游的少女。

    他蹙眉,突然开口,“不过几只虫子,就吓成这样了?以后不要妄称自己是神医了,免得贻笑大方。”

    洛云溪一愣,终于回过神来了。

    她没好气的瞪了凤惊羽一眼。

    想到先前他打算对自己使用蛊心术的场景,胸口顿时升起了一股怒意。

    可,一看到男人那张冷漠至极的脸,那股子怒意突然又瑟缩了下去。

    说好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呢?

    洛云溪暗暗的在心底将自己臭骂了一顿,然后赌气的将车窗推开,脑袋偏到一边,去看窗外的风景。

    郊外的气息很清新,也将她心中的压抑缓解了不少。

    凤惊羽皱了皱眉:这只小狐狸竟然没有顶嘴?

    “……”

    最是不会揣测女人心的凤惊羽干脆重新拾起了卷轴,继续看了下去。

    不过,刚才在山洞里的那一幕又重新浮现在脑海里:

    刚才,在她受惊过度防备最弱的时候,他对她用了蛊心术——

    凤惊羽未曾想过,这么多年来,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竟然会成为自己蛊心术第一个受试者。

    当初师傅教他这个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蛊心术应该算是歪门邪道,要尽量避免使用。

    可是,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的他,却发现自己连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都看不透了。

    拳头缓缓的收紧,凤惊羽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