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8、满脑子下流的人是你才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4本章字数:2002字

    “我——”洛云溪正要驳斥他的谬论,可肚子传来的绞痛让她压根使不出力气来。

    只能是躺在凤惊羽的怀里,弱弱的哼哼唧唧。

    她一边疼,一边抽空偷瞄了凤惊羽一眼:发现大魔王将她放下之后,直接就上手开始脱她的衣服。

    洛云溪登时吓得脸都白了,“凤惊羽,你还说你不禽兽,你都上手了你!你你你、你放开我,我要下去!”

    凤惊羽满头黑线,简直想打开洛云溪的脑袋,看看她到底什么脑回路。

    他行事向来干净利索,也不愿与别人过多解释。

    于是,在洛云溪手脚并用的捣乱之下,他干脆一把扯掉了她的腰带,将她两手缚在了头顶。

    洛云溪看到这个场景,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凤惊羽,你禽兽不如。你要对我来强的吗?就算你要来硬的,也麻烦你等我大姨妈走了之后再来好不好?你这样,是不是打算血漫金山啊!”

    眼看着自己的外套也被扒了,洛云溪干脆用力闭上了眼睛。

    有句俗话叫什么来着:如果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吧!

    自己既然嫁给了凤惊羽,早晚跑不了这一遭,就当被狗咬了好了!

    就在洛云溪胡思乱想的之后,她突然感觉腹部多了一双温热的大手。

    她一颤,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要来就赶紧的,不要这样折磨人好不好?

    不过,她想象中污污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反而有一股热意徐徐的从腹部注入,拂过自己的肚子,然后缓缓扩散到了四肢百骸。

    腹部内的绞痛瞬间消散了一大半。

    “呃,这是……”

    洛云溪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凤惊羽坐在自己身侧,大掌正覆盖在自己的肚子上。

    难道——

    难道这个大魔王正在帮自己缓解痛经?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洛云溪俏脸陡然涨红,一张叽叽喳喳的嘴也瞬间闭上。

    凤惊羽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怎么,不骂了?”

    “我……”洛云溪羞愧的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我好像误会了……”

    “误会了?”凤惊羽唇畔浮起一丝淡淡的笑痕,“误会什么?误会我脱你衣服是要对你怎么样?”

    洛云溪俏脸涨红,竟无言以对。

    凤惊羽才不放过她,“还是说,你一直就在幻想我对你怎么样,所以才会误会?”

    洛云溪一急,连忙反驳,“我才没有。”

    “嗤!”凤惊羽不咸不淡的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的洛云溪更加窘迫了。

    她干脆闭上眼睛装死,不再出声了。

    时间,就这样缓缓的从凤惊羽温热的掌心中流逝。

    随着腹部的热意缓缓流入,洛云溪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全身的血气都流通了。

    甚至,她都快要忘记自己来大姨妈这回事了。

    “哼哼,好舒服!”

    这种软绵绵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洛云溪星眸半眯,嘴里哼哼唧唧个不停。

    凤惊羽停下手中的动作,斜睨了一眼她。

    突然觉得洛云溪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乖乖被宁太妃挠肚皮的样子。

    如果她有尾巴的话,这会儿一定是舒服的绷直了。

    腹部的暖意消失,洛云溪狐疑的睁开了眼睛。

    凤惊羽毫不客气的放嘲讽:“很舒服?”

    洛云溪舒服坏了,乖巧的点头,“嗯。”

    凤惊羽凤眸半眯,嘴角扯出一抹极浅的弧度:“那,想不想做一点更舒服的事情?”

    “更舒服……”

    洛云溪抬眸,对上凤惊羽那张邪佞的俊颜之后,猛的往后一退,“你下流!”

    凤惊羽横着眼睛扫了她一眼,“我什么都没说,你就说我下流,看来真正满脑子下流东西的人是你才对。”

    “我……”伶牙俐齿的洛大神医再一次被九王爷噎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大魔王,每次总是给她挖坑。

    偏偏,自己还总是在他挖的同一个坑里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摔倒!

    洛云溪暗暗磨牙: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的智商有问题的,不然我怎么可能拿到医学博士的学位!

    灰溜溜的从床榻上跑下来,她眨巴着清眸,“王爷,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这话,她便溜进了后院的药方。

    将已经熬制好的药粉从万能系统里面取了出来,将簸箕上铺上两层油纸,再小心的盖上盖子。

    “喏,我可不是玩恩负义的人。基于刚才王爷缓解了我的腹痛,这个就当回礼好了。”

    洛云溪在凤惊羽的面前,掀开的盖子。

    半米长的簸箕里面,全部都是金黄色的药粉,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是……”凤惊羽微微蹙眉。

    洛云溪如数家珍,“这就是我最新研发出来的药粉,专门对付鬼崖下面的毒虫的。”

    凤惊羽那日就见识过洛云溪毒粉的厉害。

    想要生擒山洞里面的人,派手下的暗影去也未必不能。

    只是,他没有摸清楚底,不知道山洞里面到底还有多少毒虫。

    如果贸贸然派暗影出去,免不得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若是有了洛云溪的药粉相助,那就简单的很了。

    凤惊羽凝神看了一会儿簸箕里面的药粉,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下一瞬,戚风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拿下去准备。”淡淡的吩咐了一声之后,戚风就端着簸箕就下去了。

    不过,他前脚才刚刚踏出门口,身后就传来了洛云溪的声音:“戚风,这些只够一万只毒虫的用量。明天这个时候,你再过来,我再给你这么多。”

    听了这话,凤惊羽的视线朝着洛云溪的脸上扫了过去。

    她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之下,似乎多了一圈淡青色的阴影。

    戚风脚下的步子一顿,正打算回头。

    冷不丁听到身后凤惊羽的声音:“不必了,就这么多。”

    洛云溪一愣,不赞成的摇头,“王爷,您没必要这么心急。大不了我在熬一个晚上,明天再行动也不迟……”

    她的话还没说完,冷不丁觉得头皮一炸。

    抬眸的时候,果不其然的看到凤惊羽那几乎要黑成锅底的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