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1、王妃,王爷喜欢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4本章字数:2012字

    “走,姐姐带你去后厨,给你露一手,保证是你没吃过的好东西。”

    露珠本来就是个吃货,一听到有东西吃,杏眼登时亮成了两个小灯泡。

    “苏墨你好好休息,我跟王妃去后厨,给你弄点好吃哒!”

    急急忙忙打完招呼,露珠拎起裙摆飞快地朝着洛云溪追了过去。

    不一会儿,原本热闹的客房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苏墨从怀中掏出一小包药粉,上面还有洛云溪的温度和淡淡的梅花香气。

    他的眼眸逐渐变得深紫,里面波澜暗涌……

    露珠跟着洛云溪到了后厨,看着自家王妃开始揉面。

    然后又取了新鲜的牛奶跟鸡蛋,将它们混合之后不停的打圈圈,直到起了泡泡……

    看着洛云溪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东西,露珠直接就傻眼了。

    她想帮忙,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只能是撑着下巴,一脸疑惑的望着洛云溪在后厨里面忙忙碌碌,转个不停。

    “上锅蒸个一刻钟就可以了!”

    洛云溪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眯眯的望着蒸笼里面雪白的几个小团子。

    露珠就这么陪着她,蹲坐在后厨的门口,等糕点出锅。

    她扭头,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洛云溪:只见自家王妃因为忙碌,一张俏脸红扑扑的。

    不过,那双漂亮的眸子却像是黑瞿石一般,晶莹剔透。

    长长的睫毛就跟一把小蒲扇似得,眨巴眨巴就能够将人的魂魄勾去。

    “王妃,你长得可真好看。就连我看着你都心动,难怪王爷那么喜欢你!”

    露珠原本就是个心直口快的,心里想什么,嘴里也就跟着说出来了。

    不过,洛云溪听到这话之后,却是“噗”的一声,差点没笑喷出来。

    她转过脸来,伸手就去扯露珠右边的发髻,“瞎说什么呢?整个东陵谁不知道我是当朝皇帝故意用来羞辱凤惊羽的,他恨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唔唔——疼!”露珠护着自己的脑袋上的小啾啾,不服气的开口:“哼,我就是知道。我跟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就没见过那个女人能近王爷的身。王妃您可是第一个!”

    “嘁,又瞎说。”洛云溪翻了一个白眼,“呐,你可别以为我人在深闺,就什么都不知道。凤惊羽他以前可有过三个夫人,虽然算不得明媒正娶,但怎么也是进了这个门的。”

    一想到凤惊羽嘴上说自己有洁癖,可生活中却跟这么多女人有染,现在似乎又在打自己的主意,洛云溪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洛云溪有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洁癖!

    她的贞洁和第一次可是要留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凤惊羽这个家伙,还是有多远走多远吧!

    看到洛云溪那气哼哼的样子,露珠登时就急了。

    她连忙转身,双手拼命摇个不停:“王妃,你可不能听信外面的谣传。没错,当年的确是有人想尽办法的想要给王爷送人,而且有时候王爷还拒绝不得。但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进来之后,都被送到后院最偏僻的扶摇居养着呢,王爷一次都未曾过去,更甭提过夜了。”

    “嘁,美人如玉,佳丽三千,他一次都未曾去过?”洛云溪反问。

    “我用我下半辈子所有的糕点发誓:绝对没有!”露珠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他凤惊羽还是个男人吗?”

    “……”露珠被问的一惊,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那样子就好像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你怎么了,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你家王爷真不是男人?还是不行呀!”

    原本,洛云溪只是故意开玩笑,想逗逗露珠。

    谁知道她这话才刚刚说完,露珠一张圆嘟嘟的小脸登时一白。

    她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磕磕巴巴的扭头,“那个,王妃,我去看看火候!”

    说完这话,露珠飞也似得朝着后厨里面跑了过去,不停的往炉子里面添柴禾。

    洛云溪扭头,望着她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一双秀眉蹙了起来:“这是什么反应,难不成那个大魔王真的不行?”

    “噗——”她正要偷笑的时候,脑海深处突然响起了凤惊羽那邪佞的声音:

    “我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于是乎,洛云溪脑海里全被那日两个人缠绵纠缠的场景给霸占了。

    她又羞又恼,恨不得狠狠啐自己一口:“想什么呢,羞不羞啊!”

    说完这话,她也连忙起身,跑到炉子前面,开始跟着露珠一齐往炉子里面的添柴,甚至连里面的水快烧干了都不知道。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冷淡的声线:

    “你们再这样添下去,整个厨房都要被烧掉了。”

    这熟悉的声线让洛云溪心头一跳。

    她抬头朝着门口看了过去,只见一袭玄色锦袍,英气逼人的凤惊羽正立在门口。

    今日,他换了装扮。

    褪去了平素暗沉深邃的颜色,这一袭浅色长袍依旧挡不住他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

    只不过,少了一些压迫感,多了一些儒雅俊朗。

    这样的凤惊羽,是洛云溪从来没有见过的。

    有一瞬间,她又被惊艳到了:颜值高身材好就是没话说,穿什么都好看的不要不要的。自己一个女人,都忍不住要嫉妒他了。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凤惊羽还是牢牢的抓住了洛云溪想要掩藏的惊艳之色。

    莫名的,因为先前起争执而有些不悦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他嘴角淡淡一扯,勾出恍若不见的笑痕,薄唇微张,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花痴!”

    这两个字,可是直直的戳中了洛云溪的心脏。

    她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站了起来,“你说谁花痴呢?”

    凤惊羽阔步走到了她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谁流口水了就说谁!”

    “口水?”洛云溪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擦。

    可修长的指尖才刚刚触到唇角,她就回过神来了。

    她气哼哼的抬头瞪向凤惊羽,“你耍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