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2、洛云溪,没亲上你很失望是不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4本章字数:2000字

    凤惊羽只是直勾勾的望着她,然后突然腰一弯。

    这个动作太突然了,以至于洛云溪一下子没回过神来,两个人的唇差点就要贴到了一起。

    不过,在还有两指宽距离的时候,他又停住了。

    洛云溪吓了一跳,全身都仿佛僵住了似得,无法动弹。

    凤惊羽凤眸半眯,“没亲到,你很失望是不是?”

    “……是你个大头鬼啦!”洛云溪俏脸一红,连忙往后急急的退了三步,一脸的防备。

    凤惊羽高挺的鼻尖动了动,然后微微蹙眉:“你在做吃的?”

    洛云溪连忙挺起了胸膛,“没错!”

    “好像要烧糊了!”凤惊羽毫不留情的戳破。

    经过他的提醒,洛云溪扭头一看,发现小炉子下面的柴禾添的太多,火舌已经快要将蒸锅给盖住了。

    “啊,糟糕!”她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将蒸锅端起来。

    可手才伸到半空,冷不得后腰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拽了回去。

    洛云溪一回头,便扎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她还来不及发难,头顶上就传来了一道极其不悦的声音:“你疯了,手还想不想要了?”

    因为带上了几分怒意,所以凤惊羽的声音也不由的变大了。

    洛云溪一下子被吼懵了,只能是啜啜喏喏的开口,“我只是一时情急……”

    “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凤惊羽攥住她的手腕,眼神冷冽如冰。

    “你生气了?”洛云溪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算我受伤了,那该生气的也是我,你在生什么气,嘲我吼什么啊?”

    “你……”

    凤惊羽正要开口说完,冷不丁旁边一个弱弱的声音插了进来。

    “王爷,您别生气了。这里面的点心,是王妃特意为你做的。先前她惹您生气了,所以一回来就尽折腾这糕点了,说要给你送过去。刚才她一时着急……王爷,王妃不是故意顶撞您的。”

    露珠站在一边,睁着一双无辜的杏眼诚恳的说着瞎话。

    “我才没……”洛云溪正要开口辩解,冷不丁接到露珠飞来的一把眼刀。

    凤惊羽愣了一下,表情突然变得柔和了起来。

    他低头看向洛云溪,“你才没什么?”

    洛云溪愣了一下,飞快做了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才挤出一抹笑容来:“那个,露珠说的没错。要不是因为这糕点是给王爷准备的,我肯定不会这么着急的。”

    一边说着瞎话,洛云溪一边在心底鄙视了自己一万次:洛云溪啊洛云溪,你还是当初那个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五好青年吗?

    凤惊羽沉沉的看了洛云溪一眼,突然广袖一扫。

    原本已经裹住蒸锅的火苗就像是被兜头淋了个透湿一样,瞬间就灭掉了。

    一缕缕青烟幽幽的网上窜。

    洛云溪眼镜一亮,掏了抹布就打算去开盖子。

    可手还没碰到那个蒸锅,便觉着眼前一黑。

    下一秒,那个蒸锅已经妥妥的落到了凤惊羽的怀里。

    他右掌平摊,隔空将滚烫的蒸锅托住,那黑乎乎的斥锅,跟他的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搭配。

    可偏偏人家王爷就当没看见,只是淡淡的开口,“既然是替我做的,那我就收下了。”

    “……”洛云溪只能在心底哀嚎:这个玫瑰班戟坐起来很麻烦的,王爷你好歹给我留一个试试味道啊!

    “看在本王的王妃如此有心的份上,今晚本王也回你一份厚礼。”

    凤惊羽一双凤眸微微半眯。

    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顿时消弭大半,却只剩下无线撩人风情。

    不过,这份风情看在洛云溪的眼里,却是无限的危机。

    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衣襟,满脸防备的往后退。

    看到洛云溪这般反应,凤惊羽这一次破天荒的没有生气,反倒是垂眸扫了一眼掌心的糕点,随即转身离开了。

    等大魔王彻底走远了之后,洛云溪两手叉腰,转身就要去跟露珠算账。

    她一把捏住露珠小巧的耳朵:“来,说说看,是谁教你胡说八道的!”

    “啊啊啊——”洛云溪的力道并不重,露珠还是捧着耳朵哇哇大叫,“王妃饶了我吧!其实奴婢现在也后悔了呢,王爷从来就不喜欢吃甜点的。这次拿了回去,肯定要浪费了!”

    那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反倒像是洛云溪正在虐待儿童似得了。

    她又生气又好笑的松了手,再去戳露珠的额头,“古灵精怪的!”

    露珠连忙凑到洛云溪的面前,“王妃,您刚才自己也看到了吧?王爷一生起气来,还就您一个人说话管用。要是我刚才不那么说,王爷肯定不会放过您。”

    “……”洛云溪无语的望着露珠,“既然你这么机灵,那看样子以后也不用我做糕点给你吃了,你看了一次我怎么做的,自己应该也会了吧?以后就自己做吧!”

    说完这话,她一个转身就走了。

    露珠一听这话,登时就急眼了。

    她提起裙摆就追了出去,“王妃,露珠错了。露珠以后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奴婢刚才闻到那个什么玫瑰班戟真的好香啊,求求您再给奴婢做一次吧……”

    与此同此,凤惊羽也刚好回到了惊羽阁的书房。

    他坐在书案的后面,面前放着被烧的黑乎乎的蒸锅。

    而两米开外,是毕恭毕敬的戚风和樊先生。

    “爷,东西都准备好了。”戚风颔首开口。

    凤惊羽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相比于他的冷淡,樊先生面上却是凝结成了冰。

    他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将金算盘抖的清脆作响,“爷,按道理来说,那些东西应该都在皇家仓库里,民间是不允许私藏的。如今您动用这些,万一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发现,到皇上面前去参您一本……”

    樊先生的话还没说完,冷不丁就瞧见凤惊羽缓缓的抬起了眸子。

    那冰冷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让他后颈一寒,刹那间闭上了嘴。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