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4、抱紧了,别松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4本章字数:2009字

    露珠一脸单纯的望着她,“可是王妃,您跟王爷本来就是夫妻啊。你们拜过天地的,不算孤男寡女。”

    “那、那我也不去!”

    洛云溪一屁股坐在床沿,双手死死的扣住床边的柱子。

    夜色朦胧,外面随时就要下大雨,自己去找凤惊羽那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为了自己的贞洁,她打死不去!

    露珠走到洛云溪面前,歪着脑袋看着她,自己嘀嘀咕咕道,“王爷可真是料事如神。”

    “你说什么?”洛云溪不解的抬眸。

    露珠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王爷说您肯定不会去,所以他说一炷香之内您不过去,他今晚就来这边睡。”

    “什么!”洛云溪一听这话,登时拍案而起。

    靠,凤惊羽这个家伙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他明明知道露珠和苏墨在小筑里面住着,自己绝对不可能让他在这边过夜!

    所以那个阴险狡诈的家伙,才会用这件事来威胁自己吧?

    露珠眨巴了大眼睛,无辜的望着洛云溪,“王妃,刚才我在路上耽误了一会儿,马上就有一炷香时间了,您要过去吗?”

    洛云溪恨恨的磨牙,正气的大脑空白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

    “等我一下,马上出来!”

    说完这话,洛云溪直接钻进了内间。

    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好几件衣服。

    露珠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王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王妃,您这是……”

    洛云溪用力的将最后一件外衫的带子狠狠的系上,“我怕你家王爷看到我婀娜多姿的身材动邪念,这样比较保险!”

    说完这话,她才放心的朝着惊羽阁那边走了过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进惊羽阁了,可越是靠近,洛云溪心跳就莫名的加速了起来。

    紧闭着的书房里面,亮着微微的烛光。

    修长的身影倒影在门框上,落入了洛云溪的眼中。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伸手一把将门给推开,“王爷,你找我啊?”

    书房的内间里,凤惊羽一袭素色长衫,手持书卷,正在安静的看书。

    听到洛云溪的声音之后,他俊眉微微一挑,抬起了眸子。

    不过,在看到她裹得跟个粽子似得,漂亮的凤眸里颜色幽幽一暗。

    优雅的放下手中书卷,他起身,“我记得现在是三伏盛夏,不是三九寒冬。”

    我又不是傻子,我当然知道!

    洛云溪在心底大声的吐槽:要不是为了防你这个臭流氓,我至于这样吗,都要热死了!

    笑眯眯的上前几步,洛云溪指了指外面暗沉沉的天气,“这不是要下雨了吗,我自幼身子弱,怕变天着凉,就多穿了件衣衫。”

    凤惊羽走到了她面前,倾身上前,修长的指尖撩起她披肩的长发。

    那修长的脖颈后面,细细密密都是闷出来的汗水,不少的头发都被打湿紧紧贴在脖子上。

    “这是一件衣衫?”凤惊羽毫不留情的拆穿了洛云溪的欲盖弥彰。

    这里里外外、层层叠叠,没有八件也有三四件吧?

    这只小狐狸就不怕闷出病来么?

    洛云溪干巴巴的笑了笑,“我身体弱不行啊?”

    凤惊羽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当然行。只是,你当真要穿这么多?”

    一听此话,洛云溪心中登时警铃大作:就知道这个家伙再打自己的主意。

    于是,她斩钉截铁的点头,“没错,就穿这么多。”

    “不脱了?”

    “打死也不脱!”

    “那好吧。”凤惊羽压下眼底的笑意,像是妥协了。

    就在洛云溪松一口气的时候,她觉得觉得腰肢一紧。

    下一瞬,整个人居然腾空而起。

    “啊!”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手脚并用的缠在凤惊羽的胸口上。

    因为这个家伙,又故技重施,直接抱着她从窗口飞窜了出去。

    “你你你,凤惊羽你干嘛,放我下去!”洛云溪惊魂未定,大声抗议。

    凤惊羽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我们现在八丈高的地方,你确定要我放你下去?”

    洛云溪气结,“你……无耻!”

    凤惊羽轻嗤一声,“抱紧了,别松手。”

    话音未落,他便气沉丹田,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般,直冲向墨色的天际……

    整个过程中,洛云溪都是将脑袋埋在凤惊羽的怀里的。

    抬眼就是黑压压的乌云,仿佛整个天空随时都要塌下来。

    洛云溪甚至觉得,只要自己一伸手,就能触到天上的云。

    脚下黑洞洞的一片,放眼望去,十分遥远的地方才能看到几盏稀稀拉拉的灯光。

    “凤惊羽……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洛云溪窝在他怀里弱弱的开口。

    此刻的她,已经在天上“飞”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胃里似乎不停的在往外冒着酸水。

    凤惊羽低头扫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马上就到了。”

    话音未落,他运气一番,跃上了更远的枝头。

    “……”洛云溪强忍着头晕眼花的感觉,干脆伸手盘住了凤惊羽的脖颈。

    这样,她才没有那么费力。

    伴随着她的动作,凤惊羽只觉得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迎面扑来。

    蚊香暖玉在怀,他那双漂亮的凤眸颜色微微一深。

    右手也顺势攀上了她纤细的腰肢,再收紧了些:

    小狐狸身量虽然高挑,但是却很轻。

    对于长年累月习武的凤惊羽来说,单手抱起她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凤惊羽胸口好似有什么暖暖的东西正缓缓的溢出来,缓慢到他自己也未曾察觉。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凤惊羽终于停在了一处。

    四周乌漆墨黑的,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他正打算松手的时候,竟发现怀中的洛云溪趴在自己胸口,睡的正香呢。

    “……”他不悦的蹙了蹙眉头,伸手去捏她的鼻子。

    不过他才刚刚触到她精致的鼻尖,就被洛云溪不耐烦的一把给挥开了,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道:“露、珠……别闹!”

    “……”凤惊羽一时无语。

    就在这个时候,戚风却是从暗处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火把,越走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