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5、你对我做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5本章字数:2010字

    “爷,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嗯。”凤惊羽点点头,“马车呢?”

    戚风连忙转身,将他引到了马车的前面。

    凤惊羽打横一把将洛云溪给抱了起来,他躬身上前,便坐在了马车里面。

    马车的矮门大大的敞开着,八颗夜明珠将车厢里面映照的恍若白昼。

    凤惊羽端坐着,犹豫了一瞬,还是将洛云溪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不过这一动,睡梦中的洛云溪似乎有些不乐意。她哼哼唧唧的扭动着身子,寻找着最舒服的坐姿。

    好不容易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她又将脸贴在凤惊羽的胸口上,一双手亲昵的环住他精壮的腰肢,满意的继续睡。

    可整个过程中,凤惊羽却是僵直着身体,一双漂亮的凤眸里面颜色逐渐的浓重了起来。

    “唔……热——”

    不过还没一会儿,洛云溪突然又哼哼唧唧的皱起了眉头。

    凤惊羽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心中升起鄙夷:这么热的天气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衣服,怎么可能不热?

    他正要伸手替她除去几件外衫,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将手收了回来。

    紧接着,竟然双手一环,将怀中的小人儿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他气沉丹田,周身的血气开始运行,微凉的身体也逐渐变得热了起来。

    “唔……好热,讨厌!”

    他怀中的洛云溪这会儿就连额头上都细细密密的沁出汗水来。

    她迷迷糊糊的睡着,想要挣扎却又动弹不得。

    越是憋屈就越是闷热,她干脆跟自己较劲了起来,伸手就去拉扯自己的外衫,“好热!”

    凤惊羽眼底逐渐浮起笑意,望着她的动作,压根儿就没有要阻止的想法。

    洛云溪热的厉害,一张俏脸已然是红扑扑的了。

    这会儿一把竟是连着将三件外套一并给扒了下来。

    此刻,她身上只剩下一件自己原本的薄纱外衫。

    东陵民风开放,女人的着装有点类似大唐盛世的风格。所以这会儿在那淡绿色的薄衫下面,浅黄色的抹胸也显露了出来。

    洛云溪虽然纤瘦,但上次她晕厥的时候,凤惊羽就检查过了:她该有的地方可是一点儿也没有发育不良。

    所以这会儿她趴在自己胸前,细细的汗珠顺着雪白纤细的脖颈一路下滑。

    略过白皙的脖子,划过胸前的雪肌,最后落入那一抹仿佛深不见底的沟壑之中——

    偏是这无意识的举动,叫凤惊羽看了喉头微微一动。

    怎么说,他也是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少年,这会儿只觉得周身的血液全部都朝着一个地方冲了过去。

    什么时候,他竟然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了?

    想到这一幕,凤惊羽突然就恼怒了起来。

    一双英挺的俊眉倏地蹙起,双手一松,便将洛云溪推到了一边。

    那边,洛云溪被推了一把,浑浑噩噩的眼看着就要清醒过来的时候,马车外面却是突然响起一记炸雷。

    “轰隆隆——”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闪电,将整个世界照的恍若白昼。

    也将半睡半醒的洛云溪一个激灵吓得全部清醒了过来。

    “啊!”

    惊呼一声,她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可这一低头,就看到了掉落一地的外衫。

    看到这一幕,她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一把攥住自己胸前的衣襟,抬头悲愤的瞪着凤惊羽,小小兰花指儿一直颤抖着,“凤惊羽,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凤惊羽还在生自己的气,这会儿看到洛云溪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更是没有好颜色。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是!”

    “你问我?”洛云溪一下子愣住了。

    凤惊羽嫌弃的斜睨着她,“我从未见过在天上飞还能飞到睡着的,更奇怪的是,某人在睡着之后还要窝在我怀里,甚至嫌热开始脱衣服。要不是我把你推开了,我觉得你才会对我做些什么。”

    他一字一句说的十分笃定,那样子简直就让洛云溪找不到一丁点儿的漏洞。

    “你是说,衣服是我自己……”洛云溪不敢置信。

    凤惊羽挑眉,“不然呢?”

    “……”洛云溪突然想起刚才睡觉的时候,她做了一个十分短的梦。

    梦里,自己被人架在火炉上面烤,身上还裹着十几床厚厚的棉被。

    她被热的不行,便开始一层一层的扒自己身上的棉被——

    难道刚才那个不是梦,自己是在扒自己的衣服?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洛云溪的俏脸登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炸红。

    “那个……那个,你怎么也不知道拦一下我,真是的!”她哼哼唧唧地,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凤惊羽锲而不舍地拆她的台,“我记得刚才有人跟我说,她从小就身体弱,这会儿要变天了,所以要多穿几件衣衫。而且男女授受不亲,万一我阻拦了,你趁机赖上我怎么办?”

    “……”洛云溪满脸黑线。

    对于凤惊羽的厚脸皮她早就知道了,但是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刷新了她的三观了。

    为了避免尴尬,洛云溪连忙将脑袋转到一边,借着夜明珠的光亮,她望着窗外黑洞洞的夜色,开始转移话题,“咳咳,那个王爷这是什么地方啊,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轰隆隆——”

    洛云溪的话还没说完,窗外又是电闪雷鸣。

    那振聋发聩的雷鸣声,惊得她惊叫一声,转身一扑,不偏不倚的撞进了凤惊羽的怀里。

    望着刚才还红扑扑的小脸有些发白,凤惊羽也收了要戏弄她的念头,只是开口,“你怕打雷?”

    洛云溪小脸白了白,干干的笑,“那个,是个女孩子应该都怕吧。”

    凤惊羽凤眸闪了闪,似乎猜到了什么。

    他少有的将声线放的柔和了一些,“马上就要下雨了,雨落下来,雷声就没有了。”

    洛云溪一愣,这个大魔王是在安慰自己么?

    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就立马被她给否了。

    “才不可能,这个大魔王从来都是以戏弄、打击自己为乐趣,怎么可能会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