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6、带你看最美的烟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5本章字数:2055字

    就在她一个小声嘀咕的时候,一双温热的大手突然捂住了她的耳朵。

    洛云溪狐疑的抬眸,就在这个时候,窗外一道闪电划过。

    紧接着一记炸雷再次响起。

    不过,有了这双大手,洛云溪居然发现外面的雷声竟然没怎么传进来了。

    这个家伙动了内力,将声音隔除在外面。

    “……”洛云溪错愕的抬起眸子,恰好能够看到凤惊羽绝美的下颌线条。

    他看着外面,并没有看她。

    这也让洛云溪敢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看:这个男人真是妖孽,即便是从下往上看,还是360度毫无死角啊!

    即便是捂耳朵这种动作,由他做出来,都是别致的优雅。

    这个家伙,是在关心自己吗?

    洛云溪心头微微一动,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突然就有些加速了。

    片刻之后,有滴滴答答的雨滴砸在马车的顶棚,凤惊羽这才松开了双手。

    他颔首,冷不丁看到洛云溪那双闪亮亮的眸子,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他懊恼至极,干脆沉着一张脸,冷声道,“别犯花痴了,我只是喜欢安静,讨厌别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吵。”

    “……”刚刚才涌起来的一丝感激,在他不耐烦的话语里化为灰烬。

    洛云溪没好气的起身,气哼哼的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王爷,这大晚上的你不好好呆在家里睡觉,把我带到这荒山野岭的来干嘛?就算是你看我不顺眼要杀人灭口,在九王爷就可以了,何必跑到这里来,多此一举!”

    洛云溪被气着了,这会儿说话也是嘴上没个把门的。

    望着她那气哼哼的样子,凤惊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只是淡淡的说道,“没错,我要杀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不用大费周章跑到这里来。”

    “那你想怎么样?”洛云溪猛的转过身来,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面似乎有火苗在燃烧。

    凤惊羽也不看她,只是淡淡的说道,“今天吃了你的糕点,自然要给你一份回礼。”

    “回礼?”洛云溪疑惑的开口。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马车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巨响。

    不过这一次,洛云溪却没被吓到。

    因为这声巨响明显的跟刚才的炸雷不一样。

    她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只见天空亮了一下,然后便有无数绚烂的烟花炸开。

    天空中还在下雨,烟花竟然没有受影响,反而那绚烂的烟花在水滴的折射之下,将整个夜空都点亮了。

    “天,好美啊!”洛云溪不由的惊叹出声。

    上辈子她不是没有见过放烟花的,她的家乡在湘南,那边有个地方的花炮很有名气,各种各样的烟花她都见过不少。

    但是她万万没有料到,在雨夜里面放烟花,竟然还有这种效果。

    原本黑乎乎的夜空就好像不满了五彩斑斓的花火,如梦似幻,美的不似人间。

    “好漂亮!”洛云溪再次惊叹。

    话音未落,她干脆撩起裙摆就准备下马车了。

    可是,她的脚还没迈出去,冷不丁手臂就被身后的凤惊羽给攥住了,“不许下去。”

    “为什么?”洛云溪狐疑的发问。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又有一枚烟花炸开,然后四散开去,掉落在地上

    “咯哒咯哒!”

    几声清脆的响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打在马车上,然后掉落在了地上。

    凤惊羽这个时候才松了手,“你回头看看便知道。”

    洛云溪狐疑的扭头,从车厢的墙壁里抠出一颗夜明珠伸到了马车外面。

    “这是……”

    只见两三只半个拳头大小的毒虫拼命的在地上扭动着,几秒钟之后,那些触角就缓缓的停止了挣扎。

    紧接着,有鲜红的血从硬壳里面流出来,毒虫也跟着暴毙。

    也就是在毒虫暴毙的瞬间,洛云溪突然觉得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入了她的掌心。

    可摊开掌心却又什么都没有!

    “天呐,这是鬼崖下面的毒虫!”洛云溪惊呼一声,连忙将夜明珠收了起来,飞快的回道了车厢里面。

    惊魂未定的她扭头看向凤惊羽。

    要不是他是王爷,她一定会质问他是不是变态。

    好不容易从洞穴里面逃出来,现在居然还把毒虫放出来!

    放出来也就罢了,现在还带着自己到鬼崖这边来,是要把自己扔在这里被这些毒虫吸血身亡吗?

    “王爷,这就是你送给我的回礼?”洛云溪磨牙质问。

    此刻,马车外面连续有许多的烟花炸开,依旧绚烂无比,可是她再怎么看,也没有刚才那种感觉了。

    凤惊羽点头,“难道不漂亮么?”

    “你……”洛云溪正要发作,可是听着外面越来越多“咯哒咯哒”的声音,她只觉得周身的寒毛几乎全部都要竖起来了。

    “说实话,的确很漂亮。但是你一下子放这么多毒虫出来,要是它们袭击我们,我们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了!我还年轻,我怕死!”

    洛云溪咬牙切齿。

    凤惊羽没有丝毫紧张的表情,反而是一脸淡淡,“看样子,你很怕死?”

    因为“我还年轻,我怕死”这句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洛云溪说了。

    洛云溪冷哼,“没错,我无权无势没有背景没有靠山,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我自己。我能活到今日已然是不易,我惜命,当然怕死。”

    这一番话说得凤惊羽一愣。

    这个小狐狸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才十五六岁,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眸色微微一深,凤惊羽转开了话题,“怎么,洛大神医对自己研制出来的药就这么没信心?”

    一听这话,洛云溪便愣住了。

    她狐疑的看向凤惊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惊羽嘴角轻轻一扯,性感的薄唇边划过一抹恍若不见的笑痕:“你说是什么意思?”

    像是突然回过了神,洛云溪连忙转身趴到了马车的边缘。

    只见鬼崖下方有数十匹牛羊堆成一座小山,那新鲜的血液随着雨水淌过地面,几乎浸润了一切。

    鬼崖下面的大门被打开,嗅到血腥味儿的虫子一窝蜂的全部跑了出来,冲着那些由牛羊组成的小山堆冲了过来。

    只要它们聚拢到了一定的数量,便有暗影将准备好的火药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