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3、诡异噩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5本章字数:2007字

    洛云溪按着自己的胸口,还能听到“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天呐,怎么会这样!”

    她懊恼的倒在床上,两眼失焦的望着头顶的凤凰幔帐。

    唇间还弥散着凤惊羽的气息,还有那微凉的薄唇……

    “洛云溪,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居然还在回味!”

    洛云溪俏脸涨红,连忙翻身坐了起来,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不许想,不许想!”

    可思想就是这般,越是想要压下去的念头,却越发频繁的出现在脑海。

    凤惊羽沉重的喘息,幽深的黑眸,还有滚烫的大手——

    “不行,我得找点事情做才行了!”

    洛云溪眼前一亮,干脆进了空间。

    好几天没进去了,是时候进去搞卫生了。

    不过当洛云溪重新凝神进了万能系统的空间里的时候,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不管了,先搞卫生再说。

    洛云溪撸起袖子,开始擦拭小小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时辰之后,她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怎么回事,上次进来搞卫生也没忙活这么久啊?怎么觉得这卫生搞也搞不完死的?”

    搞不完?

    洛云溪突然眼前一亮。

    她猛的将手里的帕子一扔,飞快地跑到那一小块放置自己药品的架子上。

    她惊愕的发现,原本那一小块干净的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洗礼过一般,褪去了上面的厚重的泥土,居然露出了一小片钢铁状的物质。

    洛云溪前前后后的敲了好几下,觉得这个颜色十分眼熟。

    “这……这不是当初万能系统的科研室吗?”

    洛云溪一拍脑门,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今日科研室露出了一角,是不是他日整体全部都会露出来?

    洛云溪凝神,仔细回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一切。

    她刚穿越来的时候,空间里面就跟个小破土窑似得,突然露出真颜一定是有原因的。

    她一双秀眉蹙的紧紧的,将这几日发生过的事情一点一滴的在脑海里面回放,连一个细节没有错过。

    突然,那双闭紧着的眸子陡然睁开:

    洛云溪突然记起晚上自己跟凤惊羽去鬼崖的时候,有一个不起眼的细节。

    当烟花在空中绚烂开放之后,那些毒虫纷纷坠落。

    那个时候,自己从马车里面走了下来,正要靠近那些毒虫的时候,掌心似乎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刺痛。

    当时雨大夜黑,她没有注意。

    但是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洛云溪隐约记得当时有一股微热的气流从掌心窜了进来。

    “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她扶着下颌,冥思苦想。

    当初答应做万能系统体验者的时候,她并没有听说系统还能吸收什么东西啊……

    “不管了,改天再试试。”洛云溪望着收拾的差不多的空间,亮晶晶的眸子里面充满了期待。

    若是哪一日整个科研室全部都露出真颜,恐怕整个东陵大陆再也没有能够难住她洛云溪的病症了吧?

    想到这里,她漂亮的眸子几乎要眯成弯弯的月牙儿了。

    累了一晚上的洛云溪从空间里面出来之后,整个人困顿不堪,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夜,洛云溪睡的很沉,却并不安稳。

    睡着之后的她,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

    不管她怎么喊,怎么跑,整个世界都还是漆黑混沌的。

    “凤惊羽,你在哪里?”

    洛云溪不知疲倦的狂奔,想要找到一点点的亮光。

    平日里她最讨厌的凤惊羽,反而成了她唯一可以呼救的人。

    她仓惶的跑的,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在远处看到一点亮光。

    “太好了!”

    狂喜之下,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亮光那边跑了过去。

    亮光逐渐被放大,变成了一个圆形的出口。

    她小心翼翼的迈出了步子,可刚刚踏出这个出口,四周瞬间由黑暗变幻成了一个奢靡繁华的宫殿。

    富丽堂皇,高大恢宏。

    洛云溪拎着裙摆,奇怪的沿着高墙下的小路一直往前。

    不知道走了多久,面前突然窜过来一群身着异服的官兵,将她团团围住。

    紧接着,画面一转,她已经身处于皇宫大殿正中央的凤凰台之上。

    只不过,她整个人都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下面的干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

    她惊惧的挣扎着,可根本无法撼动缚住自己双手的绳索,反而那些绳索越收越紧,勒的她一双玉手涨的通红。

    “呵呵,瞧瞧那个贱人死到临头竟然还在挣扎。”

    洛云溪抬眸,只见五丈开外的城墙上,一道玲珑的身影优雅的矗立着。

    那女子身着五彩祥云锦袍,雍容华丽,一看就是极有身份之人。

    而她身侧,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亦是巍然矗立。

    因为相距太远,洛云溪无法看清楚他们的长相。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能够感受到他们投射过来阴鸷歹毒的眼神。

    男人抬眸望向凤凰台上的女子,不无惋惜的开口:“是你不知好歹,如果你早日将东西交给我,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冷冷的嗤了一声,男人大手一挥,“点火!”

    话音未落,立刻有官兵上前,将干燥的柴禾点燃。

    顷刻间,火苗飞快的引燃了一切,熊熊燃烧的火舌瞬间将十字架上的洛云溪给吞噬了。

    愤怒,仇恨,还有烈焰下的灼热瞬间充斥了洛云溪的大脑。

    火舌将她吞噬,她全身的皮肉都开始“滋滋”作响,剧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宛如千万把刀子割着她的皮肤——

    “啊——”

    幔帐之中,洛云溪惊呼一声,猛的坐了起来。

    “王妃,你怎么了?”正在外面候着的露珠听到她的叫声,连忙跑了进来。

    伸手撩起帘子,便看到洛云溪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俏脸煞白,精致的面庞上布满了汗珠,正在不停的喘着粗气。

    “王妃,是不是做噩梦了?”露珠连忙上前,握住了洛云溪还在轻颤的小手。

    洛云溪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仿佛能够感到那剧烈跳动着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