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4、帮我擦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5本章字数:2007字

    “嗯,做噩梦了,我没事。”她轻声回答着,“你替我去准备点热水,我洗个澡。”

    “是!”露珠点头,不放心的回头看了她好几眼。

    在她走出门口的时候,抬眼突然看到了站在二楼长廊上的凤惊羽。

    眼珠子一转,她嘴角露出狡诈的笑容。

    伸手将正在前院挑拣药材的苏墨招了过来,还不等他走进,就大声的道:“苏墨,你赶紧去准备热水。王妃刚才做噩梦了,现在吓得魂不附体的,我去给她准备点吃的。”

    苏墨一听洛云溪受了惊,手里的药材一扔,就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不过他的脚还没踏入门槛,就被露珠一把给拉住了。

    “……”苏墨眼神焦灼,皱眉不解的看向露珠。

    却见露珠一脸贼兮兮的,朝着他挤眉弄眼。

    顺着她的目光,苏墨抬头朝着对面的阁楼上看了过去:

    只见凤惊羽的正蹙着眉头朝着便看过来。

    “……”顷刻间,苏墨就明白了露珠的意思。

    她只是想借自己告诉凤惊羽这件事……

    广袖下的拳头紧了紧又松开,他转身默不出声地去了后院去准备热水去了。

    见苏墨这么识相,露珠也哼着小曲儿去厨房准备去了。

    她慢条斯理的准备吃的,一边吩咐小筑里其他的下人,这个时候谁也不许去前院打扰王爷王妃。

    洛云溪靠在床上,俏脸上血色还没恢复。

    她不是没有做过噩梦,只是今日这个噩梦实在是太真实了。

    而且从醒来之后,她脑子里面又开始像针扎似得疼的厉害。

    她本来就来着大姨妈,现在在来这么一下,她虚脱的动也不想动了。

    可这浑身湿湿黏黏的,实在是不舒服。

    洛云溪干脆脱掉了白色的亵衣,只剩下身上一件翠绿的肚兜。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洛云溪头也没回,就开始吩咐:“赶紧的,先过来替我擦擦背。我叫那噩梦吓得一身冷汗,现在黏糊糊的怪难受的。”

    不一会儿,温热的锦帕就轻轻的印上了她光洁白皙的肩膀。

    洛云溪侧身倚靠在枕头上,半眯着眼睛。

    那锦帕轻轻擦着自己的后背,动作生涩,时而轻时而重的。

    洛云溪正在神游天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倒是伸手去扯自己挂在脖子上的肚兜绳子:“这个脱下来会不会方便一些呢?”

    白皙细致的指尖才刚刚触到后颈上的细绳,她突然觉得后腰一疼。

    洛云溪不悦的转过身,开口就道:“你个小丫头干嘛呢,手怎么没轻没重——”

    不过,当她小脸彻底转过来的时候,整个寝室都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

    四目相对了十秒钟之后,一串高亢的尖叫声划破小筑的上空。

    “啊啊啊——凤惊羽你个流氓,怎么回是你?”

    洛云溪一把揪住胸前的蚕丝锦被,差点一个跟斗从床上翻下去。

    凤惊羽一双凤眸淡淡的瞟向她,“是你叫我过来帮你擦背的。”

    “我……”洛云溪被哽了一下,然后大声抗议,“哪有,我明明是叫露珠帮我擦背!”

    凤惊羽眸色一深,“你确定?”

    “……”

    好吧,她刚才的确是没有叫露珠的名字。

    不过那是因为露珠出去替自己准备洗澡水去了,这会儿有人进来,她肯定以为那人就是露珠啊!

    “你这分明就是趁虚而入!”洛云溪哭丧着脸指控。

    凤惊羽悠闲的倚靠在床边的圆木柱上,懒懒的望着她,“向来都是妻子服侍丈夫擦身体,现在我是我在服侍你,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洛云溪再一次拜倒在他的厚颜无耻之下。

    她气哼哼的别过脸,憋了一肚子的不愉快。

    “还知道生气,看来那个噩梦还没把你吓的太严重。”凤惊羽淡淡的开口。

    洛云溪“咦”了一下,扭头,半眯着眸子审视凤惊羽,“你怎么知道我做噩梦了?”

    凤惊羽:“……”

    洛云溪突然嘴角一扬,坏笑着道,“王爷,你刚才跑进来,该不会是为了故意转移我的注意力的吧?莫非……你在关心我?”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只是打算开个玩笑,借机奚落一下凤惊羽,就像他平日里奚落自己一样。

    只要他哑口无言,自己就可以好好的嘲笑他一番,以报平日被他戏耍的大仇。

    可当她看到凤惊羽一脸淡漠,目光幽深望着自己的时候,她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这个大魔王到底会说什么呢?

    该不会他真的是关心自己吧?

    此刻,凤惊羽竟发现洛云溪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里面似乎还有了一丝期待:她在期待些什么?

    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开口:“我的确是在关心你。”

    “……”洛云溪望着凤惊羽,心跳突然就开始加速。

    她没有听错吧,这个家伙真的说他是在关心自己!

    只不过,这份悸动还没持续一瞬,紧接着凤惊羽那低醇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要是不关心你,万一你被吓傻了,明日怎么去见太后?”

    “噗咳咳——”洛云溪差点没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凤惊羽,“放心吧,全世界都傻了,我也洛云溪也不会变傻的。不过是明日去见太后——太后?”

    洛云溪诧异的瞪着凤惊羽,为什么要去见太后?

    凤惊羽收敛的眸光,眼底似有一抹暗芒划过,“算起来,太后才能算是你婆婆,你我成亲这么久了,难道不该去见见?”

    “……”话虽然这么说没错啦,但是自从见识过宁太妃之后,她对宫里的那些妇人们当真是连虚与委蛇的心思都没有了。

    “不想去?”凤惊羽微微挑眉。

    洛云溪想也不想点头,“当然不想去。”

    “太后不是常与丞相府走动吗?”

    凤惊羽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叫洛云溪心头一惊。

    她连忙打哈哈,“就是因为她常跟我父亲来往,所以我才不想去啊。你也知道,我在丞相府根本就不受待见的。”

    该死的,差点就被凤惊羽给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