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2、洛云溪这只小狐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13字

    戚风的话叫凤惊羽淡淡挑眉,他抬眸看了过去:“接着说。”

    戚风点头,“王妃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太子的毛病,还当着众人的面将这话给说了出来。”

    “噢?”凤惊羽懒洋洋的心情瞬间就变的明朗了起来。

    广袖一拂,他坐了起来,“洛云溪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她就不怕太子灭了她的口么?”

    戚风继续道:“属下以为,王妃可能并非为了一时之气才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两个时辰之前,王妃派露珠将太子手下的商铺产业全部都调查了一遍。露珠只能查到一些明面上的,所以来找属下帮忙。”

    “嗤!”

    凤惊羽那冷冰冰的脸上,溢出一抹玩味的笑。

    他伸手懒洋洋的撑着自己下颌,修长的指尖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只小狐狸。”

    戚风抬眸看向凤惊羽,“爷,属下现在该怎么做?”

    凤惊羽轻笑:“我记得太子一直想要琅琊阁?”

    “爷?”戚风倏地抬眸,脸上是错愕,“琅琊阁那是……”

    凤惊羽广袖一扫,整个人就这么站了起来。

    荷塘边上,有清风徐徐而过,将他的衣裾带的纷扬。

    “既然是王妃的忙,你当然要帮。既然要帮,就不如帮到底。”

    凤惊羽将双手负在背后,戚风并没有看到他那幽深的眼底闪烁着不安宁的亮光。

    洛云溪,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给我多少惊喜?

    “这个忙虽然要帮,但也不能白帮。让太子用他一半的家产来换吧,这事关东陵国运,他不会吝啬的。”

    凤惊羽此话一出,刚才还一头雾水的戚风突然就想明白了。

    他连忙颔首:“是,属下这就去办。”

    待戚风离开之后,凤惊羽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那张冰冷的脸上浮着不悦的笑意:“看样子,最近我还是太宽容。那只小狐狸竟然想自立门户了?”

    说罢这话,凤惊羽广袖一拂,便朝着重楼前院走了过去——

    当日傍晚时分,露珠这才气喘吁吁的从外面回来。

    洛云溪一看到她回来,连忙站了起来:“怎么样?”

    露珠气喘吁吁的拍着胸口:“王妃,你知道吗,我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

    此话一出,洛云溪的好奇心瞬间全部都被勾了起来:“什么天大的秘密?”

    露珠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您还记得白天、白天咱们去大闹一场的琅琊阁吗?”

    洛云溪点头,“都打成那样了,怎么可能不记得。”

    露珠一双杏眼亮晶晶的,“其实,那个琅琊阁就是太子手下最值钱的大铺子,几乎相当于他一半的身家了。我听说,平日里琅琊阁经常往皇宫里面送补药。而且,不光是景阳城的达官贵胄会到这边来请药,就连许多外省的武林高手也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来求药呢!”

    “什么?”洛云溪一听这话,一双眸子亮的跟灯泡似得。

    早上从那边路过的时候,从外面看上去,洛云溪就知道琅琊阁绝非什么一般的药坊。

    只是没有料到的是,琅琊阁在东陵竟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想到这里,洛云溪的脸上浮起一丝兴奋:“这样的话,那改明个儿我还是得去一趟琅琊阁。”

    露珠一脸诧异:“王妃,那苦娘脾气那么暴躁,您还去那儿干嘛啊?万一她发起疯来,又要跟你动手怎么办?”

    洛云溪“嘻嘻”一笑,“怕什么,就算她想动手,那不是还有你在吗?”

    露珠愣了一下,突然回过神来,一脸骄傲的叉腰:“那是当然的,不是我露珠吹嘘,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动王妃一根汗毛!”

    顿了顿,露珠还是疑惑不解的蹙起了眉头:“那王妃,您去琅琊阁是……”

    洛云溪狡黠的眨巴了眸子:“叮嘱苦娘几句,好好替我看着琅琊阁,这段时间,什么贵重的药材就不要那么浪费的用了!”

    想到白日里,凭白浪费了一支馥郁草,洛云溪就仿佛是自己丢了一大笔钱一样,心疼的不行。

    露珠则是满头黑线:“替您看着?”

    洛云溪却不回答她,只是问,“你每个月月钱多少?”

    露珠说:“八钱银子。”

    洛云溪道:“下个月开始,给你加到八两银子一个月。”

    “八、八两?”露珠听到这话,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

    要知道,十两银子就够一个三口之家的平民一年的生活了。

    “怎么,还嫌少?”洛云溪挑眉。

    露珠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当然、当然没有。只是……王妃,您每个月才去账房领十两银子,您也没有嫁妆,哪里来的银子……”

    洛云溪轻笑:“现在我是身无分文,但是过一阵子,说不定我就变成整个景阳最有钱的女人了!”

    “……”露珠望着洛云溪的俏脸,恨不得伸手去探她的额头了:

    咋回事啊这是,怎么自己才出去一趟,自家王妃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所以这会儿,你去后院清理一个库房出来,以后咱们有用处。”洛云溪伸手就将露珠推了出去。

    露珠一头雾水的被推了出去。

    “那个王妃……”她正要转身,冷不丁面前的门已经被关上了。

    露珠僵在半空的手无力的垂下去,一脸懵逼的去后院收拾库房去了。

    露珠一走,洛云溪立刻转到书桌边上,思索了片刻之后,便写下了一张药方。

    望着右下方那一味“馥郁草”,她好看的秀眉突然又蹙了起来。

    她将毛笔放下,轻轻咬着右手大拇指,面露愁容:

    这馥郁草可没那么好找。

    她如今一没势力,二没钱财,想要在短时间里面弄到一颗馥郁草可没那么容易。

    眼珠子转了转,她干脆将药方折起来收进腰间,然后转身便出了房门。

    刚刚踏出小筑的房门,洛云溪一抬眸就瞧见惊羽阁书房的大门是敞开的。

    洛云溪心头微微一跳:平日里,但凡是凤惊羽不在,书房都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

    这会儿书房大门敞开,那就证明凤惊羽这会儿正在书房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