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采花大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8字

    直到,以她的力气再也拧不动了——

    “怎么办?”

    外面的重兵把守,就算有露珠在外面守着,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安全。

    而密室里面,馥郁草的香气也越来越浓郁。

    要是花真的开,不但自己这一趟白跑了,就连那价值连城的馥郁草也会失去它原有的价值。

    想到这里,洛云溪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借着微弱的亮光,她仔细的分析着罗盘上面的文字。

    虽然字面上的意思她看不太懂,但是古文字总归就是方方正正的形态,多多少少她还是能够猜出来一些的。

    “子……寅……”

    洛云溪突然眼前一亮:这不是阴阳八卦阵吗?

    她之前学习药理的时候,就必须要对古代的一些药理有所研究,所以阴阳五行八卦虽然懂的不是特别多,但是略知一二。

    “子鼠寅虎……”她屏气凝神,掐着手指头开始轻轻的转动罗盘——

    “咯哒——”

    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之后,最外层的阵法居然被她给解开了。

    洛云溪心中一阵狂喜,连忙按部就班,开始解第二层,第三层——

    直到整个圆圈只剩下中心的最后一层时,她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最后一层,她算不出来。

    罗盘越往中间,打开的概率越小,算错的几率越大。

    “最后一关,我不能放弃!”

    洛云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算最后一次试试运气。

    她将指针转到南偏北45度,将指针对准了寅虎的位置,正要按下中心开关按钮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细微的响动。

    该死的,她太认真了,竟然没有发现有人已经潜入了进来!

    洛云溪几乎是在自己回头的那一瞬间,就将指缝中的毒粉弹射了出去。

    果不其然,在她身后一米开外的地方,一个黑衣人旋身跃起,用内力将毒粉尽数弹开。

    “就差最后一步了!”

    趁着这个空隙,洛云溪转身就要去按开关。

    不管怎么样,她先进去将馥郁草取出来再说。

    可是,就在她指尖即将碰上按钮的时候,身后突然射出一段黑色的绸布,不偏不倚的缠在她手腕上,叫她动弹不得。

    “你……”洛云溪压低了嗓音,气恼不已的回头瞪着跟自己僵持的黑衣人。

    左手从脚踝处抽出短刀,一把将绸布割断。

    可刀还来不及收回去,那黑衣人就已经闪到了自己的跟前。

    洛云溪虽然没有内力,也不会什么高深的武功。

    但是总归是在部队里面摸爬滚打了那么些年,跟着特种部队的战士学了不少的防身术,对付一般的男人,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洛云溪干脆转身跟男人缠斗在了一起。

    她手中有刀,指尖还藏着毒粉,只要她看准时机,说不定还有赢的机会。

    两个人就这么打了是个回合,洛云溪发现这个黑衣人好像不是为了取自己的命而来。

    他只防守,却不进攻。

    洛云溪气急,干脆揣着刀朝他胸口刺了过去。

    只不过,她手里的刀才刚刚近他的身,那黑衣人一侧便叫她扑了个空。

    她脚下却被黑衣人故意撩起的腿绊了一下,她低呼一声,便朝着前面栽倒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摔个狗啃食,冷不丁腰间多出来的一只大手径直揽住了她的细腰。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怎么,打不赢就投怀送抱?”

    这个声音……是个男人!

    但是粗嘎沙哑的声音代表他故意将自己的真正的声线给隐藏了起来。

    “投你妹!”洛云溪忍不住骂了一句,整个人飞快的站了起来。

    反手就朝着男人洒出一把毒粉。

    男人向后一跃,唇间溢出一声嗤笑,“你的毒很厉害,但是我的轻功也不赖哦!”

    洛云溪哼了一声。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黑衣人就是个采花贼来的。

    从开始开始交手的时候起,自己一出招他就让,只是仗着自己动作快,不时摸摸小手,揽揽细腰,摆明了就是要吃自己的豆腐!

    她要是还跟他动手,那就是合了他的心意了。

    想到这里,洛云溪干脆一下子将掌心所有的药粉都洒了出去。

    趁着男人往后退的时候,她飞快的跑到密室门口,准备按下开关。

    可就在这个时候,男人鬼魅般的身影飞快轻轻一晃,就出现在了洛云溪的身边。

    大掌飞快的按在她手背之上,内力吸得她根本使不上一丁点的力气,“要是想把整个国公府的人都引过来,那就按下去!”

    到了这个时候,洛云溪哪里还会信这个登徒子?

    她恼怒不已的开始挣扎,压低了嗓音,“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总是要跟我作对?”

    男人暧昧的在她耳畔喷着热气,空出来的左手突然搭在她腰间:“你猜我是什么人?”

    男人从后面包围了过来,一双手臂已然是将洛云溪整个人都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而这会儿,他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左手亦是蠢蠢欲动,如弹钢琴一般的清点着。

    明明在被凤惊羽这般对待的时候,只有紧张、不安还有羞恼,可为什么这个男人碰自己的时候,却觉得胃部一阵恶心反胃呢?

    想到这里,洛云溪突然就爆发了。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左手猛的一扬,照着身后男人的脸上就抽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清脆巴掌声没有响起,手腕却是被人一把给握住了。

    洛云溪拼命的挣扎,眼看着就要往前面栽倒,身后的男人突然将手探了过来,猛的捞起了她的身体。

    只是……

    这掌心之中,是什么,怎么大大的,圆圆的,还……软软的?

    男人一时间仿佛没有反应过来。

    掌心那一团软肉触感极佳,叫他下意识的捏了捏。

    原本半垂在空中的洛云溪不敢置信的低头,发现从自己身后两只大手不偏不倚的握住了自己的小笼包。

    这个登徒子,居然……还敢捏!

    洛云溪此刻已然是气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她惊愕的盯着停在自己胸前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