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8、云溪,是你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16字

    “混蛋!”

    娇斥一声,洛云溪一个反手,用力朝着身后男人的脸上抽了过去。

    “啪!”

    只听见一声脆响,男人似乎也被打懵了。

    “我杀了你!”洛云溪羞愤到不能自已,正要扑上去的时候,却被男人一把擒住了双手。

    她抬脚就踹。

    男人也不含蓄,直接伸手就将她抱了起来。

    “混蛋,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姑奶奶是谁?”洛云溪气坏了,这会儿也开始口没遮拦了起来。

    男人慢条斯理的走到密室的门口,饶有兴致的问,“说说看,我还真不认识你。”

    洛云溪继续怒吼,“姑奶奶可是堂堂九王爷的王妃,你、你个采花贼敢占我的便宜,我叫九王爷把你碎尸万段!你放开我!”

    “嗤!”

    男人唇间溢出一声轻嗤,开始破解最后一层罗盘的密码:“九王爷?”

    洛云溪用力点头,“没错,九王爷凤惊羽就是我丈夫,他对我千依百顺,宠爱有加。识相的你就放了,我饶你一命。”

    “那九王爷知道他的王妃半夜来国公府偷东西吗?”男人聚精会神的解密,还抽空对着洛云溪放了一个嘲讽。

    “当然——”洛云溪的话还没说完,就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糟糕,她一定是气坏了。

    哪有偷东西的将自己的名号都报上来的啊?

    要是被凤惊羽知道这事,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想到这里,洛云溪又气又恼,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耳畔一声极轻的声响,“咯哒!”

    密室的大门居然被打开了!

    洛云溪眼睛一亮,不敢置信的望着轰隆隆的开启的大门,目瞪口呆。

    男人将大门打开的同时,也顺便将洛云溪放了下来。

    洛云溪一眼就看到了放在隔间里面,用一个透明瓷器装着的馥郁草。

    馥郁草外形上面来看,就是一株十分普通的草,可是叶子却是七色彩虹一般的颜色。

    “找到了!”洛云溪飞快的冲过去,连忙将馥郁草取出来,放在怀中。

    再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个黑衣男人正好整以暇的抱胸,靠在门口。

    露在外面的那双凤眸里面带着狭促,瞬也不瞬的盯着自己。

    “……”洛云溪防备的盯着他,然后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放在原地。

    最后才头,对着男人说,“看你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你也是来偷东西。怎么,没有你想要的?”

    洛云溪将整个房间打量了一番,发现里面还是有许多珍贵的东西。

    男人耸肩,“谁说潜入这里就一定是来偷东西的?”

    洛云溪白了他一眼,“也是,说不定你是看中了这里的小姑娘,来偷(和谐)人的!”

    “怎么样,我帮你解开了密码,你准备怎么报答我?”男人眼睛弯弯,很明显就是在笑。

    洛云溪冷哼一声,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有刺客,有刺客!”

    洛云溪俏脸一白,糟糕,该不会是露珠被发现了吧?

    男人扭头,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喏,既然我帮了你一次,那也不会介意再多帮你一次。”

    说罢,他突然冲上前来,一把将洛云溪抱起。

    “喂,混蛋,你放开我,你干嘛啊!”

    洛云溪又踢又捶,气的脸都白了。

    男人飞身跃到了二楼,直接将她从窗户那边扔了出去。

    在洛云溪飞出去的前一秒,她仿佛听到耳畔传来一道极其悦耳的声音:“我会去找你的。”

    “嘭”的一声,男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

    而窗户外面,洛云溪被扔了出去,“噗通”一声,直接摔到了地上。

    不过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儿的痛感。

    低头一看,身子下面居然被垫上了厚厚的枯草。

    她狐疑的抬眸,朝着二楼那边看了一眼:“难道他是早就准备好这些东西的吗?”

    二楼传来的打斗声越来越激烈,而院子外面的脚步声也越发的频繁了起来。

    洛云溪知道,再不走的话,她极有可能被赶来的侍卫活捉。

    “不管了,先跑了再说!”

    洛云溪猫着腰,沿着高墙飞快的往外面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眼看着侧门就在眼前,洛云溪眼前一亮,心中狂喜,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声冷斥:“什么人?”

    靠!

    洛云溪在心底哀嚎一声。

    怎么走了九十九步了,最后一步还是被人抓个正着?

    “站住!”身后又是一声怒斥。

    洛云溪才不管呢,这个时候她真的站住才是大傻X!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衣料摩挲的声音。

    洛云溪的手搭上门闩的时候,突然一把冰冷的利刃搭在了她的脖颈之上:“再动一下,我就不客气了。”

    感受着脖子上的冰冷,洛云溪干脆放弃了抵抗。

    自己历经艰辛,甚至还被人占了便宜才弄到的馥郁草,却在与胜利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被……

    “唰!”

    脸上的黑布突然被人扯了下来,洛云溪直觉的眼前一亮。

    等她再定睛一看的时候,耳畔响起了一个惊喜的声音:“云溪?”

    这个声音是……

    洛云溪眯了眯眸子,将灯笼推开一些,果然看到了闵玉堂的俊脸。

    “啊,世子是你啊?”她尴尬的笑了笑。

    唉,真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惊喜之余,在看到洛云溪那有些不自然的脸色之后,闵玉堂回头又看了一眼矮楼,突然明白了什么:“是你?”

    洛云溪一咬牙,干脆和盘托出:“世子爷,其实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听说国公府有一株馥郁草,我想借用一下。我在密室那边留下了一封信,一个月之后,我会归还两颗。”

    闵玉堂目光复杂的望着洛云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洛云溪面带愧疚,“我知道馥郁草很珍贵,而且你们家这颗已经快要成熟了。这馥郁草马上就要开花,若是在开花之前没有练成药的话,它就再也没有用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