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9、怒火滔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5字

    见闵玉堂一直没有开口,洛云溪突然叹了一口气。

    她恋恋不舍的从怀里将馥郁草拿了出来:“对不起,不管我有什么理由,不问就取本来就不应该。如果……”

    “不必了。”

    闵玉堂突然开口。

    洛云溪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嗯?”

    闵玉堂放下了手里的剑,笑的如同春风一般的和睦:“这馥郁草原本就是我父亲找过来准备献给皇上的,不过皇上最近没有召我父亲进宫,所以耽误了。你既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借药,就代表一定是很重要且很紧急的事情。这珠药草交给你,也不算是暴殄天物了。”

    “世子爷……”洛云溪突然一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闵玉堂笑了笑,“之前你替舍妹续上了双手,现在她双手灵活,父亲原本就想找机会感谢你。只是,不方便去九王府罢了。若是父亲知道,他也不会反对的。所以,你就心安理得的收下吧。”

    “谢谢。”洛云溪不再推辞,“不过既然是借,我就答应你。一个月之后,我一定还你两株。”

    知道洛云溪是个倔强的性子,闵玉堂为了让她心安也就不再推辞了:“好。”

    顿了顿,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听说,你明日要进宫?”

    “进宫?”洛云溪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凤惊羽说过的话。

    她点点头,“嗯,没错。”

    闵玉堂道:“那你明日一切小心。”

    洛云溪看到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的心生好奇:“为何这么说?”

    闵玉堂叹了一口气,面带愧疚:“今个儿我见九王府的赫敏小姐过来了,不知道跟玉绮说了什么,那丫头怒气冲冲地就要进宫。玉绮她脾气不太好,万一又做了什么事情……”

    洛云溪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

    难怪这几日她没有看到赫敏出来,原来是躲在角落里憋着一肚子坏水呢!

    能够让闵玉绮怒气冲冲的,无非就是个太子。

    好个赫敏,自己放她一马,她到是在这里不死不休了。

    想来一定是那日自己去琅琊阁被跟踪了,跟太子打了个照面,就被赫敏拿来添油加醋跟闵玉绮说了一番。

    “世子爷不必担心,我会小心的!”

    她洛云溪可不是什么软包子,任人搓圆揉扁的。

    上次自己送给赫敏的那一块小方巾不知道她用了没有,如果用了,算算日子,再过两三天应该就要发作了吧。

    这个时候,洛云溪简直就要佩服死自己当初的聪明了,她怎么就能想到给赫敏那朵白莲花下绊子了呢?

    “其实,你也不必担心。明个儿我会与玉绮一并进宫,我会保护你的……”

    急吼吼的说完这话,闵玉堂突然又觉得不妥,俊脸上浮起两抹可以的红霞:“我的意思是,我会看着玉绮,不会让她做傻事。”

    “谢谢,世子爷,那我先走了!”

    洛云溪没有多想,只是笑的一张俏脸如同月光狡黠,娇俏动人,叫闵玉堂都忍不住晃了神。

    眼看着她转身就要离开,闵玉堂突然急急的开口:“云溪!”

    “嗯?”洛云溪回头。

    闵玉堂轻咳了两声,脸上红晕更重,只是天色暗沉,洛云溪看不清楚罢了:“以后你还是叫我玉堂吧。”

    “好的,玉堂!”

    洛云溪对情事这方面向来就很粗线条。

    她只当是闵玉堂觉得他叫自己名字,而自己理所应该也叫他的名字罢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这清脆的一声“玉堂”硬是将国公府的世子爷叫的脸色涨红,半响没能回过神来:“云溪……”

    而洛云溪和闵玉堂不知道的是,这里发生的一幕,均是被围墙上的两道高挑的身影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爷……”戚风满头黑线,只觉得自己周身的皮肤都莫名其妙的绷紧了。

    而站在他身边的凤惊羽亦是脸色铁青,那极低的气压几乎扩散开去,叫人窒息。

    “嗤!”

    唇间溢出冷嗤,凤惊羽脸色露出残忍嗜血的冷笑:“你们的王妃可真是好本事!”

    说罢这话,他带着滔天怒火,整个人旋身跃下城墙。

    戚风连忙追了上去,心中忐忑不安。

    刚才时候他掳走了露珠,将她带到了院墙外面。

    可他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一行武艺高强之人故意在缠着自家王爷。

    即便是凤惊羽武艺高强,但那些死士却是一波一波的冲上来以卵击石,明显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缠住他。

    好不容易他们将那群死士全都清理完毕之后,竟然就看到了这一幕——

    要知道,自家王爷的占有欲那是极强的。

    属于他的东西,别说是被别人碰,就算是被人多看一眼,王爷也会挖了他们的眼睛。

    只是自家王妃反应迟钝,才看不出来这个闵国公府的世子爷正惦记着她呢!

    这一次,王爷是当真发怒了,王妃,您可就自求多福吧!

    戚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纵身朝着凤惊羽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彼时,在国公府的外面,洛云溪找到了等在外面的两匹马。

    而露珠这会儿正趴在马背上,睡的云里雾里的。

    “露珠,露珠?”洛云溪焦灼的上前,拍了拍她的脸。

    脑中的万能医疗系统也应声启动,飞快的探了一边露珠的身体,得到的结论是正常。

    洛云溪松了一口气,掐了她的人中几下之后,露珠倒抽了一口气,猛的坐了起来:“王妃!”

    洛云溪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不是叫你在外面等我吗,怎么自己跑这里睡觉来了?”

    露珠一脸委屈:“我蹲在那儿,不知道被谁给打晕了,醒来就在这里了。”

    “打晕了?”洛云溪一脸狐疑,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回头扫了一眼,“赶紧走,国公府的人追出来了!”

    露珠也不含糊,抓紧了缰绳,扬鞭纵马,飞快的朝着九王府的方向飞驰了过去。

    等她们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到了九王府之后,洛云溪终于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