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1、别让我恨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38字

    洛云溪一双腿也是没命的踹了起来,“凤惊羽,你放开我,放我下来——”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洛云溪只觉得小屁屁那边传来一阵刺痛。

    她浑身一僵,不敢置信。

    凤惊羽那个混蛋,刚才居然打她的屁屁!

    “凤惊羽——你、你居然……”洛云溪又羞又恼,气的话都说不完整了。

    凤惊羽脚下的步子没停,“怎么,小时候没被打过屁股?”

    “你……你混蛋!”洛云溪直接给气疯了。

    这个混蛋,打自己的屁屁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我跟你拼了!”洛云溪尖叫着,手脚并用,又挠又踹。

    “啪啪啪!”

    紧接着,三道清脆的声响就这么落在她的小屁屁上,而且力道明显的比刚才要重了几分。

    洛云溪哀嚎一声,只觉得自己的屁股立马就要红肿起来。

    “凤惊羽,你欺负人!”洛云溪委屈的不行。

    凤惊羽依旧是冷着一张俊脸,“你要是再想被我欺负,还可以继续踹。”

    “嘤嘤嘤——”洛云溪被倒挂着,脑袋充血十分难受。

    小屁屁那儿又挨了揍,此刻她更是委屈的不行。

    原本只是哼哼唧唧两声,可谁知道哼了两声之后,愈发的带劲,最后干脆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呜呜呜,凤惊羽你混蛋,你欺负人——呜呜,你欺负我一个人,欺负我娘亲早逝,欺负我爹爹不疼,所以才打我——”

    洛云溪越说越伤心,到了最后,竟然真的流下了眼泪。

    而这个时候,凤惊羽也走进了闺房。

    在迈进门槛的时候,脚一踹,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

    “嘭”的一声闷响,将洛云溪给惊醒了。

    她趴在凤惊羽的背上,环顾四周,“哎,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她的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整个人就径直的被扔到了床上。

    “唔——”

    尽管床上垫了厚厚的棉被,可就这么被扔上来,洛云溪还是被摔的七荤八素的。

    她还没来得及坐起来,突然觉得身上一重。

    定睛一瞧,发现凤惊羽那个家伙居然欺身而上,压到了自己的身上。

    “……”望着他那依旧怒火中烧的双眸,洛云溪终于回过神来。

    这个家伙,他肯定是想对自己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洛云溪一个翻身,飞快的朝着床角那边爬了过去。

    可是她才刚刚转过身,就被人一把攥住了脚踝,重新给拖了回去。

    凤惊羽居高临下,将她整个人都圈在自己的阴影之下:“怎么,还想逃?”

    洛云溪分明就能感受到他压抑着的愤怒,她很不解,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王、王爷,你、你想做什么?”

    洛云溪跑不掉,这回吓得脸都白了。

    凤惊羽看到她这般害怕,这般抗拒自己,胸口憋着的那一口气突然就爆发了出来。

    之前在闵国公府,她对闵玉堂根本就不是这种态度。

    她在对他笑,清甜的唤他“玉堂”。

    凤惊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只知道自己现在胸口郁闷的就像是有无数块大石头压着,他恨不得将闵玉堂碎尸万段。

    “你说,我想做什么?”凤惊羽一双赤红的眸子盯着洛云溪。

    那样子就好像饿了许久的雄狮看到了可口的猎物,恨不得立刻就将之吞噬下腹。

    洛云溪惊慌失措的往后缩,她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襟。

    这样的凤惊羽跟平时不一样,他不会怜惜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洛云溪越发的抗拒了。

    她连连摇头,“可是、我——我身上还……”

    见她这个时候还在找借口,凤惊羽的怒火愈发的高涨了起来。

    他一把擒住她的下颌,颔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已经过去七天了,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洛云溪俏脸又是一白:这个混蛋,连自己大姨妈走了都算的这么清楚!

    可是,就算认命,她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将自己交给凤惊羽。

    两个没有感情的人,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我不要!”洛云溪猛的抬头,坚定不移的望着凤惊羽。

    可偏就是她眼中这过于坚定的拒绝,越发的叫凤惊羽恼怒。

    “你现在是我的王妃,你……没有资格说不要。”

    趁着洛云溪推拒挣扎的时候,凤惊羽一把扯掉她的腰带,缚住了她的双手,将之绑在床头。

    洛云溪惊惧不已,被凤惊羽的举动吓坏了:“凤惊羽,不——别这样!”

    凤惊羽十分恼怒,一把将洛云溪身上黑色的夜行衣给扯去。

    白皙细致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翠绿色的肚兜映衬着她越发肤白胜雪。

    凤惊羽颔首,在她脖颈上吮出了一朵红梅。

    一双大手也不是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肆无忌惮。

    洛云溪在上辈子的时候,唯一谈过一次恋爱也才仅限于牵手。

    这会儿被凤惊羽这般凌虐,她又惊又怕,身体反馈的感觉酸麻的叫她浑身发软。

    这种既屈辱又不能自已的感觉叫她几乎快要崩溃。

    就在凤惊羽一把扯开她身上唯一的遮蔽物的时候,洛云溪突然崩溃的流下了眼泪:“凤惊羽,别让我恨你——”

    这声音十分微弱,甚至还带着一丝哀求。

    却成功的叫凤惊羽停下了肆虐的动作。

    他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颔首望着洛云溪胸口上已经遍布的青紫吻痕,突然就愣住了。

    他是战神,是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阿修罗将军。

    他冷酷无情,他六亲不认,他没有感情——

    可现在呢,他居然因为一个名字,情绪失控到了如此的地步!

    他还是凤惊羽吗?

    洛云溪噙着一双泪眼,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那娇俏的小脸闪烁着我见犹怜,叫人忍不住想要蹂(和谐)躏一番。

    可现在,凤惊羽那双通红的凤眸却突然冷却了下来。

    周身因为她而澎湃的热血也在这一瞬间冷却凝固了下来。

    就连被束缚住的洛云溪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很好。”

    凤惊羽伸手,冰冷的指尖在洛云溪胸口上的青紫吻痕上点了一下,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之后,竟然一个旋身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