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5、你上来做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0字

    洛云溪望着他高大的背影,胸口憋闷的厉害。

    她紧紧咬唇,拎起裙摆跟在了凤惊羽的身后。

    她不停的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这个男人心眼就针尖那么点大,自己不跟他一般计较。

    当一行人走到九王府前门的时候,开路的两排侍女已经列队站好了。

    两台马车一前一后的停在大门口。

    前面的一辆,是凤惊羽经常乘坐的梨花木的马车,琉璃顶盖,八个宝珠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

    后面的一辆马车相较之下,显得朴素大方许多。

    很明显,前面那辆马车是给凤惊羽和洛云溪准备的。

    而后面的,便是给两位主子贴身的奴婢准备的,这是所有达官贵胄家眷出行的最基本标配。

    戚风将马车的矮门打开之后,凤惊羽身形利落,优雅的坐了进去。

    洛云溪跟在后面,尽管心中有千万个不乐意,却是还是在露珠的推拉之中磨磨蹭蹭的朝着马车那边走了过去。

    不过,她才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肩膀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

    下一瞬,两道身影就抢在了前面。

    洛云溪定睛一瞧,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赫敏和她的丫鬟芍药。

    只见芍药恭恭敬敬地扶着赫敏的手,将她往马车上送。

    赫敏嘴角噙着得逞的笑,斜睨了洛云溪一眼,那脸上满是胜利者的姿态。

    洛云溪站在原地,嘴角挂着冷笑。

    她扭头看了露珠一眼,“露珠,还不去帮赫敏小主一把?”

    露珠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连忙阔步上前。

    那边,赫敏才刚刚抬脚,后腰就冷不丁一把被露珠被拽住了。

    下一瞬,她只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跟着一轻——

    “啊——”赫敏一声凄厉的惊呼。

    因为她整个人就这么被露珠拽着后腰给抓了起来。

    露珠看上去单薄,但是力大无穷,直接将赫敏拎起来跟拎小鸡仔似得扔到了一边。

    “嘭”的一声,赫敏摔了一个屁墩,摔的是七荤八素,头晕眼花。

    一见清除了障碍,露珠得意的拍了拍手,连忙扶着洛云溪准备上马车。

    “小主,你没事吧?”芍药连忙上前把赫敏给扶了起来。

    赫敏这会儿摔的后腰都扯着疼,可一看到洛云溪要上马车,她就着急的不行。

    “赶紧扶我起来!”赫敏低斥一声,在芍药的搀扶之下飞快的奔到了马车前面,拦着洛云溪质问:“表嫂嫂,你太过分了!”

    洛云溪愣了一下,随即回头笑道:“我怎么过分了?”

    “你不让我上马车,还纵容奴婢伤我!”赫敏梨花带泪的控诉,不时用眼睛瞟向凤惊羽,却没有得到回应。

    洛云溪干脆不打算上马车了,“太妃娘娘的确是答应让你跟我过来,我也答应了。但是,你怎么过去,那也得听我的。”

    说罢,她指了指后面的马车,“喏,那边才是你的位置。明白了吗?”

    顺着洛云溪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后面那辆给下人乘坐的马车矮门正大喇喇的敞开着。

    而马车前面,露珠侧身坐在边上,正冲着赫敏招手:“赫敏小主,赶紧上来呀,要是耽误了时辰太后会怪罪的!”

    瞧见露珠的样子,赫敏更是气的差点一个仰倒。

    她不敢置信的瞪圆了双眸,“表嫂嫂,你说什么?”

    洛云溪慢条斯理的将双手环在胸口前,一双漂亮的秀眉微微一挑:

    “平日只知道你身体娇弱,没想到现在连耳朵也聋了?”

    “你……”赫敏没有料到洛云溪竟然敢当着凤惊羽的面前,这么跟自己说话。

    难道她当真一点都在乎她在凤惊羽面前的形象吗?

    赫敏又气又急。

    若是这次是跟着下人的马车一并进宫,那她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情急之下,她眨巴了双眸,瞬间热泪盈眶。

    她娇滴滴的朝着凤惊羽那边看了过去,梨花带泪:“羽哥哥,您……您可要替我做主啊,表嫂嫂她……”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凤惊羽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

    洛云溪冷冷的在心底比出中指:这个大魔王装什么装,从头到尾他丫的就坐在马车里面,事情所有的经过谁能有他看的清楚?

    而另一边赫敏见凤惊羽接了自己的话,哭的更加伤心了:“羽哥哥,姑母让人陪着表嫂嫂一并进宫,免得她出纰漏。现在表嫂嫂竟然要我去跟下人同乘一车……”

    说着,赫敏似委屈到不能自已,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凤惊羽淡淡的抬眸,扫了洛云溪一眼。

    洛云溪干脆双手环胸,气势汹汹的瞪了他一眼。

    那样子仿佛就在说:姑奶奶今个儿就非不让她上着马车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懒洋洋的收回目光,凤惊羽淡淡的开口:“就这点小事?”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不过就是乘马车而已,就随她便是。”

    赫敏一听这话,眼睛都发光了。

    她就知道羽哥哥不会扔下自己不管的,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青梅竹马,这个什么劳什子便宜王妃算什么?

    而另一边,洛云溪听到凤惊羽这话,也是差点气到七窍生烟。

    凤惊羽这个混球绝对是故意跟自己对着干的!

    看到赫敏喜滋滋的就要爬上马车,洛云溪旋身就朝着后面走:好啊,既然你们郎有情妾有意,那你们两个人一起坐好了!

    只是,她脚下的步子还没来得及迈出去,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凤惊羽凉薄的声音:“你上来做什么?”

    洛云溪一愣,好奇的扭头看了过去。

    此刻,赫敏正爬到一半,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疑惑的抬眸看想凤惊羽,“羽、羽哥哥?”

    凤惊羽眼底的嫌恶丝毫没有掩饰,修长的指尖从广袖下面探了出来,朝着洛云溪的方向点了点:“看来你果然是有耳疾啊。”

    “羽哥哥?”赫敏这会儿更加的一头雾水。

    凤惊羽终于抬眸望向赫敏,“我刚才那句话是跟你说的。”

    “嗯?”洛云溪愣了一下,突然就回过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