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6、这是你最后一次拒绝本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17字

    凤惊羽刚才那句“不过就是乘马车而已,随她便是”是赫敏说的,也是就说他的意思是让赫敏听自己的?

    “……”这个大腹黑,耍别人真的很开心吗?

    赫敏似乎也回过神来了,她不敢置信的望着凤惊羽,“羽哥哥,你、你也让我去后面?”

    凤惊羽似乎有点烦躁,冷冷的瞪了赫敏一眼:“不然呢?”

    赫敏这会儿又尴尬又耻辱,她没有料到就连羽哥哥都站在洛云溪那边。

    可今个儿早上是她自己想尽办法要进宫,好不容易宁太妃松了口,自己若借故不去,恐怕又要惹得宁太妃勃然大怒。

    可自己若是去了,就是跟众人证明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下人而已——

    想到了这里,赫敏更是将洛云溪恨死了:要不是洛云溪,她不可能沦落到这般两难的地步。

    “还不上来?”凤惊羽冷冷的睨了洛云溪一眼,随即旋身落座。

    洛云溪扭头,接受到了赫敏怨毒的目光,她无辜的耸了耸肩膀,一副我也不想的表情,更是差点没把赫敏气的呕血。

    带洛云溪进了马车之后,整个车队才缓缓的开始前行。

    凤惊羽指尖轻轻一按,马车车厢的墙壁里就伸出来一个小小的暗格。

    他从里面掏出一本书就开始看了起来。

    马车行进了约莫一刻钟,这个过程中他硬是一眼都没有看洛云溪。

    洛云溪这会儿心里憋着一口气,见凤惊羽不搭理自己,她也气哼哼的挑了一个距离凤惊羽最远的位置坐下了。

    她小心的撩起矮窗,瞬间就有街外嘈杂的声音传进来。

    不知道为何,洛云溪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扭头看向了凤惊羽,果不其然的看到他突然蹙了一下眉头。

    于是,她条件反射的将窗棂放下了:

    这个大魔王喜静,最讨厌的就是嘈杂的环境。

    想到这里,洛云溪忍不住偷偷的瞄了凤惊羽一眼:

    这个大魔王平日里气势恢宏,走到哪里都是光芒万丈的,就好像是自带特效一样,那气场大的吓人。

    可是,每次只要他安静的坐在那儿,身上那嚣张跋扈的气势瞬间就收敛了七八分。

    特别是他现在这个样子。

    安静典雅的气质慢慢的从他身上流泻下来,在这狭窄的空间里面,所有的光芒似乎都聚集在他的身上,让人根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洛云溪撑着下巴,脑袋里面的思绪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直到眼前微微一暗,她才突然回过神来。

    只见一张放大的俊颜陡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啊!”洛云溪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猛的往后一退。

    “嘭!”伴随着一声闷响,她的后脑勺也重重的撞上了马车的车壁。

    “好疼!”虽然车壁上裹着厚重的棉絮,但这一下还是够洛云溪受的了。

    她捂着后脑勺,愤愤的瞪着眼前的人,气的大骂,“凤惊羽,你干什么啊?”

    凤惊羽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望着她,“露珠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件事?”

    洛云溪一愣,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她一边揉着自己的后恼勺,一边开口:“什么事?”

    凤惊羽嘴角轻轻一扯,随即挨着洛云溪的位置就坐了下来,一双迷人的凤眸半眯,看上去很是惬意的样子:“从前有一个花痴女多看了我一眼,就活生生的被人把眼珠子给抠出来了……”

    凤惊羽这话说的就好像吃饭一样平常,可听在洛云溪的耳里却叫她周身的血几乎都要凝固了。

    “……”

    这个大魔王是在说自己吗?

    刚才,自己好像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这个大魔王要挖自己的眼睛?

    想到这里,洛云溪一个激灵,猛的将放在后脑勺上的手挪到自己的眼睛上:“我、我没有看你!”

    “不过你是个例外!”凤惊羽凤眸凉薄,一双微凉的大手直接握住了洛云溪的手腕,将她的手挪开。

    秀气修长的指尖下,她那双灵动漂亮的眸子逐渐露了出来。

    “我、我是个例外?”洛云溪愣了一下,似乎没有回过神来。

    凤惊羽大手一个用力,拉的她跌坐在自己的怀中,双手一圈,将她整个人都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温热的呼吸喷在耳畔,瞬间就叫洛云溪紧张了起来。

    “凤、凤惊羽,马上就到皇宫了,你、你别这样——”洛云溪受惊过度,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别哪样?”凤惊羽越靠越近,最后竟然张嘴含住了她细致的耳垂。

    “啊!”洛云溪浑身一颤。

    可是她却没有看到,这一次凤惊羽在亲近她的时候,眼底没有了过往的狂热和难以自持,反而是带着一种冷漠。

    他喷着热气,一颗一颗的解开胸前的纽扣,让昨晚留下的青紫痕迹暴露在空气中。

    那双大手轻轻一扯,对襟外衫立刻分开。

    不规矩的指尖探入中衣之下,一点点的开始往上爬……

    “不可以!”洛云溪惊呼一声,开始拼命挣扎。

    凤惊羽冷冷的声线在耳边响起:“洛云溪,本王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导致你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

    洛云溪身体一僵,突然觉得身后袭来一股冰冷的气压,压得她根本动弹不得。

    凤惊羽扯了扯嘴角:“昨晚,是你最后一次拒绝本王。现在你若再拒绝,信不信我就在马车上办了你?”

    这带着威胁的话语,瞬间就叫洛云溪放弃了抵抗。

    她知道:这个大魔王说到做到。

    如果自己再拒绝,他真的会在马车里将自己办了的。

    强咬着下唇,洛云溪身子紧紧的绷着,闭上双眸想要无视凤惊羽那作恶多端的手。

    可却是这般,凤惊羽偏偏就像是要故意惩罚她一样,惹得她浑身轻颤,差点就要将嘴唇咬破。

    “你这样咬着,要是咬破了,待会儿怎么见人?”凤惊羽不认同的说了一句。

    随即,掐着洛云溪的下颌,在满意的听到一声难受的轻吟之后,封住了她的唇。

    此刻,洛云溪只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一下子冷一下子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