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8、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2字

    这清脆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亮,也让不远处的人听了个真切。

    洛云溪抬眸,瞧见几个官宦人家的小姐正围在一起说笑,而站在中间众星拱月的不是旁人,正是跟自己怎么都不对付的闵玉绮。

    洛云溪连忙准备穿上鞋子,可闵玉绮却抢先一步开了口。

    她一边朝这边走,一边冷笑着:“哎,咱们九王爷才貌双全,可怎么偏偏娶了个王妃就这么不识大体。这里可是皇宫呢,居然在这种地方脱鞋子,简直就是没有教养!”

    凤惊羽眸子一冷,转过身去,就瞧见洛云溪正坐在花园的大理石台阶上,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脚踝。

    那双锦缎绣花鞋已经褪了一小半,她的裹着袜子的后足露出来了一小节。

    一双凤眸微微一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玉绮,你怎么说话的?”闵玉堂一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呵斥自己的妹妹。

    闵玉绮不悦的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哥,这里有你什么事么?人家九王爷都没开口,你瞎操什么心?”

    这话瞬间刺到了闵玉堂的痛脚,他脸色一阵青白,也不好再开口。

    闵玉绮扭头,有些惴惴的给九王爷见了个礼。

    上次他断自己双手时候的冷漠,在她的心底留下了莫大的阴影。

    若不是这次洛云溪又借机想混到皇宫跟太子见面,她也不会想办法进宫来。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这么对洛云溪,九王爷并没有变脸,更没有帮腔,那就说明其实九王爷根本就不宠洛云溪。

    那意思就是,自己怎么收拾洛云溪,九王爷也不会插手了咯?

    想到这里,闵玉绮干脆走到了赫敏的面前:“赫敏,你这位表嫂嫂看来在九王府没有受什么管教啊,不然怎么会在这里贻笑大方!”

    赫敏有些慌张的摆手,“玉绮,你误会了。嫂嫂在家里不会这样的,这次肯定是受累了。”

    闵玉绮脸上的讥讽更浓了:“受累?当今皇后来给太后请安也是一路步行而来,你家嫂嫂这么容易受累,莫非她比皇后还要金枝玉叶?”

    “玉绮,这话可不能说。”赫敏连忙惊慌的摇头,“要是传到太后耳朵里去,那嫂嫂她……”

    闵玉绮没好气的拧了赫敏一把,“你啊,就是太心地善良了。这种……就算告到太后那里,她也是活该。”

    凤惊羽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前面,一双幽深的眸子顿在洛云溪的身上,却没有开腔帮她。

    似乎,是在等她自己有所反击。

    一边的闵玉堂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玉绮,你们两个……”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长廊那边就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一个身穿深蓝色袍子的太监手持佛尘快步走了过来,眼明手快的给凤惊羽和闵玉堂见了礼:“老奴见过九千岁,见过闵世子。”

    眼前的这位公公不是旁人,正是太后身边正当红的太监花公公。

    如今他亲自前来,恐怕是太后的旨意。

    闵玉堂颔首抱拳,算是打招呼。

    凤惊羽则是散漫慵懒的点了点头。

    花公公笑道:“太后请两位先行入殿。”

    顿了顿,在看到了不远处的洛云溪之后又笑着说道:“其他主子就劳烦在这边稍后,太后的意思是这几位主子年纪相仿,想必有不少话要聊。”

    听到这里,一旁的闵玉绮忍不住得意的扯了扯嘴角。

    她笑的一脸和睦:“劳烦花公公转告太后,我们一定会好好聊的。”

    花公公点头,转身比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恭谦的看向凤惊羽和闵玉堂:“九千岁,闵世子有请。”

    既然这是太后的意思,他们两个人也不好违背,便跟着花公公朝着大殿那边走了过去。

    凤惊羽这一路上面不改色,似乎丝毫都不担心留洛云溪一个人在这里会有什么问题。

    倒是闵玉堂这一路走过来,不时的回头,面露担忧。

    两个人才走了一小段路程,闵玉堂就忍不住压低了嗓门:“王爷,您就这般将王妃留在那里?”

    凤惊羽听了这话,唇畔微微一扯,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那双绝美的凤眸轻轻一扬,“闵世子不担心自己的亲妹妹,反倒操心起别人的王妃来了?”

    “我……”闵玉堂被哽了一下,面上一阵青白,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凤惊羽一脸阴鸷的阔步向前,知道拐上长廊的时候,才用眼角扫了一眼洛云溪的方向,眸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闵玉绮见自己的哥哥和凤惊羽都消失在院子的尽头时,脸上挂着的虚伪笑容也刹那间隐去。

    她沉着一张脸,转身怒目瞪着洛云溪:“洛云溪,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那边洛云溪刚刚觉得自己的脚踝好受一些,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听到闵玉绮刺耳的声音。

    她皱眉,望向闵玉绮,随即站了起来:“闵二小姐,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闵玉绮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洛云溪无趣的耸肩,“如果没吃错药,那怎么会跟疯狗似得乱咬人呢?”

    闵玉绮一听这话,登时气得脸都白了。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回嘴,那边赫敏就开了腔:“嫂嫂,您怎么能骂玉绮呢?”

    洛云溪这会儿更加无辜了,她故作无辜的瞪圆了双眸,“妹妹,你这是什么话呢?我只是说如果,你就说我骂她。看样子,在你的眼底,闵二小姐真的跟疯狗一样?”

    “你——”赫敏给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一扭头就看到闵玉绮气的脸都白了,她连忙解释:“玉绮,我没有,你别误会。”

    “你走开!”闵玉绮一把将赫敏给推到一边,指着洛云溪骂道:“洛云溪,你这个破鞋,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琅琊阁做什么,你现在都已经是九王妃,还在觊觎太子。我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洛云溪眯了眯眸子,脸上的不悦已经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