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9、狗咬狗一嘴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7字

    洛云溪冷笑一声,双手环胸:“琅琊阁敞开大门做生意,太子能去,我怎么就不能去了?”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今天、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盛怒之下,闵玉绮直接从腰间一扯,一根九节长鞭赫然在目。

    “啪啪!”

    她扬手一甩,长鞭破空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一脸的怨毒,双手被斩、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掌掴,这一切都是拜洛云溪所赐,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赫敏站在一边,脸上虽然很是慌张,但是眼底却是满满的嘲讽和得逞。

    她就知道闵玉绮是个性子鲁莽、没有大脑的蠢货,今个儿若是闵玉绮这个蠢货失手将洛云溪打死才好。

    就算她闵玉绮只是把洛云溪打个半死,自己也有办法让她洛云溪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让她意外的是,望着越走越近的闵玉绮,洛云溪非但没有一丁点儿害怕恐惧,反而一脸的怡然自得。

    好像、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势在必得一般。

    赫敏不解的皱起了眉头,狐疑的朝着洛云溪那边看了过去。

    “我看着你这张脸就讨厌!”闵玉绮怒斥一声,扬起的鞭子直接朝着洛云溪身上抽了过去。

    眼看着那长鞭就要落到她身上的时候,洛云溪突然身形一闪,直接闪到了赫敏的身边。

    她一把扣住赫敏的手腕,笑的满脸奸诈:“妹妹,我可是你嫂嫂,她要跟我动手,你不帮我可不行。”

    “什么?”赫敏突然回过神来,拼命就要挣扎。

    因为,闵玉绮一鞭子落空,正怒气冲冲扬着鞭子又追了过来。

    “嫂嫂,你放开我!这是你跟玉绮之间的问题,凭什么要我帮你!”赫敏这会儿都气死了,恨不得直接掐死洛云溪。

    这个女人太歹毒了,居然拉自己下水!

    眼看着闵玉绮就要冲过来,洛云溪突然诡异的开口:“你当然要帮我,因为只有我才能治你的病啊!要是我挨了打,受了伤,你脸上的毛病可没人能治好!”

    此话一出,赫敏就像是被雷劈过一样,身子猛的一僵,愣在了原地:“你、你说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闵玉绮的长鞭也抽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赫敏躲避不及,扎扎实实的挨了一鞭子。

    闵玉绮这一鞭子带了十足的力气,疼的赫敏差点没跳起来,“啊——”

    闵玉绮没料到自己居然抽错了人,她恼怒的冲着赫敏吼:“你不会让开啊,蠢死了!”

    骂了两句之后,她咬牙又朝着洛云溪那边抽了过去。

    赫敏亦是满脸震惊,一把攥住了洛云溪,“嫂嫂,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洛云溪笑的一脸无辜:“我的意思是,三日前,你是不是开始皮肤发红,每到夜里脸上就奇痒难忍,甚至脖子下面已经开始长红色的脓包了?”

    一听这话,赫敏更是惊的一脸煞白,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衣襟。

    一看到她这个反映,洛云溪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你、你怎么会——”赫敏询问的话还没说完,就瞧见面前的洛云溪突然一躲。

    紧接着一道长鞭又抽在她背上,疼的她尖声大叫:“啊——”

    赫敏猛的回头,发现自己后背竟然被抽出一条血痕来,她又惊又怒,冲着闵玉绮怒吼:“闵玉绮,你是不是疯了?”

    闵玉绮动了两次手,却没有一次伤到洛云溪,也是满肚子火。

    这会儿见赫敏都敢吼她,更是怒从中来,“我疯?我看是你疯了才对,你是洛云溪那边的对不对?故意不让我教训她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再拦着我连你一起打!”

    洛云溪脸上噙着贼兮兮的笑容,她故意凑到赫敏的身边,低声道:“妹妹,你还记得那日李权受人指使去小筑那边想要陷害我的事情吗?那个时候,苏墨也中毒了,你离他太近,被他喷了满口的毒血。那血里有毒,我记得你走之前我有给你一块方巾让你擦擦的。那方巾是我用药汁浸泡过的。只要用了它,你的脸就不会毒发。不过,看样子,你对我防备心太重,说不定刚出门就把我的方巾给扔了吧。现在呢,如果我受伤了,就没人给你配制解药了。再过半个月,你身上的脓包就会慢慢扩散到脸上。美到夜里,就会奇痒难当。你会控制不住用手去挠,只要挠破了,里面的毒液流出来,你整张脸都会感染溃烂……啧啧!”

    说道这里,洛云溪夸张的打了一个寒战:“你这么花容月貌,要是变成那个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你!”赫敏几乎要吓疯了。

    按照洛云溪的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这种事情她绝对做的出来!

    面对赫敏的愤怒,洛云溪更是一脸无辜:“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哦!”

    “……”赫敏被气到差点吐血。

    可一看到闵玉绮扬起长鞭朝这边冲过来,她又不得不去拦。

    因为洛云溪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三天之前,她的身上开始莫名其妙的长红色的疙瘩,。

    而且一到夜里就奇痒无比,赫敏拼命的挠,有好几次都闹得身上鲜血淋漓。

    特别是昨天晚上,芍药实在看不下去,就将她双手给绑了。

    可她硬是挣脱了绳子,将自己刚刚结痂的地方,又挠的鲜血淋漓,这才疲倦的睡去。

    白天里,她跟没事人儿一样,可是一到晚上,那种痛苦让她恨不得直接昏死过去。

    原来洛云溪这个歹毒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是在扮猪吃虎。

    她一早就知道李权是自己派过去陷害她的,而且甚至在被陷害的时候,给自己挖了好大一个坑。

    “该死的!”赫敏怒骂一声,转身一把攥住闵玉绮的长鞭,“玉绮,你给我住手!”

    闵玉绮一听赫敏竟然骂自己,更是气的不行。

    她尖叫着,一把扯回长鞭,直接将赫敏当成目标,用力的抽了过去。

    而一边的洛云溪望着这一场闹剧,脸上笑的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