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御花园里的污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2字

    洛云溪笑吟吟的朝着打成一锅粥的两个人招招手,“你们慢慢打,我去逛逛!”

    转身,循着御花园弯弯曲曲的小路洛云溪迈着轻快的步子开始溜达。

    “就你们两个,连我用毒粉的段数都没有。”

    洛云溪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这御花园果然是非同一般,恢弘大气,每一处假山流水都经过精心的设计,别具匠心。

    而且,无数珍稀的花草在这里都是最平凡的装饰。

    洛云溪嗅着淡淡的花香,忍不住在心底吐槽:“这群有钱人可真会享受,每年光是养护这些花花草草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的吧!”

    她迈着轻快的步子,不时的抬抬花蕊,嗅嗅花香。

    直到路过一处假山小径的时候,仿佛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细小声音。

    她虽然不是什么好奇宝宝,但这有些诡异的声音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竖起了耳朵。

    “呼呼……”

    逐渐,传入耳畔的是沉闷而压抑的呼吸声。

    洛云溪皱起了眉头,循着这声音走了过去。

    她是一个大夫,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有人不太舒服?

    她越走越近,那沉闷的呼吸声也越发的重了起来。

    假山后面好像有人!

    洛云溪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到后门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女人低呼:“唔……别这样!”

    “……”洛云溪刚刚迈出去的腿瞬间就僵在了半空中。

    就算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但是怎么着也跟凤惊羽把床笫之间的事儿做到了只剩下最后一步。

    这会儿,要是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就真的是见鬼了。

    只是……东陵的民风虽然开房,但是也不至于开放到如此地步吧?

    而且这里还是皇宫呢!

    这两人也太饥渴了吧!

    洛云溪暗暗摇头,在心底狠狠的鄙视了他们一番之后,转身就走。

    不过,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假山后面的女人突然狐疑的开口说话了:

    “您怎么会……”

    一阵诡异的安静之后,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难道您不能——呃——”

    很明显,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猛的被人扼住了喉咙。

    洛云溪脸色一沉,因为下一瞬,她听到了“咔擦”的骨头断裂声音。

    她躬身一跃,飞快的隐入一旁的花丛里,屏住了呼吸。

    一阵细碎的悉悉索索声响之后,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洛云溪不敢抬头,只能是压低脑袋,远远的,能够看到一双绣着龙纹祥云的黑色长靴。

    “处理了。”低沉的男声响起之后,便有几个太监躬身钻进假山后面,将一个浑身赤裸的宫女拖了出来。

    那宫女被拧断了脖子,身上遍布青紫,双目圆睁,死的极其惨烈。

    洛云溪不知道那人是谁,也不敢抬头。

    只能是在心底默默的骂自己:洛云溪啊洛云溪,你没事瞎溜达什么啊?现在连杀人灭口这种事都被人撞上了,你真是……

    直到假山后面的男人走远了,洛云溪才悄悄的探出脑袋,见四周再也没有人,这才飞快的跑了出来。

    她拎起裙摆,飞快的朝着大殿那边走了过去。

    只是她才迈出去十几步左右,突然感觉身后一阵疾风。

    下一瞬,肩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啊!”她低呼一声,发现自己的肩膀已经被人攫住了。

    再回头看去,赫然看到太子的那张铁青的脸。

    四目相对,两个人似乎都被惊到了。

    “怎么是你?”太子铁青的脸上充满了诧异。

    洛云溪在看到太子那张脸之后,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一瞬间之后,她又飞快的冷静了下来。

    如果刚才那个人是太子的话,一切就说的过去了。

    太子一定是不甘心,所以随便找个宫女打算在皇宫里面打打野战找找刺激。

    那宫女倒是卖力,可偏偏小太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件事被宫女看穿,太子爷恼羞成怒直接将那个宫女的脖子给拧断了。

    这么一说,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了。

    不过,越是想透了,洛云溪对这个太子的为人越发的厌恶。

    眼珠子动了动,洛云溪脸上瞬间浮出惊讶:“太子,你这是做什么?我可是奉太后懿旨跟九王爷进宫的,我可没有跟踪你。”

    “……”

    洛云溪这一席话倒是说的太子一愣。

    他刚才杀人的时候好像是听到了动静,所以才故意走远躲上一躲的。

    谁知道,再次看到有人走动的时候,居然是洛云溪。

    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他将手收了回来:“既然是奉太后懿旨进宫,为何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个男人疑心病可真重!

    洛云溪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你可是堂堂东陵太子,就算杀个宫女被人看到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吧?

    “太后有话要跟九王爷说,让我在这边赏花。”洛云溪一脸坦荡荡,眼神清澈透亮,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

    太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原本是想看她有没有心虚,可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却在不经意之间将他给吸引住了。

    那双眸子,清澈的就如同浸泡在山泉里面的黑瞿石。

    秀气微挺的葱鼻,还有粉嫩饱满的红唇——

    今日的她,略施粉黛,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洛云溪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很讨厌别人用这种眼神看她。

    心中生出了厌恶,她装都懒得装了,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太子殿下要是没事,那我就告辞了!”

    说罢这话,她拎起裙摆转身就离开了。

    那张明艳动人的小脸从视线中消失,太子愣了一下,突然回过了神来:“慢着!”

    洛云溪心口一沉。

    太子阔步走了过来,重新绕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洛云溪强装镇定,嫣然一笑:“不知道太子殿下还有何吩咐?”

    太子蹙起了眉头,盯了她好半响之后,突然开口:“你当真会治病?”

    洛云溪又不是傻子,甚至可以说是冰雪聪明的。

    不过这会儿她必须要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