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2、你……是在生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21字

    待洛云溪彻底走出那一片花海之后,远远的瞧见闵玉绮和赫敏还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回头看了一眼。

    发现太子和他的侍从早已经没有了身影,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从闵国公府里借来的那株馥郁草被她熬制成了七颗药丸。

    一般来说,只要是那方面出了问题,将这七颗药丸吃下去之后,基本上都能够重振雄风了。

    接下来呢,她就只用乖乖的在家里等着太子派人送地契过来了。

    到时候,她洛云溪就再也不是什么一穷二白的挂名九王妃了,她就是妥妥的小富婆了。

    正当她乐滋滋的掂量着这件事儿的时候,突然瞧见右边长廊的拐角处,几道身影正由远而近的走过来。

    洛云溪那双清澈的眸子微微一闪,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那厢闵玉绮正跟赫敏打的如火如荼,两个人虽然没有什么力气了,干脆就抱成一团滚在地上。

    闵玉绮扯着赫敏的头发,赫敏也不甘示弱抓住她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该死的,你居然敢咬我!”闵玉绮一声怒骂,揪着赫敏的头发一扯,伸手就朝着她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赫敏直接被打的嘴角流血,脸上浮起了五指印。

    她正要还手的时候,冷不丁就瞧见洛云溪那个草包惊慌失措的奔了过来,“哎呀,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啊,别打了别打了啊!”

    洛云溪扑上来就往赫敏的身上一撞。

    赫敏被撞得一歪,手还没抬起来,脸上又挨了闵玉绮一巴掌。

    瞬间,她一张脸红肿的跟猪头似得,连五官都快要认不出来了。

    “啊,我、我、我杀了你!”赫敏尖叫着就要往闵玉绮身上撞,可洛云溪这会儿不知怎的又扑了过来。

    自己撞出去的力道收不回来,直接打在了洛云溪的身上。

    “啊!”洛云溪惊呼一声,整个人朝着一旁重重的摔了过去。

    “王妃!”露珠的尖叫声也在同一时间骤然炸响。

    她疯了似得朝着洛云溪这边冲了过来,直接将闵玉绮和赫敏撞得差点飞出去。

    “王妃,你没事吧?”露珠看到洛云溪小脸煞白,五官几乎都要皱成一团,她吓得魂飞魄散。

    洛云溪抬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冷不丁头顶上就传来一道冰冷严酷的声音:“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这个陌生的声音叫洛云溪一愣,她循着声线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约莫五十来岁、衣着华贵的妇人正脸色铁青的望着她们。

    这妇人穿着七彩凤凰锦袍,头上坠着繁重的金饰,发髻正中间一颗鹅蛋大小的蓝色宝石在阳光中熠熠生辉,彰显着主人尊贵不二的身份。

    “太、太后!”闵玉绮惊愕的抬头,这才发现来人的根本不止太后一个。

    在太后的身后,九王爷、闵玉堂,甚至连太子都一并跟来了。

    而此刻,太子看着她的目光里满是嫌恶。

    她慌张的站了起来,脸上布满抓痕,发髻凌乱,衣服上也是占满了灰尘,十分狼狈。

    另一边赫敏也没好到哪里去,甚至比闵玉绮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惊慌失措的跪倒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

    此刻,她已经顾不上自己在凤惊羽心中会留下什么印象了,因为在皇宫里面撒泼,恐怕连命都要保不住了。

    “荒唐,简直就是荒唐!”太后素来端庄,最是注重礼仪礼节。

    如今看到有人在御花园大打出手,更是气的几欲晕厥。

    她指着赫敏和闵玉绮,气的手都开始轻颤,那布满碎钻的指套在空中仿佛要闪瞎众人的眼睛:“来人啊,把这两个不识大体的东西给我关起来!”

    一听此话,闵玉绮和赫敏更是吓得花容失色。

    赫敏没有后台,只能是拼命的磕头求饶:“太后饶命,太后饶命啊!”

    而闵玉绮却是惊诧的抬头:“姨母?”

    太后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还知道我是你姨母?丢人现眼,给我关起来!”

    身后的花公公佛尘一挥,便有几个太监上前将闵玉绮和赫敏给拖走了。

    “简直荒唐至极!”

    太后恼怒的一甩袖子,气的转身就朝着前殿那边走了过去。

    闵玉堂焦灼的看了洛云溪一眼,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太后他们已经拐上了长廊,可凤惊羽却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只是那双幽深的凤眸这会儿正瞬也不瞬的落在洛云溪的身上。

    洛云溪这会儿正被露珠搀扶着站起身来,冷不丁就撞上了凤惊羽幽幽的目光。

    她莫名的有些心虚,轻轻咳了一声:“那个,我们是不是也要去大殿那边啊?”

    就在这个时候,凤惊羽却突然走了过来。

    望着他越走越近,洛云溪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甚至,当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她突然松开露珠的手臂,猛的后退了好几步。

    只不过,她还没站稳的时候,手臂就被人一把给握住了。

    紧接着,她手腕一紧,整个人就被攥着扑进了凤惊羽的怀中。

    “王妃,你……你没受伤啊?”露珠惊呼出声。

    洛云溪趴在凤惊羽的胸前,想推开他,冷不丁后腰被人紧紧的扣着,根本使不上力。

    “好啦好啦,没错,就是我使坏让她们两个打起来的。刚才也是我故意摔到地上的,怎样?”

    洛云溪气呼呼的抬眸,瞪着凤惊羽。

    从刚刚出门开始,凤惊羽这个大魔王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自己欠他几十万似得。

    既然他不出手帮自己,那还不允许自己有仇报仇,有冤报怨咯?

    凤惊羽颔首,望着洛云溪那张气鼓鼓的小脸:“一肚子坏水你还有理了?”

    洛云溪一听这话,差点气笑了:“没错,我就是一肚子坏水。你的赫敏青春可爱无就是一朵无辜的白莲花,可以了吧?”

    凤惊羽愣了一下,那双漂亮的凤眸眯了眯:“你……是在生气?”

    洛云溪冷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身份卑微,娘家也不待见我,活该受人欺负还不能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