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热情似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6本章字数:2003字

    凤惊羽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不过转瞬之间,又化作一泉幽深的潭水:“你是在气我没帮你?”

    “呵,真是可笑。对付她们两个,还用不上你出手好吗?”

    “那你不是在生气?”

    洛云溪冷哼,“当然不是。”

    凤惊羽漂亮的黑眸微微一眯:“莫非……你在吃醋?”

    “吃醋?”洛云溪突然愣住了。

    她抬起脑袋,呆呆的瞪着凤惊羽,似乎还在韵神。

    好一会儿之后,她的脸突然就涨红了起来,就连说话也开始结巴:“我、我怎么可能吃醋!你、你在开什么玩笑?”

    “不是吃醋,那你脸红什么?”凤惊羽不依不饶。

    洛云溪被戳穿,登时连毛毛汗都出来了。

    她慌张的想要推开凤惊羽,“怎么可能,肯定是因为今天的衣领太高了,那是热的。”

    “是么?”凤惊羽空出来的右手攫住洛云溪的下颌,强迫她抬起俏脸看着自己,“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洛云溪慌张的吞了一口口水。

    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张些什么。

    凤惊羽的那双眸子幽深如潭,深不见底,却带着无穷无尽的神秘感,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再看进去,探究一番。

    可是,但凡是动了这个念头,终究是逃不过被他那幽深的眸子吸走魂魄的下场……

    心跳莫名其的在加速,脸上也烧的越来越厉害。

    就在洛云溪紧张的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叩见九王爷,九王妃,太后有请。”

    洛云溪连忙回头,就瞧见花公公笑吟吟的弓着身子。

    她仿佛得了特赦令似得,连忙一把推开了凤惊羽,“那个,太后叫咱们呢!”

    凤惊羽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嘴角边似有一抹弧度划过,不过转瞬即逝。

    而另一边,当花公公抬起头的时候,冷不丁只觉得头皮一炸。

    因为,九王爷正以一种极其冷酷阴鸷的眼神看着自己。

    虽然只有一眼,但也足够让他血液几乎凝固。

    花公公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刚才太后到达前殿却未见九王爷和王妃,这才差遣自己过来请人。

    自己好像没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得罪九王爷呀!

    于是乎,凤惊羽和洛云溪一前一后的朝着大殿那边走了过去。

    洛云溪轻轻咬唇,不时抬头看向走在自己前面的凤惊羽:

    她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他不是很讨厌自己的吗?

    可,每当自己有麻烦的时候,他却也是第一个挡在自己前面的。

    他有时候的确是会欺负自己,但是想起来,他除了喜欢占自己便宜以外,好像并没有做做什么真正伤害自己的事情。

    这一点洛云溪怎么也想不通:看来外面的传闻果然没错,这个凤惊羽果然是个精神分裂,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他的行为轨迹。

    她心底正在腹诽着,耳畔就传来一阵低醇的声音:“见过太后。”

    洛云溪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一抬头差点撞上自己身前的凤惊羽。

    再抬眸的时候,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大殿里。

    这皇宫果然就是皇宫,里面金碧辉煌,恢弘大气。

    太后这会儿正端坐在正位之上,脸色十分难看,想来是被刚才的事情给气着了。

    而在她的身边,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女正笑眯眯的坐着,给她捏肩膀顺气,“太后,您别生气了,要是气坏了身子以后还得要我来来回回的往宫里跑,可要把人家累死了!”

    原本还一脸怒气的太后听了这话,脸色凝了一下,随即“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她没好气的抬手作势要打那少女,“你这臭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少女得意洋洋的吐了吐舌头,算准了太后不会真的动手,“看看吧,整个东陵也就我有这个本事能这么快就能把太后逗笑了吧!”

    “臭贫!”太后宠溺的捏了一把她的脸蛋。

    两个人这般互动被洛云溪看在眼底,她微微凝眉,对那个少女似乎还有些佩服。

    太后素来雷厉风行,从小对皇上也是十分严苛,几乎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

    可面前这个少女居然能一句话就把太后给搞定了,段数实在是很高呢!

    那少女得意的笑了笑,扭头看过来的时候,直接忽略了洛云溪。

    一双眸子一落在凤惊羽身上就亮了起来,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她“腾”的站了起来,拎起裙摆飞快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羽哥哥!”

    “……”洛云溪满头黑线:又是一个!凤惊羽这个家伙还是个招桃花的体质呢!

    那少女欢快的奔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扑到凤惊羽的怀中,却被他一个优雅的侧身给让开了。

    紧接着,他凉凉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公主别乱了辈分,你该叫我一声皇叔。”

    少女扑了个空,也不恼,只是笑眯眯的站在原地,旁若无人的盯着凤惊羽,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了。

    至于凤惊羽的话,她亦是无视的彻底。

    什么皇叔,要是她真的叫了,那才是乱了辈分呢!

    “平阳,你做什么呢?没规矩!”太后皱起眉头,嘴里虽然是责备,但是眼底却是满满的宠溺。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藩王刘戚的女儿平阳公主。

    她出生于东陵边界的战场上,刘戚战死沙场,留下这么一丝血脉。

    太后将平阳视如己出,在东陵皇室里面,平阳公主的地位甚至比一般的公主皇子都要高上许多。

    平阳公主扭头看了太后一眼,然后理直气壮的说道:“太后,人家很久没见到羽哥哥了,人家很想他!”

    “好了好了!”见她越说越离谱,太后的目光禁不住朝着洛云溪那边瞟了一眼。

    可这一眼却是叫她愣住了:因为从头到尾,洛云溪只是端庄大方的站在原地,压根儿就没有一丁点儿神情变化,更甭提吃味儿了。

    太后眯了眯眸子,对着身边的花公公使了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