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9、凤惊羽不是那样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7本章字数:2013字

    一听这话,店老板也是愣了好一会儿。

    今个儿他算是碰上有钱的主儿了。

    平日里东西放到这里寄卖,他顶多就抽一成的佣金。

    卖二百两,他拿二十两。

    如今他什么口舌也不必费,洛云溪直接给了他五十两,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

    “小姐果然是宅心仁厚,我就替那人先谢谢小姐了。”店老板笑眯眯的接下了这笔生意,同时招呼店小二将玉簪给包起来。

    洛云溪收了玉簪,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不久,便有一个穿着粗麻襦裙的妇人走了进来。

    她从头到尾的垂着脑袋,厚重凌乱的头发几乎要遮去半张脸,叫人看不清楚她的神情。

    “老板,要是东西还没卖出去,能不能先借我……”女人黯哑的嗓子里全是疲累。

    那店老板一看到这女人,刚才还笑眯眯的脸突然凝住了,他颇有几分嫌弃的皱着眉头:“我不是说了晚几日再来吗,你怎么天天到这来?要是吓到我的客人怎么办?”

    “老板,我实在是身无分文了。如果那东西真的卖不出去,那我就不卖了,你还给我,我另外想办法。”女人抬起头来,眼底全是绝望。

    那店老板眉角挑了挑,有些不耐烦的开口,“算了算了,看你也是个女流之辈,今个儿就算我倒霉,我给你二十两收了那根玉簪,以后你再也别来了!”

    说罢,老板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

    “咣当”一声轻响,银子滚落在女人的脚边。

    女人皱眉,“老板,我的玉簪起码也值二百两。我以后还要养孩子,我只要卖一百两就够了。如果你不愿意,那这二十两我不要,你把东西还给我!”

    “嘿,我说你别给脸不要脸!给你二十两还嫌少,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一个铜钱也拿不到了!”店老板恼火的怒吼着,挥手骂道:“小二,把这个脏兮兮的疯婆子给我赶出去!”

    “是!”

    几个店小二闻言,飞快的冲了上来,架起那妇人就要往外拖。

    只是几个人步子还没来得及迈开,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怪力,直接将他们给举了起来。

    紧接着,他们几个人腾空而起,朝着柜架那便重重的摔了过去,将货架上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部摔到地上。

    “哎哟哎哟!”

    众人摔的头晕眼花,那店老板也是吓蒙了,纷纷抬眼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体单薄的小姑娘正懒洋洋的拍着手,“看来我家小姐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你们这里就是黑店。”

    店老板一眼就认出来这小姑娘就是刚才那位出手阔绰的小姐身边的丫鬟,只是他没料到她会去而复返,更没料到她居然还有这么一身怪力!

    “你你你……”店老板惊的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露珠没好气的上前几步,一脚踩在店老板的胸口,“我家小姐给你的银票呢?”

    那老板没有动静,露珠脚下一个用力,差点把他踩断了气。

    “我、我给,我给!”店老板连忙将刚才洛云溪给的二百五十两银票全部都掏了出来。

    露珠一把抢了过来,然后直接一脚将店老板踹飞。

    她转身走到妇人的面前,“喏,这是你的银票。”

    那妇人定定的看了露珠一眼,伸手接过了银票,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坚定不移的将多出来的五十两还给了露珠:“我的这个簪子,就值二百两。”

    说完这话,那妇人将银票揣进怀里,也没有一声谢谢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哎——”露珠还打算说些什么,就发现那妇人身形利落早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

    她挠了挠脑袋,一脸疑惑的从古董店里离开了。

    而在前面的拐角处,洛云溪正支着下巴坐在马车车檐边上,无聊的晃着腿。

    一看到露珠走过来,她眼神就亮了起来:“露珠,事情办好了吗?”

    露珠连忙点头,笑吟吟的拍着自己的胸口,“王妃,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说完这话,露珠还是有些疑惑的发问:“只是,王妃有一个问题。”

    洛云溪点头,“你问。”

    “你怎么知道那个簪子的主人一定是个女的?而且就连那个店老板是个黑心肠你都能算出来,简直太神了!”露珠一脸崇拜的望着洛云溪。

    洛云溪摇了摇头,目光也跟着变得有几分凝重了起来:“此事说来话长。”

    她之所以对那个玉簪印象这么深刻,无非就是因为——

    那个玉簪,就是当初在鬼崖的时候,她曾经在那个想要自杀的女人头顶上看过的。

    玉簪色泽十分罕见,而且形状也十分精致,款式跟景阳流行的款都不一样。

    所以,她才会认定这个玉簪就是那个女人的。

    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被她给猜中了。

    她相信那个女人的族人一定不是凤惊羽杀的,尽管当初外界都在谣传:

    因为皇上将丞相府的丑女指婚给九王爷,所以他盛怒之下屠了西韩一城百姓。

    那所谓西韩一城的百姓,说的应该就是苏思哲族了。

    虽然凤惊羽平日给人一种嗜血残暴、冷酷无情的表象,但是相处了这么久,她才知道,那真的只是一个表象。

    就从那日自己替他磨墨,看他批阅奏折的时候,她就瞧出一些端倪了。

    字里行间,全是对百姓的忧虑。

    对贪墨之事,深恶痛绝。

    对百姓之事,费心劳力。

    这样的凤惊羽,又怎么可能去做让生灵涂炭的事情?

    “那个女人也不容易,失去了族人失去了丈夫,我们能帮一点算一点吧!”

    洛云溪笑眯眯的撑着马车,从上面跃了下来。

    做了这件事之后,她的心情似乎又轻松了不少,她笑眯眯的揽着露珠的肩膀,“走,咱们继续逛。”

    于是,就这样,洛云溪领着露珠继续走在前面,马车离她们的距离又稍远了一些。

    两个人逛到了一个小花圃的边上,洛云溪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白色山茶花摆在最外面。

    “天呀,那是十八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