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4、你在吃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7本章字数:2037字

    只是,凤惊羽的双手扣着她的腰,不让她转过去。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突然皱起了眉头,掐住洛云溪的小脸,让她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之间,洛云溪竟然从他的眼底看出了震惊。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凤惊羽似乎是猜到了洛云溪的念头,素来就冷淡的音调竟然也有了一丝起伏。

    洛云溪心头一惊,突然就有些窘迫了起来,“我、我哪有胡思乱想了?”

    凤惊羽那漂亮的凤眸,意外的染上了丝丝笑意,“你该不会以为这个小筑之前的主人是我的旧情人吧?”

    他的话音还未落,洛云溪就条件反射的回嘴:“难道不是?”

    话才刚刚说出口,她就羞恼不已的捂住了自己嘴:洛云溪,你这个笨蛋!蠢死了!

    “……噗!”素来就冷静自持的九王爷这个时候也是差点没嗤笑出声。

    他真想打开她的脑袋瓜子来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双手下意识的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而洛云溪此刻优秀又囧,压根儿就没觉得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对。

    “其实这个小筑之前的主人……”

    凤惊羽的话说到这里,下意识的顿了顿。再颔首,明显的看到洛云溪那两只小耳朵就快要竖起来了。

    “……”凤惊羽满脸黑线,慢条斯理的道:“其实,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果然!

    洛云溪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那一双耳朵瞬间就耷拉了下去。

    凤惊羽眼底含着笑意,突然在想,自己有一日竟然也会将这个伤口如此轻松的说出口。

    “她是我的母后。”凤惊羽平静的开口。

    “母后?”洛云溪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凤惊羽也颔首,看向她:黑夜之中,她的一双眸子清澈透亮,仿佛夜空中最耀目的星辰。

    他敢保证,这个时候,她身后若是有一条尾巴,肯定会控制不住的摇起来。

    这只小狐狸对自己……

    “可是,你的母后不是宁太妃吗?”洛云溪有些不解。

    不光是她从平阳公主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还是自己亲眼所见,她都能感觉得到宁太妃对这个小筑的深恶痛绝。

    既然如此讨厌这个地方,那又怎么会住到这个地方来?

    凤惊羽缓缓的阖上眸子,鼻尖萦绕着洛云溪淡淡的发丝香气:“她并非我的生母,我的生母已经离世了。”

    “……”洛云溪不敢置信的望着凤惊羽。

    他竟然不是宁太妃亲生的!

    难怪,难怪当初乖乖失踪的时候,宁太妃哭的那么伤心。

    可是在看到凤惊羽的时候,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可眼眸深处,却是一片寒潭。

    难怪当时她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来就是眼神。

    真正的母亲,看儿子却对是充满爱意和疼惜的,不可能那么冷漠,不含一丝感情。

    “对不起,我……”洛云溪轻轻咬唇,突然十分自责。

    她真是蠢透了。

    凤惊羽的生母从小离世,他一定受了不少的苦,背上的那些伤疤就是证明。

    自己居然又揭开他的旧伤疤,真是蠢毙了!

    “早点睡吧。”这一晚,凤惊羽破天荒的没有动她。

    但是,他也没有离开,只是安静的躺在洛云溪身边。

    凤惊羽身经百战,警惕性很高,睡眠也很浅。这些事情,洛云溪都知道。

    可是,洛云溪她却不是。她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睡相奇差无比。

    早上醒来,被子枕头被踹落一地,人整个人翻个边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洛云溪虽然嫁到九王府有一阵子了,但是跟凤惊羽同床共枕过夜还当真是头一遭。

    她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安,整个人翻来覆去的,很晚才睡着。

    而她不知道的是,但凡是她一动,凤惊羽立刻就会醒过来。

    直到她沉沉睡去,凤惊羽才再次阖上了眸子。

    可他才刚刚入睡,就感觉一个重物突然搭到自己的腰上。

    紧接着,身边的小女人就跟八爪鱼似得整个儿的黏了上来。

    凤惊羽很不习惯,一双俊眉蹙的紧紧的。

    他回头看了洛云溪一眼,目光转向了床头的那一堆衣衫之上——

    第二天一早,洛云溪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只觉得身边一个十分温暖的大物体挨着自己。

    她下意识的拿脸蹭了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得陡然睁开眼:只见一张放大的俊颜就这么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五官,英挺的剑眉,还有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俊脸。

    细腻白净的肌肤上,连一点可见的毛孔都没有。那卷角浓密的睫毛几乎要在眼帘下打出一排阴影来,动人心弦。

    “凤惊羽!”

    洛云溪双眸倏地圆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全部都缠在他精壮的腰肢之上。

    她满头黑线,悄悄的将自己的手脚挪开。

    她早就听露珠说过,凤惊羽不习惯与人同眠,再细微的声音都能吵得他无法入眠。

    昨晚自己记着要安安分分的睡觉,可睡着了之后,还是老样子。

    她悄悄的抬头,果然瞧见了凤惊羽眼帘之下真的有一排阴影。

    只是,那阴影并非是他自己的睫毛打下来的,而是因为没睡好而留下的黑眼圈!

    “糟糕!”洛云溪一咬牙,干脆撑起身子准备开溜。

    可她的衣衫却压在凤惊羽的身下,她根本就没办法爬起来。

    洛云溪没有办法,只能是双手撑在他脑袋两侧,越过他去扯自己的衣摆。

    这边她正在努力跟衣服做斗争,那边却陡然传来一道黯哑性感的声线:“怎么,一大清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

    这声音一出,洛云溪被惊了一跳,双手一软,整个人当真朝着凤惊羽怀里扑了过去……

    一大清早的,温香软玉在怀,凤惊羽那双漂亮的凤眸里面,颜色逐渐浓重了起来。

    而洛云溪却是又惊又慌,一张俏脸涨的通红:“我、我才没有!”

    “是么?”凤惊羽双臂一收,直接将她整个人都纳入了自己的怀中。

    洛云溪只觉得整个身子一翻,原本趴在他身上的动作彻底来了一个大反转,直接躺在了凤惊羽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