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5、宣布所有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7本章字数:2012字

    四目相对,凤惊羽的眸子里有淡淡的谷欠色,似乎还包含了更多的笑意。

    洛云溪硬着头皮狡辩,“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凤惊羽轻轻“啧”了一声,“可是你现在人都在我怀中了,还说这种话,可信度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我……那还不是因为被你吓了一跳,谁让你总是冷不丁的出声,早晚给你吓出心脏病来!”洛云溪没好气的直哼哼。

    “心脏病?”凤惊羽微微蹙眉,修长的指尖在她心口处轻轻点了点,“你说的是——心病么?”

    “你,讨厌!”洛云溪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恨不得将凤惊羽的咸猪手就剁掉。

    两个人嬉笑打闹之间,洛云溪胸前的衣襟也被扯开了一些。

    胸口之上,还有一些没有消退的暧昧痕迹。

    凤惊羽一把握住洛云溪捂住胸口的手,然后挪开。

    幽深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盯着她胸口上的印记,然后……慢慢颔首——

    最后,竟然再一次吻了上去。

    “啊,凤惊羽你这个流氓,你、你、你放开我!”洛云溪想要挣扎,却无奈双手被扣的紧紧的。

    凤惊羽将她手轻轻一按,她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拱起,白皙的肌肤又朝着他面门送了送。

    一阵轻微的刺痛袭来,洛云溪还没来得及喊疼,就瞧见凤惊羽抬起了头。

    “……”

    洛云溪颔首,望着自己胸前重新被种上了一颗草莓,欲哭无泪:“凤惊羽,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

    凤惊羽微微挑眉,上扬的凤眸里面眸色淡淡,“这不叫幼稚,这叫宣布所有权。”

    “……”这还不幼稚?

    拜托!整个东陵,就连当朝皇帝也要忌惮你三分。

    谁会敢觊觎皇帝赐给你的王妃啊,你可真是想太多!

    洛云溪没好气的在心里吐槽。

    原本,她还以为凤惊羽一大清早起来就发忄青,可他竟然在自己胸前留下了一个印记之后,竟然松开了双手。

    洛云溪来不及思考这其中的缘由,就急急忙忙地从他的怀中退开,整个人都缩到了床铺的角落。

    凤惊羽慵懒的支起下颌,淡淡的望着洛云溪:“从今日开始,我会宿到小筑来。”

    “什、什么?”洛云溪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凤惊羽直接干净利落的起了身子,广袖一拂,床头的衣服被被吸了过去。

    一个优雅的旋身,衣衫就裹在了他的身上。

    他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理衣衫,一面懒洋洋的回头,“或者,你去惊羽阁?”

    “我不要!”洛云溪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她才不要去惊羽阁,她才不要跟大魔王一起睡呢!

    如果每天都跟他睡在一起,自己早晚被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既然你不愿意去惊羽阁,那就我受累来小筑便是。”说完这话,凤惊羽看也没看洛云溪一眼,就这么转身走了。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洛云溪才回过神来。

    “我不要我不要!”

    她居然又被那个家伙给坑了!

    什么叫做自己不愿意去惊羽阁,所以他受累来自己这里睡啊?

    她一个人睡的好好的,一点都不想跟他睡好不好?

    洛云溪气坏了,翻身起床,快步踱到了铜镜面前。

    她伸手将衣襟微微拉开了一些:透过铜镜里面的倒影,能够看到自己胸前大部分的青紫吻痕都褪的差不多了。

    只有心口前,有一枚新鲜泛红的“草莓”。

    这个家伙!

    洛云溪愤愤的将领口给拉上了:算那个家伙识相,没有弄在自己脖子上,不然跟他没完没了!

    不过……

    洛云溪微微皱起了眉头,她有些不适的扭动着自己的手腕。

    刚才她起床的时候,就感觉到双手的手腕处有些酸胀的感觉。

    “真是奇了怪了,又没人绑着我,怎么感觉有点酸疼呢?”

    这边洛云溪刚刚穿上外衫,露珠就进来了。

    她笑的一脸暧昧,一张俏脸红扑扑的,飞快的走过来替洛云溪梳头。

    不过,这一次她有些心不在焉的,一双眼睛不时的往床上瞟。

    洛云溪皱眉,“露珠,你在看什么呢?”

    露珠愣了一下,随即俏脸又红了几分:“王妃,王爷是不是以后都睡在这边了?”

    “噗——”正在漱口的洛云溪直接一口水全部喷了出去。

    她心虚的扭头,瞪着露珠,“你、你刚才说什么呢?”

    露珠笑的十分鸡贼:“刚才王爷从您房间出去了,小筑的下人们都看见了。而且,王爷还吩咐戚风把他的东西搬过来……”

    顿了顿,露珠又继续说道:“王妃,这是不是代表您很快就会有小世子了啊?”

    “噗——咳咳!”这一次,洛云溪彻底被呛到了。

    她惊惧的瞪着露珠,头发都不让她梳了,“别胡说八道,仔细你的皮!”

    “哦!”露珠闷闷的应了一声。

    不过想到刚才九王爷吩咐自己的话,她又忍不住甜甜的笑了起来。

    王爷是她的主人,王妃也是她很喜欢的人,要是王爷能够宠爱王妃,相亲相爱的,那简直就是太好了!

    伺候完洛云溪洗漱,露珠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王妃,王爷刚才离开的时候,让我转告您这两日九王府会有客人,让您尽量避免在前院出现。”

    洛云溪挑眉,“为什么?”

    露珠歪着脑袋想了想:“王爷说来的是男客,而且还是皇上的贵宾,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让您少去前院。”

    “男客?”洛云溪点点头。

    她原本就不喜欢去前院乱窜。

    她待在九王府,守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就好了。

    更何况,太子拿了自己的药,这次服下之后,一定会再给自己反馈的。

    到时候她可忙得很,哪里还有时间去前院溜达啊?

    许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洛云溪这边才刚刚吃过早饭,那边苏墨就拿着一封烫金的帖子走了进来。

    他走到洛云溪的面前,伸手比划着,将帖子递到了她面前。

    洛云溪放下手中的筷子,抬头看向苏墨:“给我的?”

    苏墨点头:好像是丞相府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