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8、九王爷的八块腹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7本章字数:2021字

    望着洛云溪那搞笑的样子,那些官员们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刚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就被抹杀掉了。

    凤惊羽眸光柔柔的,但是面上的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他慵懒的抬起眸子,扫了那些个儿大臣一眼:“本王现在又要事要办,此事改日再议。”

    那些大臣们一个个的都是人精,一听这话,连忙躬身抱拳:“那属下先行告退。”

    此话一出,还埋在凤惊羽怀中装鸵鸟的洛云溪再也憋不住了。

    她猛的抬起头,慌张的举起手:“哎,各位大人你们别走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腰上的大手微微一收。

    她诧异的抬眸,就瞧见凤惊羽淡淡的开口:“怎么,难道你还想让诸位大人就这么看着?”

    凤惊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虽然十分平淡,但那双凤眸却微微上扬,一副含情脉脉、春意正浓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故意误导别人。

    而那些大臣们看到这一幕,连忙慌张的加快了速度:“王妃,您跟王爷的私事咱们外人还是不适合参观了,属下先行告退了!”

    说罢这话,那群人前脚挤后脚差点没卡在门口。

    “哎,哎——”窝在凤惊羽怀中的洛云溪都是气坏了。

    她涨红了脸,没好气的捶了凤惊羽胸口一把:“你、你瞎说八道什么呀!”

    凤惊羽没有松开她,只是微微挑眉:“怎么,明明就是你让他们别走的?”

    洛云溪被哽了一下,脸上又羞又囧:“我、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啦!”

    凤惊羽眼底笑意正浓,语气却还是一如既然的冷淡:“那你的意思是想要他们围观?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癖好。”

    “喂!”洛云溪差点儿就要被气的岔气了,“我的意思是,他们有事留下来,我走了就是了!”

    “啧!”凤惊羽颇有几分遗憾的开口,“哎,可惜他们已经走了,根本就没人愿意听你的解释哎。到时候我还要背上这个白日宣淫的黑锅,真是——”

    白日宣淫?

    洛云溪差点背过气去,她咬牙气愤的瞪着凤惊羽:“你想的美,谁要跟你白日宣淫!”

    凤惊羽忍着笑,旋身走到主位落座,“既然你不是来找我白日宣淫的,那是来干嘛的?”

    “你!”洛云溪见他说话越发没下限,真是后悔死了。

    这个白眼狼,自己根本就不该对他好。

    要不是他故意捉弄,自己怎么可能出这么大的糗啊!

    想到这里,洛云溪干脆拎起裙摆转身就要走,“哼,刚才有事,但是现在没事了!”

    只不过,她的脚步才刚刚迈开,突然从身后闪过一道深紫色的影子——

    紧接着,洛云溪就觉得胸前一重。

    再低头的时候,凤惊羽的手刚刚从上面挪开。

    “唰”的一声捂住胸口,洛云溪俏脸涨的通红,“凤惊羽,你这个登徒子!”

    不过凤惊羽却只是懒懒的站在她面前,右掌一翻,里面已然多出了一只精致的小瓷瓶。

    洛云溪定睛一看,连忙在腰间一摸:自己带来的小药瓶不见了!

    “你还给我!”她没好气的扑上去就要将东西抢回来。

    可凤惊羽原本就高她一个头多,大长手一举,任凭洛云溪怎么跳,如何拉扯压根儿就无法撼动。

    “你还给我!”洛云溪跳的气喘吁吁,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的不满。

    凤惊羽眯了眯漂亮的眸子,微微颔首,看着她:“这东西不是给我的?”

    洛云溪一咬牙,“不是!”

    凤惊羽轻哼了一声,作势就要把东西扔出去:“不是给我的,那就扔掉好了!”

    “你敢!”洛云溪急了。

    凤惊羽斜睨了她一眼,“既然不是来给我送东西的,那你就是来找我白日宣淫的咯?”

    “喂!”洛云溪简直被他这无厘头的理论给折服了。

    终于,在他轮番轰炸之下,她举手投降了:“好啦好啦,我的确是来送东西给你的啦!”

    凤惊羽凤眸微微一眯,干脆旋身落座。

    一双大手轻轻一捞,将洛云溪直接捞起来,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左手圈着她的后腰,右手把玩着小瓷瓶,“说说看,这是什么。”

    洛云溪才不会说因为昨晚的事情,突然良心发现,给他准备了祛疤药膏呢!

    她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瓮声瓮气的说:“昨晚、昨晚你身上的疤痕硌到我了,所以我来给你送点药。”

    “……”凤惊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辞。

    自己身上虽然的确是有不少伤疤,但是绝对不可能会硌到人好不好?

    “现在药膏送到了,你打算怎么做?”凤惊羽低头望着她逐渐变得粉红的耳垂。

    洛云溪挣扎着要起来,“既然药膏送到了,那我先走了!”

    凤惊羽将她的腰扣的紧紧的,“打扰我商议国家大事,送这么一个药就打算盖过去?”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洛云溪就囧的不行。

    她没好气的瞪着他,“那你想怎么样嘛!”

    “替我上药!”凤惊羽淡淡的开口。

    片刻之后,洛云溪站在书桌边上,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因为在她眼前的,是一具鲜美的肉体。

    之前,她就算是跟凤惊羽有过肌肤之亲,但都是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之下,她压根儿就不敢正眼看。

    可是现在,白日堂堂,凤惊羽就这么褪去了上半身所有的衣服。

    他看上去精瘦,可是将衣服褪去,身上却精壮的恰到好处。

    常年征战让他身上一丝赘肉都没有,那八块腹肌十分紧致,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不能抵抗的诱惑。

    而他腰间那一道三指宽的伤疤非但没有破坏身体的美感,反而还增添了一些男人的野性魅力。

    凤惊羽就这么站着,饶有兴致的望着正在用眼睛吃自己豆腐的洛云溪:“不是说要给我擦药么?”

    洛云溪突然回过神来,俏脸倏地涨红,就连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了起来:“哦,那个,对对对,擦药擦药。”

    凤惊羽眼中笑意浓重,旋身在书案边上坐下,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洛云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