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5、我答应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8本章字数:2007字

    “你……”太子被哽的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可看到洛云溪再次闭上了眼睛,他的话也只能是乖乖的咽了回去。

    该死的洛云溪,若是你治不好本宫,我非要你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洛云溪的指尖不时的在太子的脉门上轻轻的按着,那秀气的眉毛时而蹙起,时而松开。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将手松开。

    大脑中收到了万能系统的回馈:样本中检测到馥郁草的成分,药效遭到破坏。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里面充满了疑惑:“你的身体没有问题,而且脉象也平滑有力,特别是肾经,应该是比之前要强劲了许多。我的药应该是起了作用才是!”

    她说的这一切,都是根据脉象来诊断的。只有这种说辞,或许对凤天翼来说,才有说服力。

    可很显然,这些话对急躁的太子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让他越发的怒火万丈:“你的意思是本宫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吗?”

    眼看着这个家伙就要暴走,洛云溪就差无奈的扶额了。

    她再次屏气凝神,将指尖搭上了太子的脉门。跟大脑中的万能系统建立的联系之后,她便下达指令,分析他血液中的药物成分。

    很快,系统再一次给予了反馈:药物中检测到酒精成分。

    酒精?

    洛云溪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漂亮的眸子突然睁开了:“你吃药之前,是不是饮酒了?”

    这话叫太子一下子就愣住了:当日离开御书房之后,他奉命宴请西韩的六皇子,饮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没、没错!”太子有些犹豫,却还是坦白的说了实话。

    一听这话,洛云溪差点没气的拍案而起:“你有没有常识啊你?吃药之前还喝酒,再珍贵的药也没有用处了。”

    她的一席话倒是点醒了太子,平日里有个什么三病两痛的,太医瞧过之后,开了药房也会一定叮嘱避免饮酒,不要食辛辣之物。

    那日,他一定是喝多了些,所以将这个常识性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虽然心中有些尴尬,但是太子还是硬着头皮不肯认错:“那现在要如何?”

    洛云溪都要肉疼死了:馥郁草是多么珍贵的药草啊?一株也就炼出了三颗药丸,他就这样凭白的浪费了一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过肉疼归肉疼,接下来该办的事情也不能少。

    洛云溪道:“之前我给过你三颗药丸,你只吃了一颗,应该还剩下两颗吧?”

    太子犹豫了一下,那张俊朗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难堪之色:“……”

    洛云溪看着他的表情就感觉心中不妙,她猛的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向太子:“你别告诉我,你把我给你的药给扔了!”

    太子皱了皱眉头,“扔倒是没扔……”

    洛云溪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药丸绝对是遭遇不测了。

    心中着急,她的嗓门也跟着大了起来:“没扔你倒是拿给我看呀!”

    片刻之后,洛云溪倒是看到了自己的劳动成果。

    但是,那两颗药丸已经被完全踩扁了,里面甚至还夹杂了一些泥巴、枝叶等杂物。

    “天!”洛云溪看到这一幕,更是心疼的不行。

    馥郁草有多珍贵就不用她赘述了,这个蠢货太子还这样暴殄天物,真是、真是气死她了!

    洛云溪猛的抬起头,冰冷的目光里面似乎已经有火苗燃了起来,盯的太子十分不舒服。

    太子被盯的有些心虚,不过他依旧端着架子:“不过就是一株馥郁草罢了,我再买来便是了。”

    洛云溪听他这话,更是气的冷笑一声:“太子殿下,馥郁草有多珍贵你不是不知道,炼制它的工艺有多复杂,你恐怕也不会明白。既然如此,那我接下来不管做什么,想必你也不会相信了。那我还是不淌这趟浑水了!”

    “洛云溪!”太子见她态度不虞,心情也变得烦躁了起来:“你以为太子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第一,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来太子府;第二,是太子殿下您绑我过来的;第三,如果太子殿下真的想要我的命,我也无法反抗。我唯一想提醒太子殿下的是:今个儿与我一并乘车的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的丫鬟,她是凤惊羽安排给我的。而且这一路走来,我沿途都撒了药粉,你觉得凤惊羽当真会找不到我么?”

    洛云溪冷冷的盯着太子:她素来最是讨厌被人威胁。

    有时候她只是懒得动那些脑筋,否则以她上辈子在中情局摸爬滚打的经历,玩阴谋诡计面前这个少年也未必见得是她的对手。

    “你敢吓唬我?”太子一张俊脸陡然变得铁青,因为愤怒,脸上的肌肉还是不停的轻微颤抖着。

    在洛云溪的心中,她的专业就是她的底线。

    面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太子,踏过她的底线太多次了。

    “不是吓唬,而且威胁。”洛云溪挺起了胸膛,明亮的眸子里面闪烁着丝丝寒光。

    太子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张狂的洛云溪,一时间竟然还被震住了。

    愣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竟然不自知的放软了语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洛云溪那双清眸里面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我想要什么,太子殿下应该很清楚才是。”

    太子一双俊眉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他当然知道洛云溪想要什么。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洛云溪竟然敢在这个受制于自己的时候,开口要琅琊阁。

    “琅琊阁虽然是价值连城,但跟东陵的国运来比,不过尔尔。这笔账孰轻孰重,太子殿下应该算的清楚吧?”洛云溪双手撑着大理石圆桌的边缘,清澈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盯着太子。

    太子的眉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如此几番之后,终究还是松开了:“我答应你。”

    说完这话,他突然打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他的贴身侍卫便颔首推门走了进来,恭谨的等待着太子的吩咐。

    “把琅琊阁的地契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