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6、准备两个歌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8本章字数:2011字

    “把琅琊阁的地契拿过来。”太子面不改色,整个过程中,目光都落在洛云溪的身上。

    直到贴身侍卫将地契呈上来之后,太子几乎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将地契交到了洛云溪的手里。

    这样的爽快,反倒是让洛云溪有些不习惯了。

    她将信将疑的将那地契接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到太子开了口:“不必怀疑,既然我答应给你,地契便不会有假。”

    洛云溪装作不在意的扫了一眼那地契,能够在右下角看到有景阳督护的印章。

    在东陵,上到皇亲国戚,下到豪绅平民都知道:私刻印章那不光是死罪,而且还要株连九族,就算是皇亲国戚也照杀不误。

    所以,在东陵只要盖了官印的,基本上就是没有假货了的。

    于是乎,洛云溪放心的将地契放入自己的怀中。漂亮的眸子闪了闪,她还是开口说道:“太子现在就将地契交给我,难道不怕我趁机开溜么?”

    太子阴鸷的眸子里面,终于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我把东西给你,是为了让你尽心尽力的替我办事。如果你的要求我都满足了,可是你却办不好这件事——就算你是父皇赐给凤惊羽的王妃,我也有本事叫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这一席话的时候,太子脸上的表情已然是变得扭曲狰狞了起来。

    那双眼睛因为痛苦和渴望变得通红,几欲龇裂,仿佛还有这鱼死网破的决绝:“不相信,你尽管试试。”

    这跟毒蛇一般阴鸷的目光,最终还是让洛云溪心中警铃大作。

    她刚才故意说出那些话,就是为了激太子。

    现在激将法的确是成功了,但是也将太子的心底的穷凶极恶给激发了出来。

    要是这次再出问题,她敢保证:面前这个暴走的太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拧断自己的脖子。

    为了保障治疗的效果,洛云溪沉吟了片刻之后,突然开口:“我要一样东西。”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太子的密室里面,已然是多了一个巨大的木桶。

    木桶里面,热气腾腾的水雾正缓缓的往四周弥散开去。

    洛云溪将被碾碎的两颗药丸扔进了木桶里面,很快,那黑色的药丸在热水里面就融化了。

    不过,让人啧啧称奇的是,黑色的药丸化开之后,居然将热水染成了淡淡的蓝色。

    洛云溪眼皮子都没抬,“脱衣服。”

    太子惊:“你说什么?”

    洛云溪懒洋洋的看向太子:“不脱衣服太子殿下你怎么进来泡澡?药被你踩碎了,既然不能吃,我就只能换一种方式了。难道你认为身为九王妃的我,还会对你有些什么念想吗?”

    见自己才说一句话,洛云溪就霹雳巴拉的说了一大串,太子面上也有些难堪。

    他紧紧皱起眉头,铁青着一张脸翻身跃入了木桶。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洛云溪轻巧的躲开,这才避免了被溅了一身水。

    等那位尊贵的太子殿下端坐下来之后,她才上前:“把手伸出来!”

    太子这一次还算配合,一双湿漉漉的手很快就伸了过来。

    洛云溪右脚一抬,二话不说,直接在他左右手的中指上干净利索的划了一刀。

    “嘶——”

    太子骤然倒抽了一口气,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已经开始流血的双手,“洛云溪,你疯了?”

    洛云溪眼皮子都没有抬,直接握住他的双手按入了水中。

    太子正要暴走,低头却看到自己指尖溢出来的血丝竟然将蓝色的血丝染成了一缕缕深紫色。

    “这是怎么回事?”他惊愕的发问。

    洛云溪将叼在嘴里的小弯刀重新插入右腿上的刀鞘之中,“气沉丹田,用内力让周身的气血循环,药会顺着气血进入你的身体。”

    说罢这话,她才将一双手从浴桶中退了出来:“在这一个时辰之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可以断。否则气血一乱,你容易走火入魔,明白吗?”

    说这话的时候,洛云溪已然是完全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大夫的位置上。

    她是一个温柔的大夫,所以每次在叮嘱病患这件事上面,都是特别到位的。

    而太子在跟洛云溪斗智斗勇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突然听到洛云溪这带着真心关切的温柔话语,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

    他愣了一下,抬眸看向洛云溪。

    这个女人脸上的毒斑褪去之后,肌肤就好像是清晨的花瓣一样柔嫩水盈。

    原本死气沉沉的眸子,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明亮灵动,就如同浸泡在清泉中的黑珍珠,熠熠生辉。

    这会儿,被这双眸子凝视着,太子竟然意外没有感到厌恶。

    他冷冷的应了一声,然后配合的开始调动体内的真气——

    见太子还算配合,洛云溪也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叩叩!”

    紧接着,便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殿下!”

    洛云溪眸子一亮:看来是自己要的东西来了。

    她轻快的上前,一把便将房间的门给拉开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太子的贴身侍卫,他跟戚风一样,有一张万年面瘫脸。

    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洛云溪之后,他便转身要走。

    “哎,你等会!”洛云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招呼他。

    凤钦停下脚步,转身颔首,很有规矩的没有正视洛云溪,等待着她的吩咐。

    “你去安排两个歌姬,一个时辰之后送进来。”洛云溪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坦荡荡,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可这番话却是让凤钦脸色一僵,差点没绷住。

    就连屋里的太子殿下也是猛咳了一声,血气差点逆流:“洛云溪!”

    洛云溪听到身后那一身怒吼,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扭头道:“太子殿下,我这不是要给你证明一下我的医术吗?不过是两个歌姬而已,说的好像你以前没叫过似得。”

    “咳咳!”凤钦听了这话,差点没喷出来。

    虽然太子的确是叫过歌姬,而且还不止一个,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