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9、爷,您不去帮王妃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8本章字数:2000字

    这位姑娘?

    洛同甫一愣,回头看向覃韵,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却听得她继续说道:“云溪的脸上有一块胎记,那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咱们也请大夫瞧了的,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毒斑,就连御医都说不可能去掉。你现在顶着一张干干净净的脸,说自己是洛云溪,还打伤了相府里的人,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覃韵声线凌厉,仿佛正气凛然。

    一边的洛同甫瞬间就被点醒了,他也连忙跟着附和:“韵韵说的没错,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

    覃韵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继续说道:“还有你说的这个小孩子——他有一双异于常人的双眸,根本就是异族。你居然敢说他是九王爷身边的人,你的意思是九王爷也有异心咯?你如此居心叵测,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即便是从一开始就对这个覃韵有所提防,但是她竟然说出这么一番黑白颠倒的话来,倒是出乎了洛云溪的意料之外。

    她终于明白那个时候,洛云溪的娘亲为什么会郁郁而终。

    那个温婉大方、知书达理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这个狐狸精的对手。

    一便洛同甫听完这一番话之后,眼睛彻底亮了起来,就差要鼓掌了。那双浑浊的眸子看向覃韵的时候,似乎有多了几份赞赏。

    洛云溪冷笑着:“果然是青楼出来的妓子,胡说八道起来,连草稿都不用打的。”

    “妓子”这个身份原本就是覃韵最介怀的事情,若不是因为这个身份,她早就当上了正室了。

    如今被洛云溪猛的戳中了痛脚,刚刚伪装出来的端庄大方,瞬间垮掉。

    她那张脸上铁青一片,犀利的眸子里面射出恶毒的光,声音也变得凌厉了起来:“相爷,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个此刻同伙抓起来关到地牢里面去。若是放了她,万一她去九王爷面前胡说八道怎么办?”

    洛同甫瞬间回过神来,脸色正了正,袖子一挥,对着不远处的护院喊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动手!”

    洛云溪飞快的闪到了苏墨的身边,这个时候苏墨已经稍微有些清醒了。

    他看到洛云溪因为自己而被围攻,深紫色的眸子里面泛起了血色,无奈身上的伤太重,叫他提不起真气。

    先前他以为洛云溪被扣在了相府,所以情急之下冲了过来。

    他武功原本就不差,若不是因为心急,也不可能中了相府里那么低劣的圈套。

    “……”苏墨用尽全力攥住洛云溪的袖口,艰难的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一个短促的气音:“走!”

    洛云溪伸手轻拍着他的手背,那漂亮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狡黠:“放心吧,对付这些渣渣我还没吃过亏呢!”

    说完这话,她将苏墨扶到了一边的树边靠着。

    做完这些,她才转身望向洛同甫和覃韵,“看样子两位非要将我抓到相府的牢房里去不可了?难道就不怕九王爷找你们麻烦么?”

    洛云溪的话让洛同甫犹豫了一瞬,他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

    可覃韵对洛云溪的痛恨,就如同当初对她母亲的痛恨一样。这会儿,又怎么可能容许洛同甫退却?

    她紧紧的蹙眉,附在洛同甫耳边道:“相爷,三小姐这么恨您,若是放她走,到时候到九王爷面前告一状,后果就严重了。倒不如我们先将她带回相府,等她冷静一下,再给些甜头,她自然就不会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您说呢?”

    洛同甫正愁这事不知道如何善后,听到这里,眼睛跟着亮了起来。

    随即,他抬头看向洛云溪,“你根本就不是我女儿,你跟那个小刺客是一伙儿的。就算此事被九王爷知道了,相信他也不会阻止的。”

    说罢这话,他大手一挥,“给我把他们给绑了,要活的。”

    话音落下,一大群护院手持长棍朝着洛云溪和苏墨扑了过去——

    彼时,在相府对面的一棟二层小楼的屋顶之上,两道高大英挺的身影远远的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一个丰神俊朗,一个冷漠如冰,不是凤惊羽和戚风又是谁?

    眼看着那手臂粗细的棍子就要扑到洛云溪的身上,戚风那万年不变的面瘫上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侧的主子:“爷?”

    凤惊羽懒洋洋的回过头来,“嗯?”

    戚风见自家主子这个时候还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由的心中焦灼。

    先前王妃要自己去处理家事,王爷竟然还同意了。难道他不记得王妃根本就不会武功了吗?

    “爷,要不然属下去帮王妃——”

    情急之下,戚风的还是将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头顶传来一股千钧的压力。

    他硬着头皮,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王妃她不会武功。”

    凤惊羽那漂亮的凤眸微微一闪,里面就像是裹上了万年的寒冰。那目光犹如毒蛇一般,在戚风的身上顿了顿,随即又淡淡的挪开:

    “她的确是不会武功。”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可谁说打架就一定要会武功的?”

    凤惊羽此话一出,戚风刚才还担忧满满的脸上表情突然一凝,随意布满诧异。

    他有些不安的抬头,就瞧见凤惊羽那张俊朗无双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不安,反而嘴角还挂着一丝等着看好戏的诡异弧度。

    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戚风突然听到对面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之声:“啊——”

    他眉头一皱,扭头朝着对面看了过去,眼前的一幕直接就叫他傻了眼。

    因为那些冲上去准备生擒洛云溪的护院有好几个竟然都被打翻在了地上。

    而动手的自然不是洛云溪,竟然是先前那个护院的首领覃生!

    此刻,洛云溪正双手抱胸,怡然自得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控。

    “这——”戚风被这有看得心中暗惊,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