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2、难受就哭出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8本章字数:2011字

    洛云溪手持缰绳,扭头看向自己身侧已经漂亮的跃上马背的凤惊羽:“王爷,咱们看看谁先到郊外的桃花坡,谁就赢了!”

    凤惊羽没有开口,只是眼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却也只是这一个眼神,洛云溪就读懂了里面的意思。

    她抓紧了马缰,娇斥一声:“开始!”

    “驾!”她手里的马鞭一扬,身下的马儿如同闪电一般飞跃了出去。

    她一边策马扬鞭,一边还抽空看向身后的凤惊羽。见他慢腾腾的才刚刚出发,她禁不住大声喊道:“王爷,你可别太小看我。跟我比赛的时候不认真,你有可能会输的很难看哦!”

    “是么?”凤惊羽那英挺的眉头轻轻一挑,嘴角扬起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

    他将手里的马缰一紧,然后双腿一夹:“驾!”

    从长安街到桃花坡,可能是洛云溪唯一认识的一条路了。

    她暂时领先,策马扬鞭,避开了热闹无比的长安街,拐上了人迹罕至的林荫小道,纵情的与凤惊羽赛起了马来!

    今个儿太阳依旧十分的明媚,但是较一个月之前的酷热已然是缓解了不少。

    洛云溪策马在树荫斑驳的林荫小道之上,心中的抑郁仿佛也随着迎面而来的风散去了不少。

    她抽空回头,发现凤惊羽依旧不徐不疾的跟在她身后。

    马儿四蹄腾挪,看上去跑的很努力的样子,可偏偏每一步都能控制在洛云溪后面半个身子。

    洛云溪才不会相信凤惊羽的马术只有这个水平。

    她扭头看向凤惊羽,“王爷,输了的人可是要受罚的哦!你可千万不要放水啊!”

    说完这话,她手上的马缰又勒紧了几分,“驾——驾!”

    两个人一前一后,跑的约莫有一刻钟,终于在前面的不远处看到了桃花坡。

    春日里满山桃花的景致只能等到来年,可现在那枝繁叶茂的场景,看在眼底也是让人心旷神怡。

    “哇,好美啊!”

    在九王府里面待久了,洛云溪今个儿才算是彻彻底底的出来转了一圈。

    没有汽车,没有工厂,没有污染,景阳的每一处都像是世外桃源一样,美不胜收。

    欣喜之下,洛云溪竟然将手中的马缰给松开了。

    她仰首,感受着清风徐面的舒适,双臂也肆意的张开——

    原本不远不近的跟着她的凤惊羽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英挺的俊眉倏地蹙了起来:骑马的时候竟然松马缰,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而洛云溪仿佛没有意识到危险似得,不但张开了双臂,原本匍匐在马背上的身子竟然笔直的坐了起来。

    这个动作出现,那匹马儿失去了束缚,开始肆意的狂奔起来。

    而那匹马儿的前面,就是一个向下的坡道。

    若是马儿跃下坡道,洛云溪没有借力点,毫无疑问,一定会摔下马的!

    “笨蛋!”

    凤惊羽在看到前面的坡道之时,不悦的低咒一声。

    随即,他将体内的真气猛的一提。下一瞬,他就如同一直展翅腾空的雄鹰,直接从马背上飞跃到了半空。

    黑色的降龙鎏金靴在马儿的头顶轻轻一点,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似得,出现在了洛云溪的身边。

    “嘶——”马儿也在这个时候,四蹄腾挪,一个潇洒的飞跃跨上了向下的那个坡道。

    凤惊羽大手一揽,不偏不倚的圈住洛云溪的细腰,将她收入怀中。

    因为巨大的惯性,两个人亦是纵身朝着坡道上滚落了过去。

    整个过程中,凤惊羽用四肢将洛云溪完全纳入自己的怀中。

    两个人抱作一团,在草地上翻滚着。

    两个歆长的身影跌落,溅起了五颜六色的花瓣,腾飞在半空中,那画面美轮美奂——

    不知道滚了多少圈,两个人才停在了小溪边的草地之上。

    凤惊羽深紫色的长袍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花瓣,却依旧不减他身上的绝美气质。

    原本一丝不苟梳着的发丝变得有些凌乱,几缕发丝从额头上滑落,将他脸上冷硬的气息也衬得柔和了几分。

    他皱眉,不悦的望着躲在自己怀中的小人儿:“洛云溪,这样很好玩是不是?”

    “噗嗤——”怀中的小人突然开始抖动了起来。

    在凤惊羽不悦的注视之下,她从最开始的隐忍到后面笑出了声。

    到了最后,直接从凤惊羽的怀中翻出来,四仰八叉的摊开在草地上,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凤惊羽那张淡漠的脸上似乎挂着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一只腿伸直,另一只腿优雅的半曲着,那样子是从未有过的放松和惬意。

    这样子的凤惊羽也是外人根本就看不到的。

    他侧目,幽幽的目光从洛云溪脸上划过,看着她笑的将身子蜷曲,捧着肚子的样子,终于还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想哭就哭。”

    洛云溪一愣,笑容突然僵在脸上。

    她扭头看向凤惊羽,“王爷你说什么呢?谁想哭了?”

    凤惊羽淡淡的收回目光,语调平淡:“痛就喊出来,难受就哭出来,这话好像是你自己以前说过的。”

    凤惊羽此话一出,刚才还大喇喇的洛云溪突然就没有了声音。

    她从草地上的坐了起来,双臂抱膝,脸上似乎还保持着笑容,可眼泪瞬间就从眼眶里面滑落了出来。

    “……”凤惊羽没有说话,也不去看她,就这么一语不发的坐在她的身边。

    洛云溪恼火的伸手去擦眼泪,可是豆大的眼泪根本就擦不干净,就跟那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的往下坠。

    “讨厌,我才没有难受呢!”

    洛云溪不甘心的伸手,继续用力的去擦,甚至把小脸擦的红扑扑的。

    终于,在一旁的凤惊羽有些看不过去了。

    他皱起眉头,一把攥住洛阳的手腕:“本来就很丑了,再擦下去,以后就没法见人了。”

    洛云溪没好气的抬头,瞪着凤惊羽,小脸红扑扑的,一双眸子里面水盈盈的:“我就是这么丑,怎么了?你要是喜欢漂亮的,你找别人——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