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6、世界未解之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9本章字数:2013字

    这一声巨响炸的赫敏惊了一跳,她脚软的后退了一步,还是耐着性子在门口站着。

    露珠透过门缝朝外面看,然后有些不敢置信的往洛云溪那边跑:“王妃,那个赫敏怎么变了性子了?我刚才态度那么恶劣,她居然没有变脸哎,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洛云溪会意一笑:“如果你现在跟她一样,恐怕会比她还要乖巧呢!”

    “王妃,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露珠歪着脑袋一脸的不解。

    洛云溪嘴角轻轻一扯:“去,把赫敏小主请进来,你自然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露珠点点头,又磨蹭了一会儿,这才过去将门给打开了。

    她双手抱胸,避开手臂上的伤口,态度恶劣的用下巴往房里一送:“进去吧!”

    赫敏眼神一亮,飞快的冲了进去。

    当她看到洛云溪的时候,一双眼睛仿佛要发光了:“表嫂嫂——”

    赫敏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想起露珠还在房里,她战战兢兢的朝门口看了一眼。

    洛云溪会意的道:“露珠不是外人。”

    露珠一听这话,俏丽的小脸之上露出得意之色,故意走到离洛云溪身侧比较近的地方站定了。

    赫敏眼神尴尬,她犹豫的看了洛云溪几眼,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表嫂嫂,求你饶了我吧!”

    赫敏突然来了这么一下,甭说露珠下了一跳,就连洛云溪自己也愣了一下。

    “你这是做什么?”洛云溪皱眉。

    如果不说辈分,就按年龄,她甚至比赫敏还小一岁,她可受不起赫敏这一跪。

    赫敏一把扯下了自己脸上的纱巾,突然就哭了起来:“表嫂嫂,之前我们有些过节,都是因为我的心太大了。我不应该肖想表哥,更不应该叫李权设计陷害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现在真的知错了,求求你给我解药吧!”

    一旁的露珠听了这话,登时就怒了:“李权那件事果然是你在陷害我们王妃,你、你太过分了!”

    赫敏一边哭一边说道:“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对。表嫂嫂,你看看我的脸——”

    说着,她抬起脸来,只见下半张脸已然是不满了黄豆大小的疙瘩,好几个都隐隐开始灌脓发炎了。

    “呕!”露珠强忍着反胃的感觉,别开眼睛。

    赫敏看着露珠的反应,哭的更惨了。她撩起自己的衣袖,将她抓的血肉模糊的手臂伸了出来:“现在我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了。当初是我不对,但是现在我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表嫂嫂,求求你看在表哥的面子上,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洛云溪眯了眯眸子,望着赫敏哭的梨花带泪的样子,不能说是没有一丁点儿恻隐之心的。

    当初赫敏是有坏念头,但确实没有给自己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如今,她自食恶果,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了,这个惩罚也不算轻了。

    眼神动了动,洛云溪起身走到了赫敏的面前,伸手将她给搀扶了起来:“妹妹,当初若不是你处处针对我,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明白么?”

    洛云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语气却是冰冷的入了骨髓。

    赫敏僵着身子,只觉得身边这个少女身上散发着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让她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嫂嫂,我、我知道了。”赫敏僵着身子回话。

    洛云溪将她扶到座位上坐下之后,那凝了冷霜的脸突然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就像是雪后的阳光,让冰雪消融,大地回春。

    “既然如此,我便想法子替你找些药来。”

    见洛云溪终于松口,赫敏差点儿就喜极而泣了,“谢谢表嫂嫂。”

    洛云溪广袖一拂,借势从空间中摸出三颗黑色的药丸,递到了赫敏的面前:“三天吃一颗,不要贪快,九天之后毒素排干净了,自然也就好了。”

    赫敏颤抖着接过那三颗药丸,连声道谢。

    洛云溪挥挥手,看着赫敏欢天喜地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

    露珠也将目光从赫敏身上收了回来:“王妃,虽然我觉得她吃了不少苦头。但是这么轻而易举的把药给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洛云溪轻笑:“你这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滑头了?”

    露珠撅起小嘴,不满的反驳:“人家这不叫滑头,这叫机智!”

    洛云溪继续笑:“即便她今日不来找我,我原本也打算明日给她送药过去的。”

    露珠大惊:“为什么呀?王妃你这样以德报怨,心也太大了吧?”

    洛云溪摇摇头:“你知道赫敏为什么一直待在九王府,就算她有些小动作,只要不是闹大了,你家王爷都会视而不见吗?”

    露珠摇头,这一点她还真的不知道!

    “你家王爷在批奏折的时候,好几次都非要我去磨墨。有一次就聊到了这个上面,我才知道原来镇国将军当初是为了掩护你家王爷包抄敌军,这才身先士卒的。你家王爷最不喜欢的就是受人恩惠,所以他才会同意将赫敏接到九王府,以小主身份住下来。”

    洛云溪耐着性子解释着。

    露珠突然恍然大悟,“噢,王妃你这么做,是不想王爷为难么?王妃,您对王爷可真好!”

    洛云溪伸手捏了一把露珠的鼻头:“好啦,这些拍马屁的话要去你家王爷那边说才是。不然我对你家王爷这么好,他不知道又有什么用处?”

    原本洛云溪只是开玩笑的话,可片就在这个时候,卧室的大门却是被人突然从外面一把给推开了。

    紧接着便是一道凉凉的声线传来:“原来爱妃这么在意在本王心中的位置?”

    这熟悉的声音叫洛云溪心头一跳,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她不敢置信的回头,在看到一声官服的凤惊羽走进来的时候,恨不得直接两眼一翻,晕厥过去才好。

    每次,只要自己说凤惊羽,他总是能够掐好时间出现。

    每一次都是,每一次!

    真是世界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