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委托人竹文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19本章字数:2076字

    要想搞清楚六年前的那个委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直接去找委托人。

    委托人名叫竹文石,是国内有名的地产商,在网上可以轻松的搜到关于他的介绍。

    竹文石的公司总部在H市,洪城和H市虽然都是南方,但是相隔也有四五百公里。

    这么远的距离,留给花小白可行的方案大概有五种:坐火车,坐飞机,自己开车,坐长途巴车,搭顺风车。

    根据花小白的调查,现在不但坐飞机需要身份证验证,坐火车、坐长途汽车都已经需要身份验证。

    他倒不是没有身份证,而是他的所有的身份证在黑石公司都有备份,一旦他使用,立刻就会被黑石公司找到位置。

    自己开车的话,首先他需要搞到一辆车。

    至于搭顺风车,直接就被他pass掉了。

    思前想后,花小白决定先去搞一辆车,开车最不容易暴露他的踪迹,而且就算找到竹文石,之后肯定还会需要去其他地方,有一辆车也方便。

    身上钱不多,新车肯定是买不了的,而且新车的手续太多,也容易暴露。

    来到二手车市场,花小白很快就找到了一辆价格便宜,性能看上去还算不错的越野车。

    国产越野新车现在十来万就能拿下来,这辆二手车最后以五万五千块成交。

    和车主简单的办理了交接手续,花小白开着车直奔了H市。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花小白来到了南方最大的城市H市。

    进入H市,繁华热闹的大都市气息迎面扑来。

    这个时候正赶上上下班时间段,花小白一路堵车堵到了市里,最后跟着导航找到了竹文石的公司,SQY投资有限公司。

    走进SQY投资有限公司的写字大楼,花小白在一楼大厅找到楼层布置图。总裁办公室,66楼。锁定了竹文石的位置,花小白径直的向电梯走去。

    两个保安赶紧走过来将花小白拦住,其中一个保安态度相当好的对花小白说:“先生你好,非本单位人员,没有允许是不能进入的。”

    花小白又返回来走到前台,对前台小姐说:“你好,我找竹文石竹总。”

    前台小姐很有礼貌的问:“您好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花小白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找他有急事。我是史克公司的代表石刻狼,你打电话请示一下,我想他会见我的。”

    前台小姐说:“好吧,您稍等。”

    前台拨通了电话:“张助理您好,前台有一个史克公司的代表石刻狼先生,说有急事要找竹总。”

    前台小姐刚说完,电话的另一头立刻就开骂了,声音是一个女人,语气相当的刻薄:“什么史克公司,还石刻狼。你脑子坏掉了!这种狗屁公司都要打电话来请示,你还想不想干了!”

    平白无故被骂了一顿,前台小姐也终于反应过味来,花小白报的这两个名字有问题。

    再看花小白的一身的打扮,前台小姐也是直拍脑门:“我这也真是自己作死。”

    “我们竹总不在,屎壳郎先生,您还是改天再来吧。”前台冷着脸对花小白讥讽。

    花小白就是过来确定一下竹文石到底在不在,前台小姐打电话请示的时候,听筒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对于花小白来说,听清楚听筒的声音并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已经搞清了竹文石就在办公室,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谢了姑娘。”花小白呲牙对前台小姐笑了笑,嘴角将脸上的三道疤拉起来,立刻让本来就很凶的脸变得更加的狰狞了。

    “啊!”前台小姐一声惊呼,这次倒是真的将她吓到了。

    花小白不再去理会前台小姐,再次向天梯走过去。

    两个保安见花小白再次走过来,再加上花小白在前台的表现,已经知道花小白是来者不善。

    “你站住。”两个保安将腰间的警棍摘了下来,指着花小白警告。

    花小白在口袋里摸了摸,正好摸出来两个一块钱硬币。

    将硬币夹在手指上,对准保安的腰间,轻轻一弹,硬币旋转着打在保安腰间的穴位上。

    两个保安立刻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站在原地不能再动弹,甚至连话都说。

    前台一看情况不好,立刻给保安科打电话,保安科一听竟然有人来公司闹事儿,科长大人相当的兴奋,自己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

    十来个保安在科长大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向着一楼大厅杀过来不说,花小白进了电梯,快速的向着竹文石所在的楼层上升。

    来到66层,电梯门打开,花小白看到五六个全副武装的保镖在等着他,这几个保镖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强点儿,花小白三两下便将这保镖打倒。

    竹文石和漂亮的女助理站在不远处,竹文石见到花小白毫不费力的将自己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保镖给放到了,他立刻惊慌失措的要跑。

    花小白怎么可能会让竹文石跑掉,他闪身到了竹文石的跟前,这种超人的速度,再加上花小白那吓人的脸,把女助理直接吓晕了。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竹文石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面相凶恶的家伙,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

    花小白笑了笑:“竹老板,你不要怕,我来找你并不是想对你怎么样,只是想找你来问一些事情。

    事情问清楚了,我就会走。另外通知你的手下,不要想着报警了,以我的身手,如果警察来了,你认为他们能保住你的命吗?”

    竹文石想了想花小白的身手和刚才那一闪而过的速度,很艰难的认同了花小白的话。

    “英雄,里边坐,您有什么事情要问,只要我知道,我保证知无不言。”

    竹文石鼓足了勇气将花小白请到办公室,然后又给保安科科长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将残局收拾了,另外撤销警戒,也不用报警。

    坐在会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竹文石先给花小白泡了一杯茶:“英雄,喝茶。”

    花小白接过茶,却没有喝,只是放在了茶几上,又指了指对面的座位:“你也坐,我要问的事情很简单,而且我时间不多,我想你也不希望让我在这里多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