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恶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19本章字数:2246字

    在花小白将床侧起来之后,窗户上的玻璃哗啦一声碎了,十几发子弹打在床板上,子弹又再次爆炸,整张床几乎在这一瞬间就被打得报废了。

    屋子中棉絮和木屑翻飞,在这其中还夹杂着数不清的弹片。

    “公司创始人的脑袋真尼玛的被驴踢了,为什么还会有杀手过来?而且连爆炸弹这样的违禁品都用上了!”

    花小白低声喝骂一声,眼瞅着这张床坚持不了不多久,他也不犹豫,从扳指空间中拿出五六根黑色的尖刺,这是秘境中一种树上的尖刺,硬如钢铁,是他除了骨鞭之外的第二武器。

    尖刺一般被他当做暗器来用,每个尖刺长约十五公分,和一般的飞刀尺寸差不多,而且尖刺自带神经毒素,简直就是专门为了做暗器而生的。

    花小白还给这尖刺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夺命飞针”。

    一掌将已经快要被打烂的床扔了起来,花小白探身而起,趁着床板将大部分的子弹挡住,他对准了子弹打进来的方向,快速的将手中的夺命飞针扔了出去。

    果然,在花小白将夺命飞针认出去之后,外面的枪手便停止了射击。

    花小白趁此机会,快速从地上弹起来,就像暴起的豹子一样,纵身从已经被完全打碎的窗子中蹿了出去。

    花小白住在三楼,五六米的高度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事情。

    跳出窗户,花小白立刻就发现了敌人的所在,不过却不是那个枪手,而是一个手持钢刀的大汉。

    至于那个枪手在哪里?花小白没有再感觉到其他的杀气。

    显然,这个枪手也是高手,懂得掩藏自己的杀机。现在他就像一个潜藏在草丛中的老虎,准备随时抓住机会给猎物致命一击,而花小白就是这个猎物。

    花小白落到地上,站直了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枪手。

    躲在暗处随时准备给你放冷箭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所以花小白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的精神来保持警戒。

    “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应该就是公司派来的更高级别的0号特工吧?”花小白对持刀大汉问道。

    大汉瓮声瓮气点点头:“不错,我们是0号序列特工。你的身手不错,可惜背叛了公司,也只有死路一条。”

    “0号序列特工?”花小白将这个称呼记在心里,不过对大汉的威胁也没有丝毫放在心上。

    花小白摆摆手:“你也知道我身手不错,所以我也不见得会被你们两个杀了。既然你知道我背叛了公司,那证明我清白的录音交给公司,你们不知道吗?”

    大汉哼哼两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我只是接到要来杀你的命令,虽然也有关于你的详细资料,但是说实话,我对你为什么背叛公司以及公司为什么会舍得下大本钱派我们两个0号序列特工来杀你,我都不感兴趣,我只想快点杀了你,完成任务回家。我老婆快要生了。”

    花小白呵呵一笑,拱了拱手:“恭喜你就要当爸爸了,不过你很可能是不会见到你儿子了。”

    大汉哈哈一笑:“狂妄的小子,你或许是轻松的打败了那两个0号普列特工,但是你如果将那些废物和我们序列特工比,那接下来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大错特错。”

    大汉说完,手中钢刀虚空一甩,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花小白皱了皱眉,心中又将这两个特工的危险等级提升了一级。

    这一级便是修行界的后天境界,他眼前的这两个家伙赫然都是后天境界,只不过这两个家伙身上的那股力量依旧只是更加的接近真气。

    虽然是假冒的,但是这也是花小白回到地球之后见到的第二个后天境界的人。

    本以为回来之后会可以像小说中一样,他混迹于凡人中,泡泡妞装装逼,打打不长眼的富二代的脸。

    实在是没想到短短的两天内,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精彩,花小白那颗嗜血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一股强烈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弥漫出来,他舔了舔嘴唇道:“不错,不错,你的实力不错,值得我杀了。”

    花小白身上身上的变化让大汉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此时花小白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可以择人而噬的恶魔。

    不过他并没有害怕,二十几年的杀戮生活,他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害怕。

    “是我小瞧尊驾了。”大汉说完,精气神再次集中,然后快速的向着花小白冲了过来,眨眼之间便到了花小白的跟前,长刀侧劈,同时大喝一声:“吃我一刀!”

    这一刀犹如泰山压顶,充满了爆炸的力量,颇有一番王者的霸气。

    刀者霸也,在这个大汉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好刀!”花小白哈哈大笑一声,手中骨鞭根根紧凑,然后一个拧身,身体犹如一个巨象翻身,手中的骨鞭犹如那被甩起的长鼻子。

    “神象一鞭!”

    花小白的速度看上去有些慢,但是实际上却丝毫不比大汉的刀慢,甚至更快一丝。

    骨鞭被花小白抡了一圈,后发先至的和钢刀撞在一起。

    一道刺眼的火星出现,大汉只感到一股大力传来,手中的刚到几乎要脱手而去。

    大汉心中大惊,他练刀向来是以大力著称,胳膊粗细的松树都能被他一刀砍成两段,但是眼前这个看着并不是很强壮的家伙,不但能接下他一刀,甚至比他还要强上一两分。

    巨大的碰撞力让花小白和大汉全部都倒退十几米,在倒退中,一股杀机从百米之外出现,五发子弹从不同的角度向着花小白飞了过来。

    这第二个特工挑的时机很好,花小白受了大汉的重击,身体向后退,正是在调整身体平衡的时候,这时候很难再去躲避子弹,而且这五颗子弹速度极快、角度也很刁钻。

    而在这瞬间,花小白也看到了这第二个特工的真容,那是一个戴着眼镜,很斯文,看上去就像一个中学教师的中年男人。

    枪手特工扶了扶眼镜架,他对自己抓住的这个时机和打出的五发子弹还是很满意。

    但是大汉和枪手都低估了花小白的实力,花小白冷哼一声,手中的骨鞭一抖,骨鞭就像一条灵活的长蛇一样,快速的将花小白围了起来,同时长鞭以极高的频率抖动起来。

    五颗子弹啪啪啪全部都打在了长鞭上,但是子弹立刻发生了爆炸,弹片纷飞。

    花小白此时已经勉强将身体稳定下来,同时他身上的那种沉重的气势消失,一股灵动飘逸感快速出现。

    他的身体就像失去了骨头一样,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动作快速的闪出了弹片的杀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