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狙击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0本章字数:2068字

    当一男一女离开后,花小白从树上下来,他走到了灌木丛中,低头看了看已经死透的青年,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真的驴友,偶然拍到了那些人的什么事情,然后被发现了,还是真的像那个男人猜测的那样,他是上边派下来侦查兵。

    不管是哪种,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按理说这是一个很悲痛的事情,但是花小白却发现死亡竟然已经不能在他的心里激起一点波澜了。

    所以他才叹了口气,他不是为了这个年轻生命的去世而叹气、而惋惜,他是在为了自己已经丧失的越来越多的同情心甚至人性叹气。

    花小白转身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丛林中,但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花小白又返回来了。

    他继续站在之前站着的位置,低着头看着灌木丛中年轻人的尸体,看了看片刻后,他开始揉自己的脸。

    上下左右揉了几下后,花小白放下手,他的脸庞竟然改变了一些,模样上和已经死去的年轻人有四五分像了。

    花小白继续歪着头看着年轻男人的脸,继续对着自己脸上的骨骼揉,在花小白的手上,他自己的脸在随着他的揉搓悄然发生着改变。

    半个小时后,花小白的脸已经变得和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模一样,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发型。

    花小白用的这种易容术算是加强版的缩骨功,缩骨功本来是一种武功,修炼缩骨功的人的骨骼会变得相对柔软,关节也变得更加灵活,所以修炼缩骨功的人能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甚至将自己装进一个不大的罐子中。

    花小白没有专门修炼过缩骨功,但是他以前做特工的时候,大概的学过一些。

    现在他已经今非昔比了,在真气的辅助下,缩骨功发挥出了更加强大的效果:小范围的改变骨骼!

    因为这是突发奇想的一次尝试,所以哪怕是在确认了有效果后,花小白依然整整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将自己脸上的骨骼调整的和那个死去的年轻人一样。

    “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我真特么是天才。以后这招练熟了,老子岂不是说可以想变成谁变成谁,什么机器都别想检测出来!”

    完成了易容的花小白也是十分精细的呵呵笑道。

    “既然我变成了你,以后没准会用你的身份短暂的在外面生活,所以我算是欠你一个人情。所以我会把你埋在这里,以后我会让你的家人来这里把你接回去。至于杀了你的那两个人,我也会给你报仇,让他们下去陪你。”

    花小白说完将年轻人抓了起来,来到一个空地上,在空地的边上有一棵长得很奇怪的歪脖子树。

    “就这里吧,这棵树就做你的墓碑,以后你的家人来找你的时候,也容易找。”

    花小白将年轻人的尸体放到地上,拿出了一个木铲子,开始挖坑。

    木铲子虽然有些钝,但是花小白的力气还算大,很快一个一人多长半米来深的坑就挖了出来。

    花小白将尸体放到坑里,用土将其掩埋后,又拿出匕首来到歪脖子树下,扭头看着那个小土包沉思道:“又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该写点什么呢?”

    花小白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后,笑着说:“既然不知道名字,就叫你勇敢的无名氏吧。”

    花小白说完,手上匕首快速挥动,木屑翻飞,九个大字出现在了歪脖子树上:勇敢的无名氏在此。

    把无名氏埋掉后,花小白又回到无名氏被杀的位置,确定了那一男一女离去的方向后,顺着两人留下的痕迹一路追了过去。

    翻过了一座山,继续深入,竟然出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山谷,在进入了山谷后,花小白发现了一排小房子。

    这一排小房子也非常隐蔽,都是建在了树木中,发电机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从那排小房子的方向传了过来。

    “看来这里真的是一个窝点,不管是做什么的,差不多也该让他尘归尘土归土了。”花小白站在山谷的上方,在四处看了看,很快就找好了一个最好的高点。

    在小房子周围有大概十几个真枪实弹的守卫,至于小房子里面有多少人,花小白现在还不能确定。

    花小白来到找好的高点上,手指擦了一下扳指空间,一把黑褐色的狙击枪出现在他的手上,这是他当年做特工的时候用的武器。

    在那个没有一个人的炼狱中,这把枪陪伴了整整六年。

    加上了消声器,花小白快速的架好了狙击枪,调好了瞄准镜。

    虽然已经整整六年没有打过枪了,但是经过那么多年训练养成的习惯不是说忘就能忘的,那些几乎都已经成为了他本能的动作。

    嘭!

    瞄准射击!

    在轻微的声响后,一个走到角落的守卫被爆了头,他的倒下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花小白快速的给狙击枪上膛,仅仅间隔了三秒钟就有锁定了下一个守卫。

    嘭!

    又是一个守卫被爆头。

    嘭!

    嘭!

    当第六个守卫被杀后,守卫们才发现了自己一方正在遭受屠杀,守卫们开始用对讲机呼叫同伴,报告老大。

    又是十几个人从小房子中跑了出来,这些人手上都拿着手枪甚至冲锋枪,在这些人中就有杀人的那一拿一女。

    这些人还没来得及问守卫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又是一颗子弹飞了过去,一个人的脑袋再次被贯穿。

    所有的人都惊慌了,纷纷躲到障碍物后面去,出来的这些人开始撤回小房子中,而且这些人是护着一个小胡子中年人跑进去的。

    嘭嘭嘭!

    又是连续三枪,在那些人外围的三个人应声而倒,几乎都没有任何的征兆。

    就好像在这些人外面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屠夫,在无情的屠杀着他们。

    “谁能说,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胡子中年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躲到小房子里面后立刻跺着脚大叫道。

    “大哥,这肯定是有狙击手!”一个小眼睛的瘦小个子惊恐的叫道。

    小胡子中年人暴怒,抬脚将瘦小个子踹了个跟头:“就特么你知道,谁特么看不出来是有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