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坦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0本章字数:2054字

    “没,没有,马老,我是觉得您这样的安排真是太好了,我这么年轻就能带队参加市里的比赛,您这是对我这个新人的关心和培养啊。这个带队,我接了,就算吃土一个月,我也要坚定的、坚决的、矢志不渝的去带着咱们学校的篮球队去过五关斩六将,为咱们福师大学争光,为咱们福师大学……”

    “行,行了,别表忠心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我听着发麻。”马嵬对花小白挥了挥手,然后把桌子上的一打文件递给了花小白:“这是这次比赛的通知,你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明天,最晚后天,给我一份方案。”

    花小白接过文件,对马嵬表决心道:“马老,你就放心瞧好吧!”

    “嗯,我就等着看你的好消息了。好了,没什么事儿,你就可以滚了。”马嵬很得意的对花小白挥了挥手。

    花小白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一句:“马老,那个工资的事情,您还得再帮我……。”

    “好了,知道了,只要你努力,我和学校领导是不会亏待你的。”

    花小白走出了办公大楼,将文件扔到了扳指空间中,碎碎念道:“没想到学校的官僚作风也是这么重,不过接下来一个月不用教课,只需要带着篮球队训练就可以了,这对我来说再好不过,反正那点工资,我也看不上。”

    当花小白再次回到宿舍的时候,他立刻在门锁上面看到了轻微的划痕,这是有人撬过他门锁的痕迹,而且这痕迹还很新,在他离开之前没有。

    花小白轻轻的将门打开,还没有什么动作,就看到在他的门后面站着一个正在对着他笑的少女。

    这少女的样子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但是他现在是方山,他并不知道方山认识关若秋,因为无论在方山的微信、QQ还是微博中,花小白都没有找到关于关若秋的信息。

    可能是有的,但是花小白并没有看到。

    “这位同学,你怎么在我的宿舍里?”花小白装着一副愤怒加疑惑的样子。

    关若秋看着装模作样的花小白,心里暗笑:“装的还挺像,要不是我记住了你这丫的身上的那股气息,还真的被你骗了。这易容术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得,竟然看着还这么真实,原来那么丑那么凶,竟然能变得和我的方老师一样帅,声音都一样!不过也始终骗不过老娘这副火眼金睛。”

    关若秋埋怨的看了花小白一眼,恼怒的哼道:“山山老师,你回来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难道你对我做了那样的事,以后都不想承认了吗?”

    花小白都懵了,关若秋他是认识的,虽然他不知道关若秋到底是什么人。

    方山他也是知道的,而且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但是现在关若秋一副可怜巴巴中带着幽怨,还有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话,这俨然就是将花小白心中的老实人达成了渣男负心汉玩弄女学生啊!

    不过,这种想法只在花小白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关若秋嘴角那标志性的笑,那阴谋得逞的得意的笑。

    “这关若秋修为比我巅峰的时候还高,我虽然改变了容貌,这身上的气息肯定是没有办法隐藏的,至少在他们这些高手眼里隐藏不了,她肯定是已经认出我来了,这是在戏弄我呢!”

    花小白立刻分析出了事实的真相,他没有和关若秋扯淡的心情。

    花小白对关若秋笑道:“若秋同学,咱们里边谈吧。”

    关若秋笑着打了花小白的胸口一下,笑骂道:“死鬼,这就记起来啦。”

    关若秋打的这一下,看似轻松,但其实用着内劲呢,按照她的估算,不会对花小白造成什么影响。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她轻轻的一击,花小白却如受重创,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无比,一股鲜血从花小白的嘴角流了下来。

    “你……,你的修为……,你受了……”

    关若秋的话还没说完,花小白已经无力的附在了门框上,他对关若秋说:“不用多说了,快扶我进去。”

    关若秋立刻架住花小白,将他扶到了沙发上。

    花小白坐好,拿出了一颗治内伤的灵果吃了,打坐了有五分钟,他的脸色才逐渐恢复过来。

    花小白睁开眼睛,也没有好脸色的对关若秋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关若秋见到花小白已经恢复了过来,刚要道歉,又听到花小白这种语气,心里的气嗖嗖的就又上来了:“你才多点儿修为,我想发现你,离着好几公里都能认出来。而且不应该是你质问我,而应该是我质问你吧,我们方老师去了哪?你为什么要易容成方老师来冒名顶替他?”

    花小白看着关若秋,问:“你和方山很熟?”

    关若秋说:“回答我的问题,方老师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会冒名顶替方老师?”

    花小白看了看卧室里,背包已经被打开了,相机也被扔在床上,显然她已经看过了那些照片。

    花小白说:“你的方老师现在已经死了,至于我为什么要冒名顶替他,这是我的事情,事关我的人身安全,我不能告诉你。”

    “死了?死了?就是追杀他的那一男一女杀的?”关若秋悲痛的叫道。

    花小白点点头:“是的。”

    “他们现在在哪?我要去杀了他们给方老师报仇!”关若秋蹭的一声站了起来。

    花小白说:“他们已经死了,包括那个制毒窝点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我杀了,你方老师的仇,我已经帮他报了。”

    “死得好,死得好!”关若秋跌坐在沙发上,低声叫了两声,然后突然抬起头,怒视着花小白:“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还帮方老师报仇?”

    “因为他被杀的时候,我正好就在现场。”花小白在这里并没有任何隐瞒。

    “你在现场,你在现场为什么不救他,你为什么不救他!”沉浸在突然的悲痛中的关若秋终于找到了情绪的宣泄点,她扑倒花小白身上,揪着他的衣领恶狠狠地大叫,眼泪却已经止不住的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