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相互坦诚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0本章字数:2019字

    一巴掌又一巴掌,关若秋疯了似的用手打着花小白的胸口,只不过这次并没有用上真气的力道。

    纯身体力量的话,作为一个女生,她的力气并不算很大,打在花小白身上也只是有些疼罢了。

    终于,关若秋打累了,她从花小白身上爬起来,花小白也从沙发上坐起来。

    花小白整理了一下衣服,对她说:“我并不知道方山是你的朋友,如果知道,我应该会就他,虽然这样很可能会暴露我自己。”

    关若秋擦了擦眼泪,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她对花小白说:“方山老师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诚实善良,长得又帅,是我从家里出来后,在外界唯一一个可以谈心的朋友,没想到他也这么离开了。”

    花小白奇怪的问关若秋:“你们家不和外界接触吗?”

    关若秋看了看花小白,说:“你也是修真者,虽然是散修,但是终究有一天会接触到那个层面。我今天告诉你一些关于我们的事情,你也告诉我你的事情怎么样?”

    花小白想了想,点头道:“可以,不过关于我的事情,你不能再告诉其他人。”

    关若秋惨笑道:“我哪里还有什么其他人可以谈心。”

    花小白点点头,心里暂时相信了她的话。

    “你知道黑石公司吗?”花小白问关若秋。

    关若秋点点头说:“大概知道一点,一个雇佣兵公司,名气好像挺大的。”

    花小白继续说:“我以前是黑石公司的特工,几年前因为一次任务失败,我被认为是内鬼,所以被黑石公司追杀,我身上的伤就是被黑石公司两个非常厉害的特工打的。我从那两个特工手中逃走后,一直逃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大山中,等我勉强恢复了身体上的内伤和外伤,从山里出来,正好遇到了方山被一男一女追杀。之后方山被他们杀了,我本来就打算去隐姓埋名的,但是看到方山后,我就想我或许可以顶替了方山,以此来隐藏起来,这样黑石公司就更加不容易找到我了。”

    “那你为什么要帮方山老师报仇?”关若秋问。

    花小白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恩情,我不去救方山,那是因为我没有救他的义务,而且救了他还会给我带来非常大的危险。但是我用了他的身份,就相当于欠了他的人情,我就必须还,他已经死了,能还人情的方法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给他报仇。”

    “所以你杀光了那里所有的人,也不单单是为了个给方山老师报仇吧。”关若秋嗤笑的哼道。

    “既然已经暴露,就必须要做的彻底,那些人只有都死了,我才能更安全。你也不要想着用道德来谴责我,一来我本身就是杀人如麻的特工,二来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歹徒,我杀了他们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花小白说完,又对关若秋说:“我的故事说完了,现在说说你的故事吧。”

    关若秋点点头,背上的情绪也恢复了一些,尤其是听到花小白已经给方山报了仇,而且杀光了那个窝点中所有的人。

    虽然很残忍很血腥,但是对于一个受害者的朋友来说,也很解气!

    关若秋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花小白说:“我有点渴,你去帮我拿瓶水吧。”

    花小白:“……”

    在冰箱里拿了一瓶苏打水给关若秋,关若秋又将瓶子扔了回去:“拧不开瓶盖!”

    “打人那么大力气,拧个瓶盖拧不开?你在逗我!”

    当然了,上面的只是花小白心里的吐槽,对于女生的这种傲娇,花小白也没有办法去真的嘲讽。

    给关若秋姑奶奶拧开了瓶盖,关若秋喝了两口水:“咱们所在的世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很多神话传说也并不是真的无的放矢,那些都是凡人们对不了解的超级生物的夸大描写罢了。”

    花小白说:“你是说传说中那些可以飞天遁地的神仙,那些可以毁天灭地的神兽,那些可以吸人血液永生不死的外国吸血鬼等等乱七八糟的都是存在的。”

    关若秋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存在也不存在,我说了那些不过是凡人们对超级生物的夸大描写。你说的那些什么飞天遁地的神仙,不过是一些像咱们这样拥有一些法力,力量远超普通人的修真者。而那些什么可以毁天灭地的神兽?不过是一些成了精的妖怪,没准只是毁了几栋房子,就被形容成了毁天灭地。还有那些国外的什么吸血鬼、狼人、教廷守卫骑士等等,其实都是一样的。简单来说,你看过X战警吧?”

    花小白明白了,他说:“你的意思是像咱们这些人,包括那些什么成了精的妖怪,外国的吸血鬼、狼人等乱七八糟的,都可以归为是超能力者?”

    关若秋点点头说:“笼统的可以这么归,而且大部分超能力者并不是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在现现实社会中招摇过市,还懂不懂就毁灭世界。一来当一个人的个人能力变得非常高之后,他也就不会再看得上比世俗这些所谓的什么权利财富了,二来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拥有毁灭世界的能力,地球多大,人才多大,你让一只蚂蚁毁掉一座山试试!”

    “你说的也很在理。”花小白不得不点头同意关若秋的说法。

    关若秋继续说:“现在说说我的家吧,我家住在悬空岛,悬空岛是隐藏在海外的一个岛屿,面积很大,灵气也很充足,是整个世界大部分的修真者聚集的地方。一年前,我家里逼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所以我就从家里逃了出来,之后靠着我家在外面经营的一些组织办了一个身份,之后我在世界各地四处转,后来遇到了方山老师,再后来我又让人给我安排到福师大学来上学。”

    花小白看着关若秋,十七八岁的样子,正是年少青春的年纪。

    “你是不是喜欢方山?”花小白突然问关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