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你压疼我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0本章字数:2092字

    花小白就这样搂着王萍,大摇大摆的朝着三楼的大门口走去。

    二人所到之处,几乎所有的的人都纷纷让道。

    开玩笑,这家伙可是连李少都敢揍的疯子,现在谁敢招惹他?

    特别是之前骂过花小白的那些家伙,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花小白认出他们,将他们狠狠的痛扁一顿。

    就这样,花小白搂着王萍的腰,离开了这地方,只留下一群懵逼的人和躺在地上的李欢。

    “我草你麻痹,还看着干嘛?概不打电话报警,顺便打120!”看着这煞星终于走了,李欢大声咆哮道。

    可就因为说了这样一句话,身上传来真正剧痛。

    “我说方老师,你的手是不是该放开了?”刚出滨浦大酒店的门,王萍嗤笑着对花小白说道。

    听道王萍的话,花小白这才依依不舍的将自己的手从王萍的腰间拿开。

    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刚才完全是为了配合你演戏,所以……”

    心里却在暗暗感叹,这王萍的皮肤,究竟是有多滑顺?即使是隔着他那连衣裙,都能够感觉到他那光滑的肌肤。

    同时,也希望自己以后多摸两下这王萍的腰。

    王萍见到花小白这种表情,心头顿时一甜。

    刚才的花小白,让人感觉恐怖,惧怕。如同死神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现在的花小白,全身散发着一种独特而又成熟的男人魅力,能够吸引无数女人。

    现在,她愈发对眼前的方山好奇起来。

    方山,虽然之前二人并不是特别熟悉,但是因为二人是邻居的原因,倒也算得上朋友。

    而且她在福大带了这么久,除了听说方山喜欢过一位叫夏薇的女子,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方山和其他女的,有什么绯闻。

    这也是为什么王萍让方山做她冒牌男朋友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然,不排除王萍内心深处对方山这个老师有点好感。

    想到夏薇,又想到方山被拒绝了那么多次,一时间王萍看向花小白的目光变得特别柔和起来。

    被王萍那种特别温柔的目光这样看着,花小白顿时感觉有些不自然。

    暗道:这丫头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想到王萍那滑顺的细腰,还有这魔鬼般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和那对特别高耸的山峰,花小白就有点激动。

    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谈过恋爱,就连牵手,都是关若秋之前拉着他去大排档之时,第一次和女生牵手。更不要说追什么女朋友了。

    想到眼前这么婀娜多姿的女子,可能喜欢自己,花小白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见到花小白无缘无故发笑,王萍有些奇怪的问道。

    花小白顿时大窘,即使他再傻,也不可能像李欢那样,问王萍,说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吧?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对于花小白那莫名其妙的笑声,王萍虽然特别无语,可是她最后还是没问什么。

    毕竟,过多的管别人的事情不好。而且,他们的关系,还没有熟到那一步。

    很快,而人家来到了停车的地方。

    两人上了车,朝着福大开去。

    “方老师,今天你实在是太冲动了。那李欢是燕京李家嫡系,而他的亲哥哥李乘风,更是燕京的五大天骄之一。而且听说他哥哥的实力,特别恐怖,一个人,能够轻易解决一支特种部队。而且一身实力在三年前就达到了先天境界。”

    今天,王萍虽然见识过方山的厉害,可是并不代表方山能够斗得过部队啊。而且还是特种部队。

    作为燕京王家的人,虽然他们的家族比不少燕京五大家族。可是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对于修真者的这件事,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什么?他哥哥李乘风三年之前的修为达到了先天境?”花小白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萍,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他没想到,李欢那个废物,居然有一个天才哥哥。

    对于修真,他可是知道究竟有多么难。他才地底世界修炼了六年,才勉强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后天巅峰。

    如果不是关若秋送给他一颗丹药,还有他之前的累积,恐怕他现在都不可能踏入先天境界。

    而李欢的哥哥李乘风居然在三年之前,就踏入了先天境,一时间,花小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不过,花小白并不怕,这么多年的经历,让他学会了冷静。

    更何况,如果自己真的对上那李乘风,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没事,既然事情已经成为定局,没必要在乎那些。”花小白给了王萍一个安慰的微笑。

    听到花小白的话,王萍心中不由得自责起来,如果自己今天不让方山假冒自己的男朋友,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对不起,方老师。”王萍歉意的看了一眼花小白,低着头说道。

    “小心车!”就这这一瞬间,对面行驶过来一辆车,由于王萍刚才没有看路,差点和那辆车撞到。

    幸好花小白猛然起身,将方向盘快转了过来,否则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不过,在这一瞬间,王萍将脚下的刹车猛然一踩,停在了路边上。

    即使隔着玻璃,二人都听得到刚才那辆卡车司机的咒骂声。

    不过,此刻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刚才由于心急,怕王萍的车与刚才那辆大卡车相撞,花小白心头一紧,根本就没有什么顾虑,直接抢过王萍的方向盘。

    可是,现在。花小白整个人几乎都压在王萍的身上,特别是他左手的肘关节,压在了王萍她那高耸的山峰之上。

    即使隔着两件衣服,花小白都能够感觉到那种柔软的肉感。

    “好舒服!”花小白心里暗自发出一种感叹。

    而王萍这样近距离隔着花小白,都可以问到他散发出来的男人味还有那强生婴儿沐浴露的味道。

    一时间,二人就愣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萍这才说出一句极其弱小的话。

    “你……压疼我了。”

    如果不是花小白的听觉远超常人,恐怕都不一定听得见,王萍刚才这句话的说的啥。

    不过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并没有动。

    王萍脸上已经似乎被染红了一般,再次说道:“你压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