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被亲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9:21本章字数:2119字

    “你是修者?”

    花小白感觉得到,眼前这位女警官,和之前那李虎不同。

    那家伙虽然也能称之为修者,可是那家伙不过是一位半吊子而已,连后天境界都没有达到。

    可是这刘畅不同,她可是实实在在的修炼到了后天境界。

    虽然还只是刚刚跨入后天境界,连任通二脉都没有打通一条。可是这实力,却不是一般人能够匹敌的。

    即使‘黑石’的那些0号序列特工,在没有服用狂暴丹之前,也才勉强踏入后天的修为。

    “你知道修者?看来,你的身份也并不简单啊!”刘畅诧异的看了一眼花小白,冷声说道。

    这时,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这家伙敢那样痛扁市长的儿子了。原来是因为他是修者啊。

    “不过,即使你是修者,我也要你付出代价。”说着,刘畅体内的气势随之一变,一双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一道凌厉的真气,直接朝着花小白的方向冲去。

    花小白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对于眼前这刘畅,他还是有些好感的。

    体内的真气运转起来,手上的手铐在此刻直接被他给震开。

    这一刻,刘畅的拳头已经来到了花小白的身前。

    花小白双手一挡,一把将刘畅的拳头拦住,随即顺着刘畅的拳头,往下一握,将刘畅整条胳膊死死扣住。

    刘畅见此,没有一丝慌忙,立马举起自己的另一只手,朝着花小白的脸上砸去。

    花小白似乎早就料到刘畅会这样出拳一般。刘畅在出拳的那一刹那,就被花小白再次将另外一只手给牢牢扣住。

    花小白用力一拉,刘畅整个身子猛烈的向前微微一倾,她的嘴唇就这样贴在了花小白的脸上。

    这一刻,花小白懵了,刘畅也懵了。

    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二人就这样静止了几秒,此刻整个世界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

    “方山,你放开我。”刘畅突然传来一道愤怒的咆哮声。

    花小白这才反应过来,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事情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花小白敢发誓,他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刘畅那冰凉的嘴唇,就这样亲在了他的脸上。

    “放开你可以,不过你的答应我,你不准打我。”花小白看着此刻如同意母老虎一样的刘畅,道。

    “给老娘放手,不然老娘发起火来。老娘自己都怕。”这一刻,刘畅怒了,他珍藏了二十五年的初吻,就在刚才那一刻,被眼前这个衣冠禽兽给夺去了。

    而且,还是在那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

    “我不放,说不放,就不放,我就不信,你还真能把我怎样。”花小白丝毫不惧的说道。

    他这些年,都不知道受过多少猥亵,还怕刘畅这一点小小的威胁不成?

    现在刘畅真的是要疯了。

    花小白将他一双手死死地扣住,而且他整个人距离花小白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相隔这么近,她都可以问道花小白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男人味。那是一种十分好闻的味道,如同强生沐浴露散发出来的气息一般。

    花小白此刻也特别尴尬,由于刚才刘畅那蜻蜓点水般的接吻,再加上距离刘畅这样近,她身上散发着那处子的香味,让花小白顿时有了反应。

    “你在不放手,老娘客真对你不客气了。”刘畅用一种威胁的语气,冷冷的看着花小白。

    花小白一点都不在乎,他可不相信,刘畅现在一双手已经死死地被自己给扣住了还能在自己面前翻起什么大浪来。

    “你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我接……”花小白那个‘着’还没有说出口,就感觉自己手臂之上传来一阵剧痛。

    抬头看着刘畅,发现她此刻将头放在自己手臂之上,用力的咬着自己的手臂。

    “你快松口,我放手就是。”感受到手臂之上传来的剧痛,花小白对着刘畅说道。

    “我……不……松……”

    虽然刘畅咬着花小白的手臂,吐字非常模糊,可是花小白还是分辨出了刘畅想要表达的意思。

    “再不松,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同样威胁的手段,对着刘畅说道。

    刘畅听到花小白的话,这才松开了自己的嘴。

    此刻,花小白也松开了刘畅的手。

    刘畅连退几步,退到一个自己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这才停下了,一脸警惕的的看着花小白。

    “方山,你还我初吻。”突然,刘畅来了这样一句,让花小白整个人都懵了。

    自己没有听错吧?刚才那蜻蜓点水的那一下,居然是这小妞的初吻?

    一时间,花小白感觉自己挣了。

    “你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一定和你不死不休。”刘畅恶狠狠地看了花小白一眼,美眸中带着一抹寒光。

    看到刘畅的眼睛中的那一丝寒光,花小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妮子是想怎样?难道……

    “你别过来,这儿可是警察局,你可是警察。”花小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像是吃了安眠药在梦游一般,突然说出来这样一句话。

    “你还知道这儿是警察局?你刚才偷袭警官,甚至殴打警官,就凭这一条,都可以让你将牢底坐穿。”听到花小白的话之后,刘畅整个人的脸色,这才变得缓和一点,冷冷的看了花小白一眼,寒声说道。

    “不……不至于吧?刚才那三个家伙,可与我没有关系。而你……”花小白看了刘畅一眼,本想说是他主动攻击自己的,可是一看到刘畅那杀人的目光,他就有点怂了。

    “我怎样?你倒是给我说一下啊?”

    “没……没怎样,刘警官是我遇到的一位最有爱心、最公正、最美丽、最秉公执法的好警官。”花小白感受到刘畅那杀人的目光,塞着浓浓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了,别给我扯那些有得没的,现在我问你的每一件事情,你都给我如实的回答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刘畅挥了挥手,停止让花小白继续胡扯。

    花小白听到流畅的话,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不少。

    暗道:终于这家伙,不再追究刚才那件事的责任了。不过,这警花的嘴唇,还真冰凉,亲在脸上感觉就是不一样。

    其实这家伙长这么大,压根就没有被女孩亲过脸,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